Zhang Huan 张洹 Zhang Huan 张洹Zhang Huan 张洹Zhang Huan 张洹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51   浏览数:11786   最后更新:2009/11/27 17:04:45 by guest
[楼主] 嘿乐乐 2006-08-22 04:25:03
Zhang Huan 张洹

[attachment=25196]



  摄影家、行为艺术家张洹,90年代中叶因自虐式行为艺术创作而闻名,成为90年代中国现代艺术发展中的转折性人物。在2005年5月1日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其《十二平方米》影像作品成交价是20.4万港元,同年5月29日香港佳士得当代艺术品拍卖中,他的九件一组的《家谱》摄影作品系列(显示的是这位艺术家的脸为汉字所覆盖),卖价则是74.4万港元,而在2004年10月31日香港苏富比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中,是以33.6万元港币成交的。2005年北京翰海秋拍中《泡沫》(全组15帧,1998年作)以人民币57.2万元成交。行为创作模式的不可复制性以及影像艺术风潮的兴起,带动了市场的价格,收藏家难免有趋之若鹜的心理。而部分画廊所有者和收藏家怀疑其中的投机成分可能超过了实际水平。

李山张洹吴亮谈话录

群体、自我的反思---有关行为艺术
[沙发:1楼] dahai111 2006-08-24 15:23:06
讲的好。
nnd,好贴啊!
[板凳:2楼] gugugu 2006-08-25 02:34:28
[s:71]
自由并快乐着~
[地板:3楼] nicegirle 2006-09-13 11:28:46
[s:63] 好棒!!!!!!
[4楼] 嵇康 2006-08-23 13:05:42
[s:78]
[5楼] jiroring 2006-08-24 06:02:38
强人啊
[6楼] 没有蛀牙 2006-09-26 17:26:46
[s:78] 一直很喜欢他的作品
[7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9:22
[attachment=25235]
[8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9:53
[attachment=25236] [attachment=25237]
[9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15:56
[attachment=25238]
[10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18:52
和平

[attachment=25239]

(张洹 2001年作 和平 青铜,金箔,木)
[11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26:42
我们该怎么做身体艺术

最近听《美术观察》的编辑王端廷说,中国现在不光可以公开搞身体艺术,而且搞得挺火,手段一个赛一个刺激,脱光已经算不得什么了,连血淋淋的场面都出来了。艺术家彼此还赌勇斗狠,你敢切开自己的皮肉吗,我还能生吞了人肉呢。说完,端廷在电话中还添一句:“你曾有文字赞过张洹的,假如当时他算前卫的话,现在他只能算初级阶段,国内现在做的身体作品比他厉害得太多了。”
  张洹是90年代活跃在北京画家村中的行为艺术家,主要用自己的身体来做作品,1998年移居美国,受到美国艺术界的欢迎和重视,现在成了国际上当红的艺术家。我是写过赞扬张洹身体艺术的文字,而且还抱怨说张洹在中国不得流行,倒在人家美国流行起来,肥水流到外人田里了。那篇文字是1999年6月写的,这还不到两年,国内变化如此迅猛,真是“洞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
  可是怪,虽然我喜欢张洹的艺术,但上面提到的那些做法闻着却觉得味儿不大对。会不会是我势利眼,因见张洹当红国际,单只说他好,把那无名的都不放在眼里?事情若有这么简单,倒又好了,左右不过我自己丢脸,与中国现代艺术的大局无伤。只怕竟不是呢。
身体艺术是什么?是人对诉诸视网膜的艺术不满足了,不够用了,便拿身体来作新的工具,直接表达生命体悟、人生感想或者社会批判。这个手段的确比“视网膜”的艺术要直截,快速,“当下便见”。比如去年张洹在美国做了一个作品叫《我的美国》:一群自愿的表演者,青壮老衰各色人等,全裸,用藏民朝拜的姿势进入室内,然后围着一个无形的中心绕着圈儿盲目地跑,最后站到沿墙排开的铁架子上——活象仓库中堆放的货物。这真是对这块新大陆上人的处境的直接表达,没法不引起参与者和观众对自己的生存思考。结果,这个作品被澳大利亚人看见了,就请张洹去他们国家,给他们做一个《我的澳大利亚》;日本人也要请他去做一个《我的日本》。张洹去年已经完成了《我的澳大利亚》,今年要去完成《我的日本》。他那件《我的澳大利亚》是在澳洲首都堪培拉国家美术馆的公园内做的。在音乐声中,一群裸体者用极简炼的动作,象征出这个国家移民、开发、杀戮、生存的历史及现代处境。有的观众甚至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这种身体艺术,在美国做的人不少。我住洛杉矶近郊,随便打开报纸,就看到有这样的艺术报导,并附着照片。比如,3月20日《洛杉矶时报》报导一个来自纽约的意大利裔的女艺术家Vanessa Beecroft在洛杉矶的一家画廊做了这么个作品:她找来24个女模特儿,全裸,刷白了头发,在室内排列了站一个小时,坐一个小时,躺一个小时。全部作品历时三个小时。
不用费事,我们就能看出,跟张洹的作品比,这位美国艺术家的作品:1,时间太长(张洹的《我的美国》、《我的澳大利亚》,一个40分钟,一个50分钟);2,太刻意——找的都是妙龄女模特儿,取悦观众吗?3,“语焉不详”,她用三个小时、24个年轻女性要表达什么?报纸对她这件作品的评价是:“她用活体,着衣或不着衣,向传统的艺术观念挑战。”啧,24个“活体”,费三个小时就用来表达这么个早被人表达过的观念?因此,很自然,澳大利亚不来请她,日本也不来请她。
  我在这里提到这些,不是要来再次赞扬张洹,只不过想给读者一个印象:用人体来做艺术,不在表面的形式,不在于你的人体用得美不美(象上面这位美国女艺术家),或你的手段惊人不惊人(象国内诸公),而在于你要在手段之下有深厚内涵,心中有一份对人类历史、人类处境的悲悯情怀,脑中要有不是对个人的、而是对众生的真正思考。不然,人们能指望从那些既不能保存,又不甚优雅,有时甚至还得添上恶心的身体艺术里得到什么?
  身体艺术属于观念艺术的一种,现代艺术走到这一步是杜尚开的头。他在上个世纪初就认为,艺术服务于视觉已经过时,艺术必须变成思想的表达。结果艺术在他手里变成了“主意”,“观点”,“态度”,甚至变成了他这个人本身。于是西方艺术家跟了他把什么花样都玩出来了。凡是做这路艺术的人,压根儿不必会画画,拿一件现成东西签上名,或到野地里去挖个坑,或一个人在黑屋子里坐上十天半月的,都是作品。听来真是轻巧得很。可人都不知道,杜尚这条路,是条险路,差不多的人,是做不得的。如何险呢?
我们知道,既做了艺术家,终究要有些过人处。拿画笔画布做工具的艺术家,得画得比常人好,因此他们天天要做素描和色彩的练习。而重观念的身体艺术家,互相比试的就不再是手艺,却成了精神的质量。不然,人来看你做什么?要美和优雅,难道不能去看芭蕾,要火爆过瘾不如直接去看脱衣舞,谁要再添一个艺术家来装神弄鬼啊。于是玩观念的艺术家结结实实得有些“不同见解”,有些深刻眼光,这其实比练习素描色彩更难些。前一个是看得见的,用得着的是“为学日增”这一句,抱了出头的信念,抵死苦练,终究会由生至熟,由熟至巧。后一个看不见摸不着不说,反而要用到“为道日损”这一句,日日磨练的不是往自己身上添东西,倒要一个劲儿往外扔东西,虚荣先就得扔掉,对名利的贪欲更要扔掉,别说出头的信念不能有,连人人珍爱的自我都得一并弃了。不这样一路丢干净了,艺术家的境界绝对提不上去,精神绝对精彩不了。他再怎么动心思,出奇招,左右不过就是些阴微鄙贱的想头——可如今世上最不缺这个,用不到他来提供。因此,观念艺术家思路一些儿不正,就能把功夫全白陪进去,永无成功之日,可不是险吗。
  就因为这一点,看到观念艺术在中国真流行起来,由不得要捏一把汗。因为它容易出“假冒伪劣”,也就更容易“失足”。艺术家若不抱有正思正念,很容易就把它弄成一出闹剧,甚至丑剧。尤其就眼下的世道人心而言,人都不大肯“失”,一心只是想“得”,都想疯了。看人家成功了的艺术家只顾“断章取意”,专挑人“得”的那部份看。比如看杜尚,光看到他因现成品获得大成功,被西方艺术家奉为大师、祖宗,就不去看他是怎么从1912年起,放弃自己已经获得的一切,独自一心一意探索自己思想的那一段经过。
杜尚在1912年决定与绘画决裂之前,已经是巴黎现代艺术家圈内的成功画家。他的画每年选进全国美展,最早介绍立体主义的书中也有他的一席地位,他的画在纽约卖得很好,在1913年纽约的“军械库展览”上美国人把他看得比毕加索还高。有位有钱的美国人甚至提出每年给他一万美元,包下他每年画的东西——随便他画什么,随便他画多少,一个成功艺术家该有的也不过就这些了。但杜尚把这些全放弃了。他放弃这些不为别的,只为保持自己的精神自由。他知道,一旦接受这些,他就不可能探索自己想探索的东西了。
  况且,我们尤其要记住,杜尚这么做时,并没有预先知道他日后会为此享盛名,出大风头。在整个30、40、50年代,杜尚几乎被艺术界忘记了,他两袖清风,身无长物,既没有名也没有钱。尽管他在一小圈艺术家中人望不错,招人喜欢,但在艺术界他完全被冷落,没有人懂得和在意他的现成品。当他到了1958年左右再次出名时,距他第一次因为架上绘画在美国出风头的1913年,已经整整相隔了四十五年!咱别的先不说,只动问一声:慢说四十五年,花个三年、五年时间,自个在一边先悄没声儿地弄懂弄透点儿东西,再出山,肯不肯?
再来看张洹,他是怎么过来的?90年代他在北京画家村里搞身体艺术时是一个十足不识时务之人,默默无闻不算,还饱受歧视。而当时在画家村中只要好好画画,得名得利的机会很多。张洹又不是不会画画,他是科班出身。而他却在那些年里为了搞身体艺术,忍贫耐穷的,还被人羞辱,驱赶,甚至遭到殴打。换成那等机灵之辈,见了这局面,还不早脚底抹油了——有的是阳关大道好走,干吗逼自己走独木桥,可不疯了?而张洹却置宠辱于不顾,在这个逆境里历炼了将近十年。现在,他的这一段人都不肯再看,只眼热他在美国发迹,以为他是靠了裸体,靠了敢拿热身子去躺在冰面上打动了美国人的,这可错得离谱了。美国人是那么容易糊弄的?现代艺术千奇百怪早让他们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艺术界中的骗子、泼皮、无赖、小丑……他们才是见得多呢。面对外国人,他们只怕要更警惕些,有一点儿搀假,一点儿漏洞,早叫他们剔一边去了,还会巴巴地让一个来自河南安阳的中国小子骗住了不成。国内的人,若比了张洹的样子,性急慌忙地赶着做起来,并在残暴上比试各自的功夫,那真正是再找不出比“利令智昏”四个字更准确的描画了。
  想想似乎又怪可怜见的,搞身体艺术的,如果不知道从精神的质量上做功夫,也只剩下手段上赌勇斗狠了。这情形颇可以拿女人来作比:有那一等大家闺秀,兰心蕙质,并无需十分打扮,发型衣饰在在只是得体合适而已,走了出来,不只是衣饰,包括态度,声音,语调,姿态,处处流露出她这个人的风范品位。另有一等风尘女子,全不知如何陶冶性情,一腔精力,不得着力处,便只好一味加意打扮。红的绿的穿了出来,却见一街的人也都红着绿着,显不出她的头脸来,如何甘心?自然只能用了心思出招。比如去把头发染成紫色,鼻子穿上环,如此嘴脸再走出来,果然就能带住街上人的眼睛了。
人都想着要轰动,要名垂青史。也是,花草一春,人生一世,好歹只有这一次机会。艺术家们又偏比常人在成名的需求上更性急些——不然,好好的日子不过,白做艺术家干什么?何况现在在身体艺术这一路里,又要玩真格的,不狠下手去割得见红,人都嫌没了看头,哪苦竟是白吃的?我听着都怪心疼的,因此忍不住来劝几句:咱们既豁出去了做艺术家,得做成了不是?千万别把那力气和勇气使错了地方。比如不妨先发心把老子的《道德经》读一遍,略知道些有与无,大道与屑小的道理,把那要轰动人的心思且放一放。如此,不等你筹谋创作手段,境界先已经开阔出来,还有多少事不能做的。
  的确,一个人的动人程度有多大,在于你的献身精神有多大,可是这献身不是去比试如何折腾那个一百多斤的肉体,哪怕你把自己一块块割碎了呢,顶多惹人茶余饭后嚼两句舌头罢了。连野史也未必肯录呢,何况正史。快别傻了,仔<
[12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8:38
[attachment=25234]
[13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7:19
[attachment=25233]
[14楼] 老姚 2006-08-22 05:01:43
过去很喜欢他的作品
悲伤的梦
[15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1:38
[16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1:04
[17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9:18
[attachment=25228]
[18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0:00
[attachment=25229]
[19楼] 嘿乐乐 2006-08-22 05:00:33
[attachment=25230]
[20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8:46
[attachment=25227]
[21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41:09
[attachment=25211] [attachment=25209] [attachment=25210] [attachment=25212]
[22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43:31
[attachment=25213]

1998年河南人张洹到纽约没几天,就在前卫艺术馆PS1的门口脱光衣服,躺在一张冰床上。

  张洹这时的美国经验很浅短,最深的印象就是人和狗的关系和在中国所见的很不同,这个表演里请了很合作很可爱的狗群们助阵,照片上报也很显眼;第二年张洹又在旧金山做了一次表演,那里的狗不客气的在他屁股上狠咬一口,消息倒是被当作社会花絮又见报了。
  98年夏天在纽约轰动一时的“蜕变与突破——华人新艺术”展(Inside Out:New Chinese Art),张洹是这几位参展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中,唯一顺势移民美国的例子。大展之后,住纽约的展览策划人高名潞、艺术家徐冰、张洹都添了宝宝。
  张洹感性的说,从前他的创作总有一丝孤绝气氛,现在当了爸爸,对世界的看法都不一样了。
  最近张洹一家三口搬入自购的花园独门住宅,装修期间还有劳本来离熟悉装潢业的谢德庆巡视打理,张洹说,“那时在北京已经走头无路了,没人买作品,没有展览,于是把家当全都变卖,决心来美国闯闯”,那时展览的主办单位只给他一个月的签证,但张洹的现场表演见报后特别“上相”,巧的是当时贴满了纽约市的大展海报,都是选用张洹旧作的一张照片,张洹浸在池塘肩坐一个胖娃的造型非常抢眼,眼尖的Max Protech艺廊马上要替他办展览,阴错阳差的,合展的另一个艺术家被别人挖角去了,张洹成了在这波中国前卫艺术热季里,第一个打铁趁热开个展的人。
  张洹记得那年在美国住了几个月,纽约生活的复杂和压力,让他和妻子军军都有打退堂鼓的打算,“算一算,那几个月赚的钱,回北京买栋房子足够了”,对这两个在北京东村清简惯了的人,那时候回去,一小段美国生活也足以成为圈子里的啧啧称奇的故事,三年多后,张洹换了三家代理画廊,一家比一家更高档,最新代理人Lu Hring Augrstine,旗下有超级巨星Paul McCarthy、Rachel Whiteeread,刚刚在西班牙朝圣美术馆做完表演的张洹,裸身坐在离地20米悬空摆荡的铁笼球内,九月又要赴横滨参加三年展,这次他化身为一双真人的“毛笔”,倒吊在一个凉亭内,墨汁就从脚趾顺着光头的顶端滴落,熟悉张洹作品的人,会记得这是他在北京东村把自己用铁炼绑在屋梁上,任针管刺出的鲜血在地上的钱锅里烧炙出呕人腥味的作品《六十五公斤》翻版,但几年来张洹的手段少了愤怒,却添了园林古寺的美感。
  透过电脑网路的往来,张洹最近在纽约和山东曲阜的一有石雕作坊联系上了,订做的是一个孔庙必备的“龟驮碑”,但是张洹提出了一个老师傅傻眼的要求,必须把龟头换成是张洹写实的头像,脸部的表情还要是“神经质,每天出大力,快崩溃的那种脸”,这个将在加拿大首展的作品,本来的题目就叫《美国梦》,张洹说“中国人在欧美做梦,梦成了一个重担,真的好像压了一个大碑一样”。
[23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49:13
[attachment=25215]
[24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0:02
[attachment=25217] [attachment=25216]
[25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1:47
[attachment=25218]
[26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2:14
[attachment=25219]
[27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2:43
My Rome

我的罗马


[attachment=25220] [attachment=25221]
[28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3:43
[attachment=25222] [attachment=25223]
[29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4:34
[attachment=25224] [attachment=25225]
[30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55:31
[attachment=25226]
[31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40:43
[attachment=25208]
[32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38:36
[attachment=25207]
[33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34:35
65 公斤

[attachment=25204]
[34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35:16
[attachment=25205]
[35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37:55
[attachment=25206]
[36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33:31
[attachment=25203]
[37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27:15
[attachment=25201] [attachment=25202] [attachment=25200]
[38楼] 嘿乐乐 2006-08-22 04:26:05
12 平方米

[attachment=25199]
[attachment=25198]
[39楼] 天天 2008-03-27 07:29:56
支持!
[40楼] 老康 2008-03-27 09:58:40
写的太好了
[41楼] renazha 2008-03-28 07:17:27
震撼人
[42楼] an_袁 2008-03-28 18:03:05
[s:323]
大象把鼻子翘到伊巴上
[43楼] guest 2008-03-31 20:11:13
good!!!
[44楼] guest 2008-05-01 19:04:04
喜欢  ...........厉害..............期待下次作品........... [s:323]
[45楼] guest 2008-05-01 20:07:23
行为艺术做到后来象个邪教教主。。。
[46楼] guest 2008-05-03 01:58:40

[strike]该楼言论已被屏蔽![/strike]


[hide=10000]煞笔做实了也有叫好的.


[/hide]
[47楼] guest 2008-05-03 03:04:10
煞笔做实了也有叫好的.
------------------------------------
别张口就骂,嘴里经常含着屎吗。好不好,喜欢不喜欢,可以发表你理性意见和看法,脑子简单看不明白,整清楚了再发高见。
[48楼] 百一 2008-05-09 15:52:41
超级详细

张洹个人网站
[49楼] guest 2009-03-08 11:01:24

垃圾四了 真无语 大骗子
[50楼] fresco 2009-03-31 16:48:02
意思较为中肯。
[51楼] guest 2009-11-27 17:04:45
恶乞恶乞恶乞恶乞恶乞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