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栗宪庭
发起人:立泻停  回复数:6   浏览数:5734   最后更新:2008/07/13 04:04:20 by guest
[楼主] 立泻停 2006-03-02 16:27:44
在放弃了策展人的角色之后,栗宪庭一直在宋庄营建他的艺术村。上周,这位头发斑白的艺术评论家来到上海,除了一如既往地对徐冰和蔡国强等当代艺术家给予赞扬外,也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火爆感到匪夷所思。

2005 年12月28日,栗宪庭如期来到多伦美术馆,并在那里进行了一场关于中国百年美术的讲座。
  当天细雨蒙蒙,大批的学生和“艺青”们站立在拥挤的走道中,见到了传说中的“老栗”。在中国当代艺术圈内,“老栗”一直是一个重要的称呼。当今画坛,卖价最高的青年画家当初就是由他力挺出道;当年“政治波普”之类的先锋概念,最先也是由他一手炮制和命名。

  但2000 年后,栗宪庭突然不“玩”了,许多重要的展览和热闹场合,也不见他花白的头发。作为知名的独立策展人,2000 年他在与张松仁于香港策展完成“后89 中国新艺术展”后,就彻底放弃了这个角色。

  投资市场过火

  多年前,栗宪庭曾大力推举过一批中国青年画家; 今天,这些画家的作品正成为国内艺术市场上的明星。当记者询问他对于艺术投资市场的看法时,栗宪庭冷漠地表态“: 我不太关心艺术品的价格”。

  不过,他仍对一些熟识画家作品的市场表现感到吃惊。“几年前方力均一幅小开面的画卖了13万,当时他开价9万,已经卖高了。”栗宪庭说,“但今天方力均同样大小的一幅画,轻而易举就超过了40万。”更让他吃惊的是,岳敏君的一幅画在香港拍卖会上竟拍得400万港币的高价。

  很多人都在猜测中国的艺术市场是不是充斥着泡沫。栗宪庭表示,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艺术品市场一度很火爆,但也就火了3年。

  “中国艺术品市场已经火了近15个年头,至今还没打住。”不过,栗宪庭也认为,“目前很多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价格,是资本的炒作行为。”他透露,近期香港的一次大型拍卖会,就是美国一家基金会暗设的炒作之局。

  为“中国牌”辩护

  “他们玩的是西方人的游戏。”栗宪庭称,和陈逸飞相比,蔡国强、徐冰、谷文达等人才是真正进入西方主流圈子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栗宪庭不仅不赞同西方社会批评徐冰的作品“反文化”这一观点,而且还反对国人指摘他们是大打“中国牌”的评论。

  近年来,徐冰的名声在西方如日中天。他的“天书”和“造字艺术”,有人认为是随意拼凑偏旁,造出了不认识的字,是反文化。栗宪庭表示:“恰恰相反,中国造字一直存在,出现过很多不认识的字;而他的造字就是从阻隔字义到还原一种纯粹的审美,这恰恰是文化的表现。”

  栗宪庭和徐冰曾是中央美院的同学,似乎有基于此,他也更能理解徐氏的美学套路。栗宪庭称,徐冰、蔡国强、谷文达、黄永 这一批艺术家,一开始玩的就是“达达”的游戏。

  栗宪庭说:“比如,蔡国强的确在西方影响非常大,而且我也不同意西方批评家把他看作非常好的转换中国媒介的艺术家。我觉得蔡国强恰恰是一个非常懂得西方当代艺术语言和规则,并能够自如地使用这些规则玩游戏的玩家。”

  栗宪庭说,蔡国强做的APEC焰火表演就是建立在和官方的关系上。这种关系很难搞,但是蔡能搞下去,而且能实现自己的想法。栗宪庭说:“我觉得这就是蔡国强。”台湾省台中市的美术馆曾邀请蔡国强搞“爆炸艺术”。蔡国强就在那里放烟花“飞弹”,台湾媒体攻击蔡国强,称他代表大陆来威胁台湾,而蔡国强反而非常高兴。栗宪庭称赞说:“这个思路就是‘达达’的思路。”

  对于蔡国强跑到美国去放“飞弹”,老栗也给予很高评价。美国内华达州核试验基地不允许外国人进入,蔡国强在经过美国军方特批后,去那里放了一次“飞弹”。另外,他又做了个“草船借箭”的作品,是借了曹操的箭再射向曹操。“这个艺术是借着西方的当代艺术,又射给了西方。”栗宪庭解释道。

  谈过蔡国强的诸多作品后,栗宪庭总结道“: 蔡国强始终是在杜尚的路子上工作,玩得很熟而且有发展;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只是在玩火药。他是在玩西方的游戏,所以进入了西方主流艺术圈。”

  营建艺术家村

  栗宪庭称,他近年的确很少看展览,目前“经营”的重点是通州艺术村。过去,中国艺术家生活在体制内,生存有保证。但今天,体制正在变革,艺术家传统的依托正在失去,而中国又没有国外那一套成熟的基金会赞助模式。栗宪庭想通过这个村子探索中国艺术家的生存方式,因此,熟悉他的人都称,通州艺术村似乎注定要成为老栗的一个“乌托邦之梦”。

  栗宪庭几年前就开始在那里营建,他描绘说,通州艺术村的门槛相对较低,刚毕业的学生花几十块钱就可以租一个工作室画画,这可以保持艺术人进入渠道源源不断、生生不息。同时,艺术村也没有完全排斥商业,他表示要在区中盖起画廊,做一些非营利性的展出,并通过代理寄卖的方式作为艺术的出口。

  实际上,栗宪庭在那里做的还远不止这些。上个月,这个艺术村有一位画家去世,栗宪庭称,此人曾在1970年代画出了十分优秀的作品,但至今未引起太多人注意。他死后,栗宪庭张罗了一帮人料理好他的后事。



 


--------------------------------------------------------------------------------

作者:左手右手
发表时间:2006-1-15 1:20:08

栗宪庭——点石成金

  很少“进城”的栗宪庭在宋庄小堡村过着半隐居的生活。

  老栗的邻居多是方力钧、刘炜这一批“玩世现实主义”的代表人。这个“主义”又名“泼皮无聊”,这都是老栗在1993年琢磨出来的概念,那时很多人都抢着为“文革”后第三代艺术家命名,最终被接受的就是老栗想出来的这两个名字。55岁的老栗过得挺“泼皮”,已经不再参与社会工作的他虽然在嘉德之类的机构出任顾问职务,但那都是些没有收入的名誉头衔而已。老栗说自己现在终于过上了理想中的生活--“吃软饭”,因为现在家庭收入基本都依靠同样也是策展人的妻子廖雯的工作。

  老栗是一个当代艺术无法绕开的人物,虽然他自己没有一幅有名的作品。从1979年开始,老栗在任职《美术》、《中国美术报》、《艺术潮流》编辑期间,参与甚至是制造着“文革”后三、四代艺术潮流的形成,“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艳俗艺术”等概念都是其最先提出的。

  在老栗的客厅墙壁上,看不出秩序地挂着张晓刚的《大家庭》、宋永红的《洗澡》、方力钧和刘晓东为他画的肖像画。大大小小的当代艺术中坚力量送给老栗的作品证实着老栗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分量。

  参与了中国当代艺术二十多年的喜怒哀乐,老栗觉得“现在越来越商业化了,每个展览都有商人投资,要回报,跟艺术关系不大了,跟以前不一样了”,2003年8月策划完《念珠与笔触》艺术展之后老栗便停止了策展工作。

  老栗说过一句话,“有名的艺术家已经不在我的视野之内了”。能打动老栗的是“艺术刚出的鲜活状态”,“艺术家一旦变成品牌就成了制造”。

  同样在中央美院接受过四年中国传统画专科训练的栗宪庭没有成为画家,却阴差阳错的成了批评家。在老栗看来,批评家也是艺术家,他们和艺术家生活在同一个时间段里,感受着一样的环境,只是说话的方式不一样而已,“艺术家使用自己的作品,我是用一批艺术家的作品”。为了这“艺术家”一般的批评家身份,老栗放弃了很多,除了牺牲了很多经济收益以外,老栗也不知何时起放弃了成为一名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家的愿望。

  老栗说自己最新的职业是“房地产开发商”,帮着镇上新兴艺术园区做一些设计、招商的工作,义务的。老栗说自己的历史使命结束了。

  据说,宋庄之外,新一代批评家正在为“老栗第二”这个头衔花落谁家争夺得不可开交。

[此帖子已被 左手右手 在 2006-1-15 19:51:58 编辑过]


--------------------------------------------------------------------------------

作者:左手右手
发表时间:2006-1-15 1:26:11



      栗宪庭简历


    1949年12月22日出生于吉林,

197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1979——1983年任《美术》杂志编辑,正值中国刚刚改革开发,力图从文化战略的角度把握当代艺术的新变化。推出“伤痕美术”、“乡土美术”和具有现代主义倾向的“上海十二人画展”、“星星美展”等。并在杂志上组织过“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艺术中的自我表现”、“艺术中的抽象” 等理论讨论。

1985——1989年任《中国美术报》编辑,并把该报改变成为推介新思潮和新观念的主要阵地。诸如推出“’85 美术思潮”、“新文人画” 等艺术思潮 。同时对一些敏感的艺术观念问题,如“后现代主义”、“大灵魂和语言纯化”、“现代设计”、“城市雕塑”等艺术问题组织过讨论。

自1979至1989,主要通过编辑刊物和报纸,对新艺术的发展起过推波助澜的作用。配合这些工作,发表过多篇艺术批评文章,有文集《重要的不是艺术》。1990年以来以独立批评家和策划人的身份活动至今。

1989年2月, 作为主要策划人策划《中国现代艺术展》, 中国美术馆,北京。

1990年3月, 策划《中国现代水墨展》,世田谷美术馆,东京,日本。

1993年2月, 策划《后89中国新艺术展》,香港艺术中心和大会堂,香港。

1993年5月, 策划《Mao Goes Pop.》,当代艺术博物馆,悉尼,澳大利亚。

1993年6月, 参与策划《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走向东方》,意大利。

1994年10月,出席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组织的《当代艺术讨论会1994——亚洲思潮的潜能》国际学术讨论会,作《文革后的三代艺术家》、《中国近代艺术思潮》的演讲。

1995年5月,应温哥华美术馆、西蒙·菲莎大学当代艺术学院的邀请,到加拿大讲学。

1995年5月, 应纽约当代艺术新博物馆和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学院亚美研究中心的邀请,到美国访问讲学。

1995年9月, 策划《从国家意识形态出走》中国当代艺术展,国际前卫文化中心,汉堡,德国。

1995年12月,出席韩国95年艺术组委会组织的《远东亚洲艺术——今天和明天》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作《引进与再创作》的演讲。

1996年5月,与廖雯共同策划《大众样板》、《艳妆生活》艺术展,北京艺术博物馆画廊和云峰画廊,北京。

1996年10月,出席德国世界文化宫组<
[沙发:1楼] 祖宗的老祖宗 2006-03-02 16:51:44
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超级资料??????
[板凳:2楼] 刚率 2006-03-02 17:00:43
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当然!
[地板:3楼] 立泻停 2006-03-02 17:11:06
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立泻停

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泻立停
[4楼] guest 2008-07-08 08:26:48
· 详解当代艺术 陈老铁终结栗宪庭“教父”神话 
中国财经网 2008年07月07日 
来源:新闻背景网

     

  





事件回放:2008年5月15日,“陈老铁严厉批评栗宪庭学术倾向油画展”在798艺术区东方艺术空间开幕。展览主题是:学术批评“栗宪庭主义”的文化浮躁,强化“中国当代书写表现主义”油画作为“中国主义”油画发展主流的学术地位,尖锐直白地列举了栗宪庭在当代艺术批评中存在的六大“致命缺陷”。2008年4月10日-5月10日,北京798东方艺术空间“陈老铁学术批评‘栗宪庭主义’是‘文化垃圾’油画展”开展;2008年5月1日,陈老铁南下广东美术馆“批栗”,提出了以新书写表现主义取代红色波普,强调只有中国笔墨才能推进中国当代油画的深层的实质发展;2008年5月1日,陈老铁学术批评“栗宪庭主义及泼皮现实主义”是“文化垃圾”画册刊出。事件之后栗宪庭通过媒体的采访,充满愤恨的抛出“精神有问题”的言论,“一石激起千层浪”学术界、批评家、画家、投资人对于“教父”神化的怀疑和“皇帝新衣”式的闹剧是否即将终结?
  
  日前,前卫学术批评家墨龙对话先锋艺术斗士陈老铁,此为老铁先生大声疾呼的现场对话实录。2008年7月1日至10日 798东方艺术空间《你在回避什么》陈老铁当代油画展盛大开展。
  
  墨龙:栗宪庭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您是在作秀。
  
  老铁:我觉得栗宪庭先生根本不敢面对我提出的问题,而仅指责我做秀,这让我感到失望。我希望栗先生能直面我提出的问题来批判我,我是希望用批评的方式讨论和解决中国当代艺术在发展进程中的问题。我无意摧毁谁,也不想摧毁谁,我想建设。
  
  墨龙:媒体采访记录时,说您连85美术也批了,您怎么看。
  
  老铁:是啊,85美术难道不能批吗?我认为栗宪庭先生在学术上实际上是85体系架构的沿续。因为85出了问题,所以栗先生也出了问题,至今为此没有人质疑85美术的负作用,负资产的问题,导致了纵容。这实际上就是当下中国艺术界殖民文化泛滥的根源。我批85美术,实际上是批栗先生学术的上一环。上一环有问题,而下一环不进行准确的转化与重构,文化当然会出问题。
  
  墨龙:您能从水墨画和油画的转型上谈谈这种转化与重构么?
  
  老铁:就拿水墨来说,85美术在水墨画领域引发了新文人画,而新文人画实质是一个85的反动、应激及对应。我当年与刘骁纯、龙瑞、杨刚先生策展张力表现主义水墨就是要批判新文人画,既在传统基本面上推进中国当代水墨的变革。由于油画是一个西方的文化样式,所以油画界没有出现对85思潮的应激反抗与反动,而是以顺应的方式,顺风而下、顺水而下。而且大多数油画家不懂中国传统笔墨,在油画界只有朱德群一人懂笔墨,其它人一概不懂;赵无极也只是把山水禅境横移油画,他并不懂书写;吴冠中懂外形式,他也不懂笔墨书写。
  
  墨龙:您的意思是书写是其中的深层次一环么?
  
  老铁:是的。中国油画的发展实际上是在西方表现主义、古典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波普运动等这样一个基本面上的生长的。这个基本面没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所以,一个畸形的、速成的和缺乏文化支撑的当代艺术架构就这样形成了。但在艺术深层,不结实、不厚重、过于表象,而栗先生更是推进了这种表象,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批栗先生的根本所在。
  
  墨龙:有人认为您反全球化的观点错误的。
  
  老铁:栗先生没有在反全球化吗?我认为栗先生是在用中国表层文化样式反西方,而我提出的理论是在深层文化上反西方。在全球化状态下,中国当代艺术是要与西方拉开距离,还是要模糊边际,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我认为在“反”中吸纳,吸纳是为了“反”,“反”是为了保持文化的独立性,“吸”是为了强化独立性的多边管道。所以,我认为宋庄的这个记者学修有所不足。
  
  墨龙:有人指责您批判栗先生的学术问题,但没有深化探讨这些学术问题。
  
  老铁:这些问题已经很白话了,艺术是一门相当高级的学问,研究的是人类精神层面的世界。探讨艺术界的学术问题又不是小学生上课,为什么要细化每个问题呢?比如我批评栗先生“去语言化”,你看看栗先生推崇的画家,哪个有自己的艺术语言?一点儿都没有,只有图像就是力量,只有简单的嘲讽,只有简单的社会应激性。著名国际策展人我的老同学候翰如也批评了国内艺术圈这种劣等宣传画现象。
  
  墨龙:很多圈内朋友对我说,像您这样具备深厚理论修养又有精深绘画造诣的画家很稀缺。
  
  老铁:中国当代艺术太感性,普遍缺乏文化学修,这个问题十分普遍和严重。艺术需要博览众长、参透古今,需要在不断的实践中提炼和升华,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墨龙:学术界有人说您是在批“教父”。
  
  老铁:我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界根本没有“教父”,不要神化栗先生、神化的结果是摧毁,这么做会害了栗先生。任何事物都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很不成熟,要么套用西方话语,要么坚守腐烂的传统。把栗先生奉为“教父”,说明了我们的愚昧与浅薄。栗先生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但绝不是什么“教父”。让一帮小学生画家奉为“教父”,这个“教父”也没有什么意思,栗先生应该主动站出来批驳“教父说”,这才显示出他的学术厚重。
  
  墨龙:有人认为您指出的栗先生的左转不明确。
  
  老铁:我认为栗先生过于意识形态诉求化,我认为这是太偏“右”了。
  
  墨龙:您这是在批评中国油画近20多年发展是“小学生水平”。
  
  老铁:肯定呀,连自己的文字语言都没有,能进入大学吗?
  
  墨龙:研究了一些文献,您在1995年与范迪安先生在中央电视台《美术星空》栏目谈张力表现主义水墨时,很强调全球化对当时水墨的促进。那么,您为什么今天要反全球化呢?
  
  老铁:有人认为我提出反全球化落后,简直是一种无知。我是在经历了90年代的全面全球化思潮后,发现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被西方同化。在这种局面下不反抗全球化,我们最终连文化的归属都没有了,连文化的家园都没有了。我们当代艺术一直存在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它的运行始终没有处理好西方与东方的关系。由于西方文化的强大而导致吞并了中国文化,我们都成了安迪沃霍尔的小兄弟,这不可悲吗?在这种危机的时刻,反全球化应该成为整个文化界的一个主要战略。
  
  墨龙:那怎么个“反”法呢?
  
  老铁:我指出的反全球化不是传统学者的“反”,而是一种复杂的“反”。这个记者根本不懂我的本意,他首先看不懂我的作品,在我的水墨与油画作品中有太多的西方因素,但我发现当下艺术家中比我还西化,所以我感到反全球化在中国是最前卫的,被西方同化被美国同化是最后卫的。
  
  墨龙:反全球化在中国是最前卫的?
  
  老铁:你看蔡国强的中国火药,艾未未的中国太师椅,徐冰的中国文字、谷文达的中国墨法,哪一个不是在反抗西方文化?哪一个不是在“以中反西”、“以中抗西”。正因为他们在西方发展才更加自觉的用中国元素反西方元素,也正因为具备这种“后东方主义”的文化特征才被西方追捧。可以说当今在西方文化全面渗透的情况下,吸收西方而反西方才是最先锋的,他们都是反全球化的先锋。
  
  墨龙:有人认为您很自相矛盾的问题是:一边批栗先生,一边树立栗先生为丰碑。
  
  老铁:我已经说过我为什么不批别的评论家,因为别人不够级别,没有被批的资格。我表达的意思首先就肯定了栗先生对于当代艺术虽极端但有贡献,虽明确但缺乏深度。我肯定了栗先生的积极推进诉求的改变,但批栗先生在当下不转型,就不能引导明天的正确潮流,说明我很看重栗先生的历史作用与艺术地位。
  
  墨龙:您的意思是栗宪庭先生的历史作用与艺术地位,对中国当代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老铁:栗先生转变则中国艺术界转变,栗先生不转变,则中国艺术界不转变,这不是自相矛盾,这叫“二点论”而非“一点论”。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批艾未未,说艾未未的风头已经盖过栗先生,我认为这样做错误的。艾未未并没有系统化的美术理论体系,艾未未更多是感性,艾未未不是艺术理论家,他不会从理论上支持某种倾向。但栗先生不同,栗先生是用理论在支撑着某种倾向,这种功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墨龙:栗先生强调把图像类+波普+诉求整合有什么问题吗?
  
  老铁:(图像+红色波普)×个人化艺术语言才基本成立,仅有前二者艺术结构太单一、太单薄。现在很多人反映“四大天王”已经成了复制工厂,为什么?这就是文化语言的问题,没有语言又过于追求表像风格化,从而导致稳定性增强而风险性降低,这么做是不能长久的。中国艺术讲究“险中求稳”,造险而后破险,险才造成变,变则有生机,有生机则推进。美国波普是因为美国波普是美国历史造成的,中国波普不是这个搞法,波普元素可以吸纳进来,就像我的作品也吸收了波普与表现主义因素,但如果我的作品没有新书写的支撑一定单薄,所以我以为当代艺术是复合体,而红色波普缺乏复合性,这是我批评的主要原因。
  
  墨龙:为什么批评栗先生的思想停留在东西方冷战阶段?
  
  老铁:你看栗先生支持的红色波普,更强化意识形态对抗,而现在世界实际是弱意识形态与强化实用主义外交战略。
  
  墨龙:您强烈呼吁栗先生转型,怎么转,从哪里转?
  
  老铁:从政治栗宪庭转到文化栗宪庭。
  
  墨龙:栗先生作为当代油画批评家而知名,他也开始介入当代水墨的批评了。
  
  老铁:我看过栗先生评论二位水墨画家的文章,不深刻。栗先生不懂明清笔墨,如何评论水墨从传统向当下的转化?水墨问题比油画更复杂的多,离开明清传统谈水墨变革很易空泛。中国最懂明清笔墨的当推刘晓纯先生,这点上他可以请教刘先生。
  
  墨龙:有人说您是“横空出世”打破了当代油画界那张“无形的网”。您反对把栗先生神化,是这样么?
  
  老铁:我不是“横空出世”,我在水墨领域做了20多年,当代油画近10年,我<
[5楼] guest 2008-07-12 17:23:39
[s:327]
[6楼] guest 2008-07-13 04:04:20
[s:328]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