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ramovic阿布拉莫维奇Abramovic阿布拉莫维奇Abramovic阿布拉莫维奇
发起人:嘿鬼妹  回复数:69   浏览数:22076   最后更新:2010/12/27 18:01:44 by ARTzhenzhen
[楼主] 嘿鬼妹 2006-03-30 16:29:44
 
MARINA ABRAMOVIC 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c Biography   

1946年在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出生的。 
1960 - 1968  Paintings and drawings. 画画
1965 - 1970  Academy of Fine Arts, Belgrade, Yugoslavia. 美术学院,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
1968 - 1970  Projects,texts and drawings.  计划,文章,画画
1970 - 1972  Post-graduate studies, Radionica Krsta Hegedusic, Academy of Fine Arts, Zagreb.  毕业之后学习在美术学院,克罗地亚萨格勒布
1970 - 1973  Sound environments, exhibitions at the Studenski Kultuni Centar, Belgrade. Yugoslavia with Rasa Todosijevic, Zoran Popovic, Gergeliji Urkom, Slobodan Milivojevic and Nesa Paripovic. 展览
1973  Wins ?°7 Sekretar Skoja?± Prize for Rhythm5, Galleria Nova, Zagreb, Croatia. 得奖,克罗地亚萨格勒布
1973 - 1975  Teaches at the Academy of Fine Arts, Novi Sad, Yugoslavia.  美术学院当教授,南斯拉夫
1975  Meets Ulay in Amsterdam. 在阿姆斯特丹认识Ulay
1973 - 1976  Performances, video, films. 行为,录像,画画
1976  Starts relation worksWith Ulay. Decides to make permanent movements and detours. 跟Ulay合作
1980 - 1983  Travels in Central Australian Sahara, Thar And Gobi Deserts. 去澳大利亚,戈壁,旅游
1985  First visit to China. 第一次到中国
1986  Second visit to China.  第二次到中国
1987  Third visit to China.  第三次到中国
1988  The Great Wall Walk (30 April-27 June). Afterwards begins to work and exhibit individually. 长城计划。
1990 - 1991  Visiting professor at the Hochschule der Kunst, 
1992 - 1996  Professor at the Hochschule f¨1r Bildende K¨1nste, Hamburg. Completes two major theater performances:Biography and Delusional. 德国汉堡当教授。两个戏剧。
1997  Winner of the Golden Lion Award for Best Artist, XLVII Biennale di Venezia, Venice. 威尼斯双年展得奖“ 最好的艺术家“
1998  Board Member of the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Kitakyushu, Japan. 日本
2001  Artist in residence at the Atelier Calder, Sach¨|, France.  参加一个工作室,法国
2003  Niedersachsischer Kunstpreis 2003, Germany. New York Dance and Performance Award (The Bessies), U.S.A.  行为和舞蹈奖,美国。
1997 - 2004  Professor at the Hochschule f¨1r Bildende K¨1nste, Braunschweig, Germany.
2004  American Art Critic Association Award. Honorary Doctorate Degrees from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U.S.A. 

 

Lives in Amsterdam and New York. 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和美国纽约。

Selected Exhibitions 部分参加展览

2005  The Biography Remix [Performances], Avignon Theatre Festival, Avignon, France (solo) 
2005  Photographies et Objets/Count On Us, Galerie Guy B?rtschi, Geneva, Switzerland (solo) 
2005  (Re)Presenting Performance [Symposium],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solo) 
2005  Self Portrait with Skeleton [Performance], Art Basel, Art Unlimited, Basel, Switzerland (solo) 
2005  Seven Easy Pieces [Performances],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solo) 
2005  Another Expo: Beyond the Nation-State, White Box, New York 
2005  The Artist’s Body. Then and Now, Centre d’Art Contemporain, Genève, Switzerland 
2005  CCA Kitakyushu Artist’s Books, Christophe Daviet-Thery, Paris 
2005  Donna Donner, Palazzo Strozzi, Florence, Italy 
2005  DreamingNow, The Rose Art Museum, Brandeis University, Waltham, Mass. 
2005  Art in Eastern Europe, Karl Ernst Osthaus-Museum, Hagen, Germany 
2005  Figure It Out, Hudson Valley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Peekskill, New York 
2005  Fragments of Time, Yellow Bird Gallery, Newburgh, New York 
2005  The Gesture, Macedonia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Thessaloniki, Greece; Quarter,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s, Florence, Italy 
2005  etting Emotional, The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Boston, MASS. 
2004  Biography Remix, Fondazione Roma Europa, Rome, Italy (solo) 
2004  Performing Body: Video Works By Marina Abramovic, The Speed Art Museum, Louisville, KY (solo) 
2004  Loop Performance, (IPG) P.S.1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New York, NY (solo) 
2004  The Netherlands Media Art Institute, Montevideo/Time Based Arts, Amsterdam, The Netherlands (solo) 
2004  Student Body, Centro Galego de Arte Contemporánea, Santiago de Compostela, Spain (solo) 


Abramovic,行为艺术家,研究及体验身体与心理的功能极限。在她的行为里,她用过切割,抽打,冷冻自己以及吃控制肌肉和心理的药品,使其晕倒,更甚至于躺在燃烧的火堆旁边被烟几乎熏死。

但,Abramovic的目的不在于感官刺激。她的行为是体验身体极限:她对她自己身体的控制极限,以及观众与行为艺术家的关系,与艺术的关系,与社会规律的关系。

在她的30年艺术历程当中,她做了一些很暴力的行为。一些行为由于观众的阻止结束了。通过观众看痛苦或危险的情景的反映,她提供一个“触发点”,使观众发现自己的当时感觉。她说:“我对打扰人以及接近危险的艺术感兴趣,这样,观众必须当时在。让危险场景引人注目,这就是整个想法 – 让你感觉“现在”的场景。

Abramovic 在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出生的。她父母是游击队员。她最初的行为是反对她受到的严肃教育,反对战争以后铁托对文化的镇压。这些行为是一种礼仪的净化,使其解放她自己。

1975年Abramovic 认识到Ulay。一起生活,一起合作做作品。他们的行为研究依赖性和权利的参数关系的三角形: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及他们和观众之间的关系。
[沙发:1楼] 常空 2006-09-06 14:26:27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板凳:2楼] guest 2006-06-28 17:23:04
这个女艺术家为了展览的成功,不知放倒了世界上多少大美术馆的馆长。于是大展览、大画册也就一个接着一个地出来了。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作品还是不错滴,面孔也是漂亮滴。
[地板:3楼] abcdefghijk 2006-07-08 07:35:23
《女性行为艺术家马里娜〉


马里娜 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

1946年生于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父母都是铁托的拥护者,从小就受到对性的压抑式教育。这决定了她后来的创作风格。年轻时毕业于贝尔格莱德美术学院,受的是苏派美术教育,后来在德国汉堡美院和巴黎美院进修过。现在工作生活在阿姆斯特丹。

她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她对巴尔干民族文化的研究和巴尔干地区对性爱的态度。“女人是太阳的妻子,男人是月亮的丈夫”,这种传统的对男性女性不同的理解,源于对人性自然力的保持和对不可摧毁的宇宙力量的接触的渴望。在一些神秘的仪式上,男性和女性都非常极端“开放”地表现自己,把最原始的本性表现出来。

马里娜给我们展现一些另人惊愕的画面:男性生殖器的勃起,和大地的交配;被雨水淋湿的女性掀起裙子展示着她们的性器官等很多巴尔干传统的赎罪仪式。

这些新的作品是她离开贝尔格莱德30年后第一次回去时创作的,她亲自选的演员,这些人都不是专业演员,她想要保持那种原始的,粗犷的精神。马里娜这样解释她的这件新作“我的这些图像是带有鲜明的性的观点,但是我用它们来表现精神目的。在我们的现实文化观念里,性的精神性被剥夺了,我们给性的定义是卑贱的,下流的和平庸的。我想做的只是建议人们把对性的观念往后推一段时间,重新审视一下我们传统文化根源对性的理解和认识。”这个作品不仅是一幅诗史画卷,还是一组巴洛克似的影像画面。

马里娜从70年代就开始利用自己的身体创作了。她利用自己的身体表达了她的过去和她的现在,冲破了身体的公共领域和个体领域的界限,艺术在生活中,生活变成了艺术,同时也冲破了人的身体的生理和精神潜在界限。她的深层创作目的是通过艺术手段发现一种方法,一种能够使人更自由的状态。性应该是在文化领域里面的。

1997年马里娜获得了当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国际艺术家大奖。
[4楼] 嘿鬼妹 2006-03-30 16:38:07
托马斯的嘴唇, 1975年。
Lips of Thomas




Abramovic 吃了一公斤蜂蜜和喝了一升红葡萄酒。
她用手把玻璃被破坏,而用一个剃须刀来画一个星在她的肚子上。
最后抽打她自己到不省人事。
她倒在一个冰制十字,暖气对着五角星,能流血流得更多。

Marina Abramović, Lips of Thomas (1975, Galerie Krinzinger, Innsbruck). Abramović ate a kilogram of honey and drank a liter of red wine out of a glass. She broke the glass with her hand, incised a star in her stomach with a razor blade, and then whipped herself until she “no longer felt pain.” She lay down on an ice cross while a space heater suspended above caused her to bleed more profusely.

[5楼] 嘿鬼妹 2006-03-30 16:42:33
Marina Abramovic, from the performance Rhythm 5, 1974
节奏5,行为,1974



[6楼] 嘿鬼妹 2006-03-30 16:50:12
Abramovic 和 Ulay,“情人 - 长城“ 1988
«The Lovers – The Great Wall Walk» 1988


Ulay 和我分别从长城的两端开始出发,到中间回合。
Ulay从戈壁出发。我从黄海出发。
我们每一个人走了2000公里。
走了90天。

Abramovic, Marina; Ulay
«The Lovers – The Great Wall Walk» 1988

Ulay and I end our relations with this project.
The concept is to approach each other from the two ends of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He begins in the Gobi Desert and I begin at the Yellow Sea; we meet halfway in between.
We each walked 2000 kilometers to say good-bye.
Duration: 90 days. Last meeting on June 3, 1988.

The Lovers 情人

1988年3月30日,两位欧洲艺术家开始了他们在长城上的行走。每个人从长城的一端开始,以期在中途相遇。Marina Abramovic和Ulay两位艺术家为了名为“Relations”(关系)的一系列行为艺术活动,在一起合作已超过10年。他们在演示中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发掘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在长城上行走的想法产生于80年代早期,他们自1981年已经开始为此做工作了――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去找资金,没完没了的和中国人商谈,才被允许在长城上行走。


Marina from the East and Ulay from the West
Marina自东向西 Ulay从西向东


Marina Abramovic自位于黄海(勘:应为渤海)之滨的山海关出发,开始了她的行走。这一段城墙被称作“老龙头”,她从东往西走。Ulay自西边的戈壁沙漠向东开始他的旅程。Ulay在他的日记中写道:“北部一片死寂/沙漠无休无止/地平线已呈弯曲/正与眼球的形状相配/南边仍有生机/仅仅是一点/这儿的人比别处少的多/大地是黄色的,黄土/北面是黑色的/南边是红色/西边是白色的/东边,蓝色/在这儿/中心地带/黄色/我所在的中心地带/黄土漫漫。”


The purpose 目的

为完成这个在计划在二郎山会面的旅程,至少要花费他们将近3个月。他们期盼在一个后期展览上展示他们这一行为艺术(你可以这么说)的成果,录像资料和照片、日记等等。在日记中他们有时按自己惯用的宣泄情感方式,记录下一些零散的或成段的故事。伴随着几乎是无休止的行走过程,他们体味着孤独,同时也为伟大的自然美景所折服。





[7楼] 嘿鬼妹 2006-03-30 16:55:24
Abramovic 和 Ulay, 世界是我的国家:花的性生活,录像装置,1982
«The World is My Country: The Sex Life of Flowers» 1982


观众倒掉在天花板上,看着一个电视上的纪录片关于植物的“性“。
他的脚的动作影响录像的播放,把它停下来。

«The World is My Country: The Sex Life of Flowers» 1982
In this video installation, the visitor is called on to hang upside-down from the ceiling to view a monitor showing a television documentary on 'sex' in the plant kingdom. The apparatus from which his feet hang contains a mechanism triggering and stopping the video. The active participation of the viewer is what sets this installation with performative elements in motion. A reciprocal relationship is established between the actor's physical discomfort and the fascinating documentary. The viewer's active effort and energy are demanded for the information. An exchange takes place in this installation, already pointing the way to the later objects of Marina Abramovic, in which visitors are also invited to meditatively assume specific positions.



[8楼] 30岁的包工头 2006-03-31 15:51:36
nb的喜欢
[9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58:50
相片跟蝎子,2005,照片。
Portrait with Scorpion 2005
[10楼] 嘿鬼妹 2006-03-30 18:00:59
新任我们,2003 - 2005,照片。
Marina Abramovic, Count on Us , 2003 - 2005
[11楼] 嘿鬼妹 2006-03-30 18:03:22
Tesla 求, 2003, 照片
Marina Abramovic,Tesla Ball,2003
[12楼] 嘿鬼妹 2006-03-30 18:08:49
打扫房子,1995, 行为
Marina Abramovic, from the performance Cleaning the House, 1995
[13楼] 嘿鬼妹 2006-03-30 18:17:14
交换角色,1975

跟一个妓女交换了角色。
Marina Abramovic - Role exchange
Marina Abramovic 4 hour Amsterdam:
Red- light district/ De Apple Gallery, 1975
Role-exchange with a prostitute
Marina Ambramovic professional artist for 10 years.
Role-exchange for 4 hours with a woman who is a professional prostitute for 10 years.
Both of them bear the whole responsibility.

M.Abramovic in a shop-window in the redlight district
Abramovic 在红灯区。






The prostitute at M. Abramovic exhibition opening
妓女在Abramovic开幕式


[14楼] 嘿鬼妹 2006-03-30 18:20:09
自拍照片和颅骨,2004
Selfportrait with Skull 2004
[15楼] 嘿鬼妹 2006-03-30 18:27:18
节奏0, 1974, 行为

观众可以随便用艺术家提供的72个物品。观众就可以亲她,打她,等。行为由于一个观众把一把刀放在艺术家的脖子上停下来了。

Rhythm 0, 1974, performance
In Rhythm 0, she invited her audience to do whatever they wanted to her using any of the 72 items she provided: pen, scissors, chains, axe, loaded pistol, and others.
[16楼] 嘿鬼妹 2006-03-30 18:33:14
黄色的,史诗的巴尔干,2005
Balkan Erotic Epic, 2005
[17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09:11
Abramovic 和 Ulay, 关于‘类似’的讨论,1976
«Talking about Similarity»


Ulay : "我坐在观众前面,张开嘴。能听到咽下去的口水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轻。我闭上嘴巴,而缝它。坐一会儿,而走。"

Abramovic: "我坐Ulay刚刚坐的地方。替他回答观众的问题,到我为我自己回答的时候,就走。


Abramovic, Marina; Ulay
«Talking about Similarity»
In a selected site
I sit in front of my visitors with my mouth opened wide. The sound of saliva being sucked away can be heard. The sound fades, I close my mouth. I sew up my mouth, and keep sitting. I depart.
Ulay
I take Ulay’s place. I answer the visitors’ questions for him, until I make a mistake by answering for myself. I depart.

[18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22:12
“休息毅力”, 1980
«Rest Energy»1980


“两个人面对站着。互相看眼睛。我拉一个弓Ulay拉弓弦及拿着一个弓箭。一个话筒录音我们心跳的声音。”

Abramovic, Marina; Ulay
«Rest Energy»1980

Standing across from one another in slated position. Looking each other in the eye. I hold a bow and Ulay holds the string with the arrow pointing directly to my heart. Microphones attached to both hearts recording the increasing number of heart beats.

[19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26:06
空间里的关系,1976
Abramovic, Marina; Ulay
«Relation in Space» 1976


[20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32:10
"运动的关系" , 1977
Abramovic, Ulay, «Relation in Movement» 1977
[21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37:20
光亮/黑暗,1977
Abramovic, Marina; Ulay
«Light/Dark» 1977






[22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38:55
Abramovic, Marina; Ulay
«Incision» 1978
隔开,1978








[23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39:55
Abramovic, Marina; Ulay
«Imponderabilia» 1977
[24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41:19
Abramovic, Marina; Ulay
«Expansion in Space» 1977
空间里膨胀,1977
[25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43:25
“夜里过海”1982
Abramovic, Marina; Ulay
«Night Sea Crossing»
[26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45:44
艺术必须漂亮,艺术必须漂亮,行为,1975

Marina Abramovic, from the performance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1975
[27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48:33
吸气/呼气, 行为,1977
Marina Abramovic, from the performance 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 1977
[28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50:53
龙头,行为,1990-1992
Marina Abramovic, Dragon Heads performance, video still, 1990-1992.
[29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53:47
洋葱,1996
Marina Abramovic, The Onion, video still, 1996
[30楼] 嘿鬼妹 2006-03-30 17:55:03
之间,1998

Marina Abramovic, In Between, video still, 1998.
[31楼] 顶贴帅哥老婆 2006-04-01 16:50:00
很有感觉
嘎嘎
老公你放心,我不会跟顶贴超人跑的.*>_<*
[32楼] 美院宣传部 2006-04-01 16:54:17
有暴力,色欲引诱力
[33楼] zyheshang 2006-04-02 09:56:49
牛比
[34楼] guest 2006-05-21 16:22:11
柯坎法作品[url]http://www.vi21.net
[35楼] guest 2006-05-31 09:44:45
xiaoniubi
[36楼] 11yio 2007-03-27 02:27:37



Abramovic, Marina; Ulay
«Relation in Space»


In a given space
Two bodies repeatedly move past each other. They collide at great speed.


Abramovic, Marina; Ulay
[37楼] 11yio 2007-03-27 02:30:40
Abramovic, Marina; Ulay






Abramovic, Marina; Ulay
«Expansion in Space»


In a chosen space
Two mobile columns are installed among stationery columns. The stationery and mobile columns look identical. The mobile columns are twice the weight of our bodies. We stand back to back between them. We move simultaneously towards the mobile columns hitting them repeatedly with our bodies and moving them towards the stationery columns.
[38楼] 11yio 2007-03-27 02:35:03




Abramovic, Marina; Ulay
«Light/Dark»


In a given space
We kneel, face to face. Our faces are lit by two strong lamps. Alternately, we slap each other's face until one of us stops.
[39楼] 11yio 2007-03-27 02:41:48
Abramovic, Marina; Ulay






Abramovic, Marina; Ulay
«Talking about Similarity»


In a selected site
I sit in front of my visitors with my mouth opened wide. The sound of saliva being sucked away can be heard. The sound fades, I close my mouth. I sew up my mouth, and keep sitting. I depart.
Ulay

I take Ulay’s place. I answer the visitors’ questions for him, until I make a mistake by answering for myself. I depart.
Marina Abramovic
[40楼] jaxufe 2007-08-24 08:46:16
[s:322]  [s:322]
[41楼] fateel 2007-09-06 07:02:14
[url]http://www.youtube.com/watch?v=PvOu9ONQMIg
加一个
[42楼] guest 2007-11-21 07:58:58
1997年《巴尔干洛克》在威尼斯双年展现场表演,连续四天每天六小时,她哼唱悼念歌曲,蹲坐如山的淌血火红牛骨之间,从牛骨上刷洗下微存的血末,作为艺术家对世界战争与残忍暴行的低喃抗议。而后,她获得威尼斯双年展最高艺术家奖。



Rhythm 5, 1974。

肉体极限与表演意识。在地上以石油侵入大型木造GCD五星标志。艺术家点燃火焰,身躺五星中央以作个人政治历史背景与超凡式身体净身。艺术家在火焰中心即刻因缺乏氧气与浓烟而失去意识,大火焰热开始贴身。艺术家无动于衷。终于观者与现场医生抢入大火将艺术家救出。

Rhythm 0, 1974。

「关于观者与表演者之间。艺术家在房间內放上告示,准许观看者使用桌上的72样物件与艺术家进行强迫式接触。物件包括:笔、剪刀、匕首、十字弓、灌肠器与一把有一颗子弹的手枪。艺术家完全被动静坐六小時。观看者的紧张与适度逐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崩解。观看者剪碎艺术家衣物並作示开枪。这是艺术家最接近死亡的表演作品。」

Rhythm 10, 1973。

「艺术家的第一场表演。俄罗斯游戏。艺术家摆放二十式短刀,任取一把飞快在五指指缝尖狠剁,在刺伤之时立换下一把短刀,重复,并录影。在重复第二十次之时,艺术家播放录影,并记住短刀在桌面敲打的轻快旋律,重复实验。」

Rhythm 2, 1974。

「无意识与表演。艺术家服用抗肌肉瘫痪药物,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观察自己身体的剧烈反应。艺术家在痙攣状态下再服用减缓肢体活动的抗忧郁药物。陷入昏迷。」

玛莉娜‧阿布拉莫薇琪(Marina Abramovic)为70年代最早以表演为新型创作方法的艺术家之一。玛莉娜父亲为南斯拉夫二次大战战争英雄,母亲为战时少校。她曾说过母亲以军事方式持家,所有她切割、鞭打、放火烧自己或几乎死亡的表演都必需在晚上十点前结束,所以她才能順利赶回家。《巴尔干巴洛克》导演皮耶‧库力博夫和玛莉娜合作成就此部关于这位行为艺术家精神无限上网的痛感自传。尽管后来拍出视觉与意象特异的美感游击队 (Les Guerriers de la beaute),仍然很难想像皮耶如何导演这位穿行肉体与精神意识极限三十多年的行为艺术家。多半仍像玛莉娜疯狂导演这罕见的一切。在片中,所有玛莉娜重要表演作品被召唤显灵。她并写剧本以饰演自己,穿贴艺术家的简单预言(逼人压迫感凝重的语调)、皮耶专注的影像灰白色调在数个真实与虚幻的身份间跳跃,关于玛莉娜精神宇宙的真实宛若神秘小说的碎片。

尽管强调自己创作完全无关政治,片中她常以GCD员造型出现,多次行为表演中,GCD五星型如影随行。她只承认她的作品和家乡战争暴力、父母与东正教的精神压迫、共产社会有那么一点相关。而片名《巴尔干洛克》则来自1997年,她在威尼斯双年展所作现场表演而来。连续四天每天六小时,她哼唱悼念歌曲,蹲坐如山的淌血火红牛骨之间,从牛骨上刷洗下微存的血末,作为艺术家对世界战争与残忍暴行的低喃抗议。而后,她获得威尼斯双年展最高艺术家奖。《巴尔干巴洛克》是一部捕捉这位20世紀最举足轻重的行为艺术家的半真实记录片。1973年创作至今,她不时提醒观看者,她感兴趣的不是死亡与自残,而是尝试了解自己精神与肉体在存活边缘的高度自由感,并视艺术家为改变人类观点与现存社会集体意识而存在
[43楼] 当代艺投 2007-11-21 09:11:33
[44楼] 红色饺子 2007-11-21 09:35:02
In the performance 'Thomas Lips', Marina Abramovic undertakes a range of actions that push her physical limits to an extreme and finally result in the transgression of bodily boundaries. She starts off with eating 1 kilo of honey, followed by the consumption of 1 litre of red wine. Then, she breaks the wine glass with her hand. Slowly, the actions became more violent, culminating in attempts of auto-mutilation, like cutting a five-pointed star into her stomach with a razor blade, an image that has become iconic in the history of performance art. Referring to various Christian themes and rituals of repentance, the live performance also includes that Abramovic is whipping herself until she eventually lies down on a cross made out of ice-blocks. While a heater is pointed towards her stomach, making the cut star bleed, the underside of her body is starting to freeze. However, after 30 minutes on the ice blocks, the artist is carried away by members of the audience, who cannot stand the situation any longer. At this point, it becomes rather clear that in 'Thomas Lips', Abramovic is not only threatening the integrity of her body and, thus, destabilizing the binary opposition between inside and outside, but is also questioning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public and performer. In the end, the members of the audience can no longer hide behind their passive status as observers, but are forced to take the decision to perform an action by their own. The performance first took place in 1975, but was repeated in 1993 and in 2005 at the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where it lasted for 7 hours and was recorded for the first time in full length. The only thing visible on the video registrations from 1975 and 1993 is the constantly repeating image of the star that Abramovic is cutting into her stomach. These videos form the basis of the sculptural installation 'Thomas Lips', shown on monitors that are placed on top of each other. In the future, the installation will also include the registration of the 2005 performance.


在名为“托马斯嘴唇”的行为中,Abramovic进行了一系列超越她身体极限的行为并最终超越了身体的界限。她先是开始吃一公斤的蜂蜜,然后喝下一升葡萄酒。然后,她用手打破了葡萄酒,渐渐地,她的行为变得越来越暴力,最后几乎变成了一个自我毁灭式的事件,比如把一个用剃刀刀锋在肚子上刻一个五角星,这成了行为艺术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为了寓指基督教里与“忏悔”有关的主题和仪式,她用鞭子抽打自己,直到最后倒在一个冰块制成的十字架上。然后她用一个加热器对着自己的肚子,让割出的伤口流血,而与此同时,她身体朝下的那一面已经开始冻僵了。30分钟后,在场的观众把艺术家抬离了展场,因为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下去了。这场行为不光在质疑艺术家身体的完整性并以此动摇内在和外在的二元对立,更是在质疑公众和表演者之间的界限。最终,观众无法再继续坚持旁观者的身份,他们不得不自己决定如何行动。这个行为1975年第一次实施,此后在1993年和2005年在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再次上演,2005年的行为进行了7个小时,而全过程也第一次被完整记录下来。1975年和1993年的录像上唯一出现并且不断重复的就是Abramovic刻在肚子上的五角星。这些来自于雕塑装置《托马斯嘴唇》的录像,在一个叠着一个的显示屏上放映。将来,这个装置也会包含2005年的那场行为的录像。



Thomas Lips (1993)

请点击观看视频:

1993, 1'00''



Thomas Lips (1975)

请点击观看视频:

1975, 1'00''
[45楼] 红色饺子 2007-11-22 03:14:43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Copenhagen, Denmark, 1975) is one of Abramovic's typical early performances. As with the 'Freeing...' series ('Freeing the Body', 'Freeing the Voice' and 'Freeing the Memory', 1976),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is not about physical pain, but rather about the mental state that can be reached by way of pain. In the video recording of the performance, one can see Abramovic aggressively combing her long hair. With a brush in one hand and a comb in the other, she works on her face and hair, while repeating the sentence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Her voice betrays that she is in pain, and her face also makes it abundantly clear that she is hurting herself. Now and then, it seems as if she is falling into a trance. Then her voice is softer and the way she moves her brush and comb through her hair is less hard-handed. According to Abramovic, the purpose of her self-inflicted pain is to free the body and soul from the restrictions imposed by Western culture and from the fear of physical pain and death. From her perspective, performance art can be used to challenge and transgress physical and mental boundaries. In later years, she became acquainted with the Tibetan and Aboriginal cultures and with the rituals of the Sufi tribe. In the rituals of these cultures, the body is also driven to extreme physical limits, in order to enable a mental 'leap' into another dimension where physical limitations and fear no longer influence the human mind. During an interview in 1999, Abramovic said about her 1975 performance: 'A long time ago I made a piece called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At that time, I thought that art should be disturbing rather than beautiful. But at my age now, I have started thinking that beauty is not so bad.' The video is also part of the 16-channel installation 'Video Portrait Gallery' (Abramovic 1975-2002).


“艺术必须漂亮,艺术家必须漂亮”(丹麦哥本哈根,1975)是Abramovic早期行为中典型的例子之一。就像“解放…”系列一样( “解放身体”、“解放声音”、“解放记忆”),“艺术必须漂亮,艺术家必须漂亮”这个项目不是关于身体上的疼痛,而是通过疼痛可以到达的精神状态。在这个行为的录像记录中,Abramovic狠命地梳理她的长发。她一手拿着刷子一手拿着数字,在自己的脸上和头发上刷梳,嘴里反复念着“艺术必须漂亮,艺术家必须漂亮”。她的声音泄露出她其实很痛苦,她的脸更清楚地显示出她在伤害自己。她的行为似乎总是要陷入恍惚之中。然后,她的声音变得很轻柔,她刷梳自己头发的方式也不再像先前那么地恶狠狠。Abramovic解释说她让自己疼痛的目的是将身体和灵魂从加之于自身的西方文化的限制中解放出来,也从对疼痛和死亡的恐惧中解放出来。从她的角度来看,行为艺术可以用来挑战和背离身体与精神之间的界限。后来,她和藏民及原住民文化熟悉起来,并且也了解了一些伊斯兰苏非派族群的仪式。在这些文化的意识里,身体同样被逼迫到一个极端状态,为的事是的精神能够“跨越”至另一个空间,在那里,身体的限制和恐惧不再能够影响人类的精神。在1999年的访谈中,Abramovic谈及她在1975年的行为表演时说:“很久以前我做了一个叫《艺术必须漂亮,艺术家必须漂亮》的作品。那个时候我觉得,比起看起来漂亮来说,艺术更加应该让人不安。但是到了我现在这个年纪,我开始觉得,漂亮也不是一件那么糟糕的事情。”这个录像也是16道装置“录像肖像画廊”的一部分。


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1975)

请点击观看视频:
(非常抱歉这段视频只有半分钟,没法放全,大家将就看看吧!)

1975, 50'56''





Marinia Abrmovic i Jovana Stokic, MOMA, NYC, ispred video rada iz 1975."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

[46楼] 红色饺子 2007-11-22 07:25:00

Relation in time (1977)

11'40'' , sound, black and white and colour
Collection: Museum Ludwig, Cologne (Germany)


[47楼] 红色饺子 2007-11-22 07:30:23

Balkan Erotic Epic: Woman with Skull (2005)

In the installation, the video image is rotated so that the figure stands upright. The multi-channel installation 'Balkan Erotic Epic' is based on Marina Abramovic's research into Balkan folk culture and its use of the erotic. According to her, it is through eroticism that the human tries to make himself equal with the gods: 'In folklore, the woman marrying the sun or the man marrying the moon is to preserve the secret of the creative energy and to get in touch through eroticism with indestructible cosmic forces. People believed that in the erotic there was something superhuman that doesn't come from him but from the gods. Obscene objects and male and female genitals have a very important function in the fertility and agricultural rites of Balkan peasants. They were used very explicitly for a variety of purposes. Women would show in the rituals openly their vaginas, bottoms, breasts and menstrual blood. Men would show openly in the rituals their bottoms and penises in acts of masturbation and ejaculation.' 'Balkan Erotic Epic' belongs to series of works that reflect Abramovic's Serbian origins, also including the installations 'Balkan Baroque' and 'Count on Us' as well as the single-channel works 'The Hero' and 'Tesla Urn'. 'Balkan Erotic Epic' has a quite variable form, as its thirteen channels are seldom exhibited at the same time - most often a few are selected to be shown together. There also exists a single-channel version of the work.

(文章稍后翻译)

[48楼] 红色饺子 2007-11-22 07:45:58
Abramovic, Marina; Ulay
«Expansion in Space»


In a chosen space
Two mobile columns are installed among stationery columns. The stationery and mobile columns look identical. The mobile columns are twice the weight of our bodies. We stand back to back between them. We move simultaneously towards the mobile columns hitting them repeatedly with our bodies and moving them towards the stationery columns.


«Expansion in Space»
PERFORMANCE DURATION
32 MINUTES
JUNE 1977


[49楼] 红色饺子 2007-11-22 08:08:17

洋葱,1996
Marina Abramovic, The Onion, video still, 1996

请点击链接观看:


The Onion  1996, 20'00''

[50楼] 红色饺子 2007-11-22 08:21:05

Dozing Consciousness  1997, 7'19''


Marina Abramovic, Dozing Consciousness, 1997. Photo couleur contrecollée sur aluminium. 125 x 125 cm.

  Originally part of the installation 'Spirit House' (Abramovic 1997), 'Dozing Consciousness' is currently part of Abramovic's 'Video Portrait Gallery'. The single-channel work shows the face of artist buried in quartz crystals, accompanied by the sound of heavy breathing. With every breath Abramovic takes, the heap of crystals is moving a little bit, as, extremely slowly, parts of her face are uncovered. Although, on the level of image and sound, 'Dozing Consciousness' refers back to earlier works that put the artist's physical stamina to a test, this work seems less harmful in its implications: not ice covers the artist's body, but quartz crystals. Still, the video gives an impression of a heavy weight or burden resting on the artist's face, the heavy breathing indicating that the performed action is probably less risk-free than one might initially think. The video is also part of the 16-channel installation 'Video Portrait Gallery' (Abramovic 1975-2002). 

[52楼] guest 2007-11-25 14:36:21
顶!喜欢的艺术家!
[53楼] 竹寻 2007-12-10 08:38:37
牛啊
竹寻
[54楼] 活泼 2008-07-30 16:15:37
她是一位前南斯拉夫艺术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前卫行为艺术家。她用她的身体不断地开拓着行为艺术的疆域。

    阿布拉莫维奇在这个领域已经热情耕作了30多年,现在依然在努力挖掘活着的艺术前线的战壕。“我极力地让自己不受人和人,以及任何事的影响。发展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对我来说很重要。”她在接受《Arte Al Limite》杂志的采访时如是说。下文是我们对这位用身体作艺术的艺术家的事业发展情况以及其对这个世界做出的影响。

    用粗野、毛骨悚然和爆炸性这样的形容词来描述阿布拉莫维奇的身体行为艺术是一点也不为过。但这些词汇用来描述人们亲眼看着她经历这样的行为却有些词不达意的感觉。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的身体行为艺术:用鞭子抽打自己的身体;冷冻自己的身体;吸毒;失去知觉,甚至都尝到了死亡的味道,仅仅只不过是窥探到其身体行为艺术的一瞥而已。她就是这个艺术领域里最主要的代言人。

    阿布拉莫维奇早已远离了平常行为艺术的那种哗众取宠的噱头,她通过某些视觉表达将自己变成一个观众的解放者,她用亲密的行为拉近观众的距离。“如果你身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下站在观众面前,你就会自动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生存的问题中,不断地用你的身体、你的思想无处不在地考虑着这个问题。观看你的观众也和你一样经历着同样的场景。”她如是说。

    的确,她的很多表演确实是非常令人毛骨悚然,让人感到壮烈甚至都有些病态。观众也是她表演的参与者,有时甚至要对其进行肉体折磨,有时不忍心要停止这种折磨。这样,她和观众就共同分享着这种危险感。系列作品《节奏》是其1973年至1974年间进行的作品,大概是她最大胆、最激烈的作品。《节奏0》是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观众,观众可以任意地命令她用一大堆物品对她做任何事,如剪刀、锁链、斧子,甚至还有一个上了膛的武器。第二个作品意图表现一个无意识和失去控制的体验。为了完成这个作品,阿布拉莫维奇吸食了足以让一名强迫症患者安静下来剂量的毒品。吸食的毒品量足让她的身体痉挛,但又不致使其失去知觉。10分钟后,她吞下了重度抑郁症患者该吃的药,使自己进入了一个完全放纵的状态。在《节奏5》中,艺术家差点送命:她将自己置身于火的包围中,差点因缺氧窒息而死。在第10个版本中,她表演了一个俄罗斯杂耍:把手张开,用刀子戳手指间的缝隙,并记录下刀子下戳的声音,以便后来在用刀子戳的时候重复前面的错误,然后再做。

肉体与灵魂

    阿布拉莫维奇是一位前南斯拉夫游击队战士的女儿。作为革命者的后代,她似乎继承了足够的勇气进行着个人反对压制的斗争。在这个方面,她把武器变成了艺术,把大口径的武器变成了一个平常的物件:力量抵抗。“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力量,而我个人一样都不喜欢,因为它们都暗示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控制。让我感到惬意的惟一的力量应该是来自主动的能量。”艺术家如是解释。

    阿布拉莫维奇1946年出生于贝尔格莱德。很小的时候她就采用行为表演作为反对战后悲惨生活的手段。她远离当时的艺术潮流,并将自己从当时的主流艺术家群体里隔离开。“我极力地让自己不受任何人,以及任何事的影响。发展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对我来说很重要。”

    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是——“活着的艺术”。开始的时候,阿布拉莫维奇想到了纯粹主义,她不允许对其表演进行纪录。但时而,这些限制手法有时会有变化,甚至后来到了摄像机和照相机都可以作为基本元素而被忍受了。

      1975年,她邂逅了乌拉伊,那位艺术上与之关系密切的人,并与之有着10年的情感。他们二人结伴环球旅行,互相支持和互相鼓励,与观众一起进行三方共同合作行为艺术的表演。

    1977年,她创作了《呼/吸》,这是一个将两张嘴和在一起,相互地,一张嘴从另一张嘴吸肺里的空气。在濒临窒息的边缘,艺术家开始的时候互相交换氧气,之后交换二氧化碳,并用麦克风放大喉咙里发出的声音。3年后,他们二人运用身体造成的张力举起一对弓箭瞄准阿布拉莫维奇的心脏,并记录下双方脉搏的加速跳动。

    80年代的作品主要洋溢着二人爱情关系的回顾和作品中表现出来的辩证关系。《情人—长城》是1988年的作品。主题讲的是二人经过3个月的步行之后在中国的长城上向对方狂跑2200米之后的身体疲乏。男的从戈壁沙滩开始,女的从黄海开始向对方前进,以映衬出古代中国传说的爱情故事。但从那之后二人再也没有合作过。

    在摆弄过一段时间物体装置、又在巴西的Minas Gerais逗留了片刻之后,阿布拉莫维奇又开始了行为艺术。这次她将行为艺术作为净化过去的手段,摆脱鬼魂对她的纠缠。她指出,“我一直对艺术的精神层面感兴趣。藏传佛教和土著文化一直是我艺术发展的基本源泉。”

    《巴尔干的巴洛克》创作于1997年,荣获当年威尼斯双年展的金狮奖。艺术家站在录像机幽暗的荧光之下,画面上播放着她父母的影像,而她在慢慢地从一大堆动物骨头中将肉一块一块分开。而与此同时,她叙述着狼鼠的故事,那是一种当处在恐惧中便撕食自己同类的动物。这个暗示很明显,当时这个时候巴尔干正在进行战争。

    2002年,她出台了《海景房》——艺术家自己认为是最重要的行为艺术之一。在这个作品中,她建造了一个有3个平台的房子,用梯子与地面连接,而梯子的踏步是刀子。阿布拉莫维奇呆在那里12天不吃饭,也不说话,以此在她的观众中制造焦虑和恐惧,表明她很关注宗教仪式典礼这种平日里很常见的现象。

    2004年11月,艺术家和另一位行为艺术巨匠在一起,他就是Jan Fabre,二人合作出品了《贞女/战士,战士/贞女》,表演于巴黎的东京宫。二人在4个小时的期间站在玻璃制造的盒子里,先是由金属盔甲保护,然后是全裸体——以此表示对牺牲和怜悯的崇拜——他们用金属武器互相伤害对方,并用流出的自己的血在纸上写字与观众交流。

巴尔干

    巴尔干的主题经常要不是历史的激烈冲突,就是丰富的民俗文化。这些都对艺术家有着特别的吸引力。2005年开始的《指望我们(美国)》是阿布拉莫维奇最近主要大的创作之一。其题目玩了一个文字游戏,英文中“US”可以理解为“我们”,也可以将之理解为“US”,意思为“美国”。在这个行为表演中,投影仪播放的是源自其祖国的好斗历史,和国际社会对其犯下战争罪行的冷漠态度。在这个作品中,阿布拉莫维奇又一次选择了仪式的舞台,舞台上有5个投影组成了一个类似《节奏5》中用过的五角星。第一个屏幕表现的是艺术家穿得像一个骷髅,指挥着一个儿童合唱团向联合国歌唱;第二屏幕放在第一个屏幕之前,放映着艺术家穿着她那死亡的伪装又一次来到了由孩子们组成的五角星的中间。其后的二个屏幕是两个孩子抬头往上唱歌,最后一个屏幕中,阿布拉莫维奇手持看上去像一个荧光棒的玩意儿,这玩意儿还带着一卷电线,引起她触电。最后,这些装置旁放置了两个录像机,放映着艺术家在Stromboli岛,一组图像让人想到了算命。

    《巴尔干情色诗史》是另一个新的接近历史的巴尔干主题形式的作品。表演有几个投影组成,探索了人体和性表现在那个异教传统根深蒂固的地区的关系。在经过一段系统的研究之后,这位前南斯拉夫艺术家发现了性行为和色情在日常的生活当中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比如说,如果老天雨下得太多了,女人们就会跑到地里去撩起裙子,用她们的身体吓跑诸神,以此来阻雨。“西方文化已经将裸体的形象变成了某种粗俗的东西,将色情转变成了娼妓。因此,我研究了许多古老的传统,在那些传统里,性器官被用作治愈的器械或与诸神交流渠道。”她如此声称道。

行为艺术的祖母

    需要指出的是,阿布拉莫维奇除了用身体的和心理的方式进行艺术表现,并扩大了这两个方面的疆域之外,还发展出了记录和行为艺术历史的紧密关系。她称自己为行为艺术的祖母。有关该议题的里程碑之一就是她自己自传的出品。传记起名为《传记再组合》,是与戏剧导演Michael Laub一起合作,于2005年下半年在法国的阿维翁戏剧节上推出的。后来传记被整理成文字出版,取名《传记的传记》。

  此外,2005年底,她还在纽约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出品了《7个小品》,这是一组对那些著名艺术大师如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维托•阿康西(Vito Acconci)、吉娜•潘恩(Gina Pane)和约瑟夫•波依斯(Joseph Beuys)在六七十年代进行过的行为艺术表演的整理和修改。这些出品表明了对那些被认为只具有临时性质的作品的再现和保存的可能性进行的探索。

    在这组作品中,阿布拉莫维奇也将自己两部早年的作品进行了重新表演。“这个东西我计划了12年。大部分的东西不是我自己的,我也从未观赏过,我以前从未重复过任何人的作品,因此重新作一次的责任非常重大。另外,既然行为艺术不是某些排练的东西,这个与戏剧恰恰相反,我也不会去做。”她在接受Karen Rosenberg的采访时如此说。

    在这次采访中,这位前南斯拉夫艺术家说到行为艺术行为的研究过程非常有意思,尤其是当很多表演在没有记录的情况下进行的时候。“我觉得我像一个考古学者努力地在了解废墟遗迹以及确切发生过的事情。”

    阿布拉莫维奇今年还打算在巴黎、马德里和雅典进行多次个展。2009年她准备在德国的柏林艺术馆进行一次大型的回顾展。

  这位艺术家在其年近六旬的时候仍然在用自己的身体在探索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前行着。不要害怕……当炮灰。
[55楼] 发条小灰 2008-12-28 15:39:22
超级大明星
[56楼] njnsbsa 2009-03-12 20:21:54
这就是你们追捧的??
[57楼] guest 2010-10-31 16:52:50
链接的录像网页是找不到的
[58楼] ARTzhenzhen 2010-11-19 13:49:37
这里有Marina Abramovic 和 Ulay的休止的能量的视频片段,快去看丫。
http://v.blog.sohu.com/u/vw/4163269
[59楼] ARTzhenzhen 2010-11-23 13:11:28
Marina Abramovic

in Times Square
Through April 14, 2010



Sean Kelly Gallery is delighted to announce that through April 14, 2010, three ground-breaking performance video works by Marina Abramovic and Ulay will be on view as part of At 44 1/2, Creative Time'spresentation of video art on MTV's outdoor gilded screen located in theheart of New York City's Times Square. This special screening isconcurrent with Abramovic's retrospective at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Marina Abramovic: The Artist Is Present. Creative Time's presentation includes Light/Dark (1977), Rest Energy (1980), and Dissolution (1997).

The first two films—Light/Dark and Rest Energy—featureAbramovic and German-born performance artist Ulay in interactions thatexplore the themes of tension and violence that carry throughout manyof Abramovic's time-based works. In Light/Dark, Abramovic andUlay kneel opposite each other against a dark background lit only bytwo sources of light. They take turns slapping each other at aquickening pace, resulting in a mechanized rhythm that continues untilAbramovic ducks her head, evading the next slap and thus ending thecycle. In Rest Energy, this cyclical repetition is replaced byan exercise in suspenseful stillness that begins when Abramovic andUlay stand opposite each other and slowly lean apart until they areheld only by the tension of a loaded bow that is held between them—itsarrow pointed directly at Abramovic's heart. After four alarmingminutes, they relax the tension on the bow, and Abramovic is out ofdanger.

In Dissolution, wherein Abramovic appears alone in abeautifully lit studio setting repeatedly lashing her bare back with awhip until she begins to tremble, the artist's focus returns to herongoing exploration of the inextricable unity of body and mind. Thetitle, Dissolution, references themes recurrent in Abramovic'swork, from violence and cultural memory, to testing the limits of herbody in order to reach a higher state of consciousness.

[60楼] ARTzhenzhen 2010-11-23 13:22:55











[61楼] ARTzhenzhen 2010-11-23 14:32:21
Sean Kelly Gallery
Marina Abramović


PDF Link:http://www.skny.com/artists/marina-abramovic/press/


Video Link:http://www.skny.com/artists/marina-abramovic/video/


Marina website:http://marinafilm.com/links

[62楼] ARTzhenzhen 2010-11-23 16:48:39
Lisson Gally
MARINA ABRAMOVIC OCT 13 - NOV 13, 2010


52-54 and 29 Bell Street London NW
















Lisson Gallery is pleased to announce a new exhibition by Marina Abramović, the first show of Abramović’s work at Lisson Gallery. Comprised of new and key past works in the mediums of video, photographs and sculpture, the show will be in two parts across both Bell Street galleries. 52-54 Bell Street will feature the Rhythm series, from her early performances, exhibited for the first time in its entirety, while 29 Bell Street will feature new work from her Back to Simplicity series

Since the beginning of her career in Belgrade during the early 1970s, Marina Abramović has led the way in performance as a visual art form. Described as 'one of the defining artists of radical performance'1, she has transcended the form's provocative origins and created some of the most important works in the genre. Challenging, uncompromising and often shocking, Abramović's durational practice continually experiments with, and explores the boundaries of, both her mental and physical endurance and that of her audience. With her body as both subject and medium, she test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erformer and audience, withstanding pain, exhaustion and danger in her quest for emotional, liberating and conscious altering transformation.


In connection with her show at Lisson Gallery, Marina Abramović will be speaking at Tate Modern as part of the Talking Art series in collaboration with Art Monthly, 16 October 2010, 2-3.30pm. She will also be participating in the Serpentine Gallery’s Map Marathon: Maps for the 21st Century, 16-17 October 2010, a multi-dimensional event curated by Serpentine Gallery Co-Director Hans Ulrich Obrist.


[63楼] guest 2010-11-23 16:52:54

[64楼] nanbaba 2010-12-03 23:34:18
现年63岁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 早年曾接受苏式美术教育,从事绘画和装置创作。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其在行为艺术上的实践,至今已近四十年,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行为艺术家之一。

  这位戏称自己为“行为艺术的老奶奶”(“Grandmother of Performance Ar”)的女人虽然长期居无定所,四海为家,先后旅居德国、荷兰、巴西、美国等地,是标准的“国际公民”,但却是来自中东欧的斯拉夫族裔,她1946年出生于作为巴尔干核心地区的前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在艺术家早年的生活中,父母的经历、战争的暴力、东正教信仰、东欧的社会主义局势等因素都对其成长构成了一定的影响。阿布拉莫维奇的父母都是支持铁托的共产党游击队员,父亲后来成为二战英雄,母亲则是少校军官。与母亲的关系一直是阿布拉莫维奇不能挣脱的心结,长期伴随在其艺术生涯之中。甚至在她成名之后所做表演的时间也要严格按照母亲军人化的管理要求去安排,必须在晚上十点前结束。这些带有某种精神压抑性的烙印或多或少地融入到了其日后的创作当中,正像阿布拉莫维奇某次所说的:“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力量,而我一样都不喜欢,因为它们都暗示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控制。”因而,寻求身心极限状态下的自我解放和某种自由度一度成为阿布拉莫维奇行为艺术创作的内在线索之一。以行为艺术为核心,阿布拉莫维奇逐渐铺陈了一条包括现场表演、影像装置、图片摄影、戏剧、电影、艺术教育等在内的充满激情的艺术道路,不遗余力地致力于行为艺术的创作和推广是她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阿布拉莫维奇创作的大量作品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用触目惊心来描述她的很多作品毫不夸张。

  二战之后,(主要是20世纪60年代前后)行为艺术开始逐渐兴起,诸如维托·阿肯锡(Vito Acconci)、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约瑟夫·波依斯(Joseph Beuys)、艾伦·卡普洛(Allan Kaprow)、奥图·穆厄(Otto Muehl)、君特·布鲁斯(Günter Brus)、瓦莉·伊克斯波特(Valie Export)等人都是这一时期行为艺术的灵魂性人物,而阿布拉莫维奇和同为女性的著名法国行为艺术家奥兰(Orlan)则正是在行为艺术的这一迅猛发展期成长起来的。

  阿布拉莫维奇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的创作大体可分为三个时期:从早期单纯以身体为媒介挑战身心极限的一系列尝试(1972-1975),到后来结识德国艺术家乌维?赖斯潘(Uwe Laysiepen,简称乌雷Ulay),开始两人长达十二年的合作伙伴和情侣关系(1976-1989),再到离开乌雷(Ulay)后尝试将行为艺术与其他艺术媒介更广泛地相融合的新的独立性探索(1990年至今)。














[65楼] nanbaba 2010-12-03 23:42:50











[66楼] guest 2010-12-05 17:52:43
时值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 历史回顾展即将开幕,我们特邀劳丽-安德森(Laurie Anderson)到阿布拉莫维奇的SoHo去拜访她这位老朋友,并与她讨论行为艺术的一些最新进展。她们的谈话很快便引向类似主题:C. G. 荣格(C. G. Jung)绘画的美学价值(及其不足),蒙古喉音唱法的操控难度,煮牛奶的幽默,以及出入于声名。这些看来无关的主题织就了一幅挂毯,很大程度上显示出这两位非凡的女子的艺术源泉。

劳丽-安德森:你第一次行为表演是什么时候?

玛丽娜 -阿布拉莫维奇:公开表演的话是在1971年。那时还不叫行为表演。我当时还没有关于行为艺术是什么的知识。我那时有很多南斯拉夫政府永远不会批准的想法。其中之一叫“来与我们一起洗(Come and Wash with Us)”。我想的是人们来这儿脱掉衣服,有一排相当强壮的斯拉夫妇女洗这些衣服并熨平。最后,你会裸身站着拿到洗涤一新并熨好的衣服。

劳:你做了吗?

玛:没有,政府不批准。是一个未实现的作品。因此我有大量的未实现计划,你可以称它们为行为表演而它们不是。

劳:这完全就是行为表演。

玛:你呢?

劳:1972年。

玛:什么样的作品?

劳:一个汽车音乐会。我当时住在佛蒙特,在城市广场中央的小亭子里每周日都会有一场音乐会。人们都在车里听。我想:“这很怪。”我是说我知道这是一种汽车文化……

玛:而这像看电影似的。

劳:一家汽车影院。每场之后人们按喇叭以示鼓掌。这种“鼓掌”听上去比音乐会还好。因此我为那些汽车安排了一场表演。我从中学到很多与人一同工作的方法。当我试图找人参加表演时,没人愿意去按喇叭。但有个秘诀:如果你将其变成竞技化的,人们马上就会有兴趣。因此我们说:“我们这周六在超市的停车场有个试演,要是你的车在试演中胜出,我们就需要你。”他们说:“好!”所以这就是我们引起人们兴趣的办法。我们就演了一场,因为这太难组织了。

玛:现在比那时结构化多了。

劳:现在仍然可以到像佛蒙特那样的乡下做这样的作品。那里仍是能使你回到那种情境之处。你在南斯拉夫做那件作品的话怎样呢?

玛:南斯拉夫永远都是个问题。那时候,行为表演是完全骇人听闻的玩意儿。他们会嘲笑,尤其是那些真正的画家,那些体制认证的艺术家。在南斯拉夫他们仍在批判我。他们说:“她做不了好画家,所以去做行为艺术家了。”

劳:现在?

玛:是,现在还是这样,就是最近的事。

劳:你最后一幅绘画作品时什么时候画的?

玛:上学的时候。对他们而言行为表演是个失败。

劳:你的画画的很糟糕吗?

玛:我没时间去成为一名好画家。我失去了兴趣。

劳:你画些什么?

玛:我第一幅画画的是梦。梦之后,我着迷于交通事故——是啊,这些共产主义者的大卡车相撞。

劳:哇!这些画现在还在吗?

玛:我母亲去世后,我看着这些画,心想:“哎呦老天!它们真差。”(笑)

劳:也许没那么差吧。

玛:而后我还画身体,许许多多的身体。而后画云撞击那些身体。而后就只画云。再而后就不画了。

劳:你知道,身体和天空仍是你作品的一部分。

玛:是这样。

劳:那些画有多大?

玛:有些画有这面墙那么大。最糟糕不过的就是按要求画画成为唯一的谋生手段。他们会说:“我要花朵作为这幅画的中间部分,右边我还要一扇窗和一个落日和两盏灯。”然后我就按他说的画,然后他们付钱给我。我会在这些画上签一个巨大的蓝色名字“玛丽娜”——玛丽娜63号,玛丽娜64号。我很想把这些都收回来一把火烧了。它们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东西。只是赚些零花钱。我的画都是为赚钱画的,画它们的目的相当糟糕。

劳:我很高兴听你说你在鲁宾艺术博物馆(Rubin Museum of Art)的《〈红书〉对话(Red Book Dialogue)》(近期鲁宾艺术博物馆的晚间系列作品,在其中各路人物参与对C. G. 荣格《红书》中一面对开页的回应和解读)。这是一种狂欢化的对质。我们看着那些荣格画的蛋和小动物,有点像第四流的超现实主义绘画。你说:“我很遗憾地说,然而这确实很粗劣。”而人们都很一致:“是啊!谢谢你说卡尔-荣格(Carl Jung)是个粗劣的画家。”这令人耳目一新,因为(人们)画画是出于许多不同的原因,他画,我猜,是因为这些是他的梦境,或是他在自身之内看到的,必定是在他的内在时刻。然而,你知道,这很有趣。还有其他人在做这个。谁?比利-考根(Billy Corgan) (碎南瓜乐队[Smashing Pumpkins]主唱)。他画了巨大的坚果、埃及的夜之女神携其标志性的巨盘在她的船中。下方是一个有一张嘴的巨型海怪(《安德森张开她的大嘴(Anderson opens her mouth wide)》),所以比利-考根始终在谈论他床底下那些怪物,他的作品如何与他的怪物们对抗,和它们会对他说的可怕的话,以及为何他写关于自杀、抑郁和死亡的歌曲。一位女子在最后举起她的手。她说:“但是船上面有一只眼,一只大的、睁开的眼。而怪物其实不是在发起攻击。它在护卫着这条船航向相同的方向。” 人们又都很一致:“哦天哪。是真的。因为比利-考根说画中有怪物,我们一直看到怪物。而你的怪物带领着你这多美啊,它们都朝着同一方向。”这是加于图像之上的言语的力量,这相当疯狂。因为人们盯着东西看,他们常常需要有人来告诉他们这件东西的含义。这是我喜欢言语的地方。我也画过很多画,还做过雕塑。而后从这里走向对话。

玛:但美好的是如何通过言语和这种抽象性,你确实能够设计和创造图像。当图像固定后,你没有相同的感受。这就是为何声音和言语对我而言是如此美好的工具,由于那种抽象性。

劳:你谈论西藏曼荼罗的复杂性实在很有趣,因为对一些人而言,它们很粗劣。我希望你能再多谈点儿——关于在那些种类的事物中的意象,因为它们如此复杂,我看它们时都要脑溢血了。

玛:其传统源远流长,需要非常多的知识来做非常多的工作。其方位、对称性——每一符号中都灌注着……

劳:宇宙论?

玛:是的。由于我们有记忆图像的秉赋,纵使我们没有记住其含义。某种程度上它起着作用,而别的事情不起作用。我没法解释,这很复杂。你可以说它粗劣,但它不粗劣。泛音(overtones)也是如此。西藏人运用泛音具有数学的精确性。每个泛音都有一种特定功能。当(作曲家)格伦-布兰卡(Glenn Branca)创作泛音时,他仅仅是在创作。

劳:泛音非常难于控制。当我用喉音唱法和泛音唱法工作时,只有大师级的人物能真正控制好声音的走向,由于泛音的级数是如此复杂。这群人有一种开玩笑般的方法,因为他们的音乐确实已经失控。所以他们会弹出一个他们未曾想到会存在的音,或是未曾打算过要用的泛音,而后他们就必须进入另外的泛音级数。我很多次尝试着学会这个,但这是个非常不同的世界。这是牧民们的艺术。他们来自空旷的空间。我在鲁宾艺术博物馆做泛音演唱时遇见的那些和我一起工作的人都来自蒙古,你忘了用11个小时就可以到莫斯科。而到那里需要坐5天火车,加上两天汽车,再加一天徒步到家。世界不是家。我邀请他们来纽约的工作室与纽约的乐手们一起演奏。天哪太棒了!他们一句英语也不会讲。他们有自己的马头琴和班卓琴,用木料制作的。他们演奏二胡,而后是他们纯粹的泛音。我邀请他们与我们一同旅行。这些纽约电子乐手与这些蒙古乐手——是个了不起的文化碰撞。所以他们来与我们在里斯本一起演奏。那是一个夏夜,在据里斯本以北两小时车程的一座城堡中,我们都在演奏。那是一个梦幻般的夜晚,一场梦幻般的演出。演出后他们收拾好乐器,准备离开。我问:“哥儿们,你们去哪儿?”那时已经很晚了,他们的俄国经纪人忘了为他们准备回去的交通工具,所以他们准备走回里斯本去。那是两小时的车程。走路大约要10小时!然而他们是牧民。

玛:这完全是常事,走上10个小时!

劳:我从这些人身上学到了好多关于音乐、时间和世界的事。我与他们一起演奏时经常想起你,因为你为走出囹圄付出如此大的努力。从你的作品中确实能看出来——你向哪些另外的心智开放。与不同文化一同工作能够改变你,比如与西藏人一同工作。

玛:我1983年初次与西藏人合作。那是我生平最差的作品,因为它太自命不凡了。不知怎么回事,完全走错了。但是那次经历很棒。我们请了6位西藏喇嘛和4位原住民来完成这件作品。但在行为表演中段,我意识到这真差。我没法停下来,因为我知道我们要表演四天。这四天我一直在发高烧。而我这么想:演出赚来的钱足够(他们寺院)2,000名喇嘛生活四到五年了。他们走前的最后一天,他们得到了所有的钱,他们还打算与翻译员一起逛商店。他们一大早就离开了,整整一天都不见人影,直到晚上10点。我们想:“天哪,钱都花完了。”他们回来时极度开心,我问他们:“你们买了什么?”他们买了两把伞。这非常感人。我记得与他们一起训练时的事。他们早晨4点起床煮茶,他们总是笑啊笑的。他们在笑什么?我问他们,他们说他们在为茶煮牛奶,牛奶煮沸冒的气泡多可笑啊。你能从这些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你从未将这个世界看得如此卑微、如此纯净、如此简单。这确实改变了我。我们中的多数人都有此类经历,它确实改变了我们看世界和处理事情的方式。我们的娇气是令人发指的。他们说出“步行要10小时”时多么美好。对他们而言是常事。这很令人感动。所以谈论行为艺术在20世纪70年代是什么样子以及现在是什么样子:它有所改变,又没有改变。行为艺术总是具有一种奇怪的功能。它不在这儿,也不在那儿。不是行为艺术变了,是我们变了。我们更加意识到我们在做什么,至少我是这样。

劳:同样你不需要被归入“这是一幅绘画”、“这是一个雕塑”的分类法。这种分类在这儿不存在。这是最大的不同。如今这也被归入一种门类了因为它在那儿。而后就有了大量的关于什么可以被归入这个门类的争论,这时候我就走人了。这太没劲了。

玛:之后就是这样,“这是身体艺术。那是身体艺术。”在20世纪80年代市场要卖东西。身体艺术不是能卖的东西。这一运动就停止了,你也随着这运动死了。这真的很重要——你如何活下来。约瑟夫-博伊斯()一直与激浪派(Fluxus)和偶发艺术(Happening)相联系,而当后两者死去时,博伊斯活了下来。这也是发生在你我身上的事。我们从这类艺术中活了下来。我们开始成为我们自己,独立工作,不带着任何运动的标签。我想问问你——当你与华纳兄弟公司(Warner Brothers)签约时(在1981年个人专辑《噢超人(O Superman)》在英国流行歌曲排行榜位居第二位之后),这确实是你一生中不可思议的一刻。你是那个时期唯一从艺术潮流进入主流的艺术家。

劳:我听到很多这样的屁话:“你正在热卖!”两年后他们会问“我怎么卖?”事情是这样,我录制了500张唱片,400或500美元一张,我在家里提供邮购。人们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地址。我记下来,将唱片打包,而后我去运河街邮局将它寄给某个人。所以而后有一天我接到一个来自伦敦的电话:“我们想订购一些唱片。”我说:“好啊,多少张?”他们说:“这周五要4万张,之后周一再要4万张。”我说:“啥?!好嘛,我马上回给你。”我给凯伦-伯格(Karen Berg)打了电话。她任职于华纳,有一回她来看我的表演并说:“我想请你制作唱片,我想请你为华纳兄弟公司制作唱片,”我说:“我不想做唱片,我是艺术家,不是流行歌手。”无论如何,我给她打了电话,说:“你能帮我吗?我需要相当快速地制作一些唱片。”而她说:“我们在华纳兄弟唱片公司不是这么做事的。这儿有一份合同,8张唱片。”我像个人类学家一样处理这件事。因为突然进入一辆车又走出一辆车,100个人喊叫着你的名字——这只是很荒唐。我想“这蠢到家了。”而你知道你将会穿越这些。所以我享受它而不依赖它。

玛:谈谈这种跨界吧,我出现在《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中(在第86集中,一位艺术家表演她在画廊中不进食不喝水,像在玛丽娜的作品《海景房(The House with the Ocean View)》中一样)——你看了吗?

劳:没看。

玛:那是在印度,肖恩(Sean)(凯利[Kelly],画廊主)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想让你出现在《欲望都市》剧集中。”我那时完全不知道什么是《欲望都市》。我说我不想做,但如果他们想用(我的)作品,他们要向我买版权。所以他们付了我版权费。他们扮演我的样子很滑稽,像个巫婆一样坐在那儿,眼睛下面是黑的,而后巴瑞辛尼科夫(Baryshnikov)来保护我。真差到家了。但这是第一次有个从未和我说过话和打过招呼的、在街角卖菜的女人开始对我说:“啊,你想要点儿草莓吗?它们很新鲜。你不用付钱,拿去吧。我真的感受到大众的力量意味着什么了。”很神奇。免费的草莓,而还有招呼。这很小规模地(与你的名声)相比较,因为当你创作“超人”时,它红极一时。确实是跨界,某种程度上你真的跨界了,而后你又回来。而这经验是不同的。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是跨界的一个好例子,尤其是他的钻石骷髅——艺术作品的浮华,正是它所意指的。那是一个很棒的例子,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代表了我们做过的事。它确实是一件伟大的作品。某种程度上它跳到了另一面。对劳丽来说,这不是什么努力。对赫斯特来说,他付出全部努力进入大众文化,靠金钱,靠投资,靠整套机制,靠与我一直以来的研究全然不同的经历,并靠220名助手。杰夫-昆斯(Jeff Koons)才有86名助手!我只有一名。满打满算也只有一名。我至少还需要一名,但就这样了。关于你的机构怎样从一个人发展为这样巨大的制造厂的想法。你拥有它。你必须提供工作,而后你必须生产。而后你过度生产。而后你问自己:“艺术的意义将走向哪里?”

劳:我记得(美国画家、雕塑家)埃里克-费舍尔(Eric Fischl)曾说:“我不觉得我是艺术界的一部分,我只是艺术市场的一部分。”我想:“我确实要制作唱片,因为它们很便宜,这样我花20美元就能做演出,而且我也用不着去见那些藏家之流,他们让我发疯。”

玛:我曾经去看过一次拍卖。太雷人了。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的作品比好多你甚至都记不住名字的人的作品便宜那么多。

劳:那只是成了另一种货币。某种惹人迷醉的东西。但当你去到那些大的博览会,而后你开始推销你自己。这就是我一年来对自己保证不让自己的照片参与其中的原因之一,因为我无法忍受这个。不让我的照片出现在里面使我感到如此解脱。然而我愿意参与我关注的事。照片可以放在那里,我喜欢关于人的照片。并不是我有什么反对这个的想法。只是对我个人而言,我有时想:“让我退出一段时间。”你准备好(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了吗?

玛:还没有呢。我有很多担心的事,劳丽。我真的很怕。

劳:你怕什么呢?

玛:我很担心,有千千万万的状况可能发生:比如我生病,比如我的后背疼痛难忍,比如我憋不住尿——所有这类状况。唯一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是在中国三个月徒步长城。但这是比较特殊的一类情况。去长城徒步就是为了见面、也为了说再见。在情感上很难,身体上也很难。而后就是这次。每个大任务都是净化的一部分。这是部分个人原因。接下来就是一个大任务。我确实感到我几乎担负着历史责任,将行为艺术带到那座博物馆中,而后后来人得以真正理解主流艺术中的行为艺术。我同样担心所有那6名表演者。

劳:都有谁?

玛:不同的人,有些青年行为艺术家和舞蹈家。非常不同,舞蹈家的身体与行为艺术家的身体之间的差别。舞蹈家的身体是经过训练的身体。行为艺术家的身体是未经训练的身体,然而他们有毅力。.

劳:你有没有成立一个“玛丽娜训练营”?

玛:(笑)就是这回事。我带他们到乡下——禁食,一段时间,在冷水中游泳,全睡在谷仓中——在9月初建立这个团体,来看看优势在哪里,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你改变一下想法没问题。然而我谈的是6个人同时改变(他们的)想法,所以他们真的必须有耐力、奉献精神和健康的心理素质才能在那里待上3个月。任何事都可能发生。这是我们必须探索的未知领域。

劳:你真的必须对人们进行心理训练。

玛:我们准备重做的作品是在博洛尼亚(Bologna)的博物馆进门的那个(在1977年的作品《无量之物(Imponderabilia)》中,阿布拉莫维奇与其搭档乌雷(Ulay)裸身站在市立现代艺术馆(Galleria Comunale d'Arte Moderna)门内,进入参观的人们必须蹭过他们的身体才能走进去)。我们邀请4对夫妇做这个作品。每对夫妇做两个半小时,像保安一样,他们穿着外套进来,脱下外套站在那儿。之后下两位进来脱下他们的外套,(之前那两位)就回去。这个作品不简单。参观者那么多。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除去紧贴着这样的问题之外,参观者还会踩着你的脚进去。(笑)但你瞧,这是一件你做过三小时就这辈子都打死不做了的事,而做三个月又是另一码事了。我们正面对难以置信的单纯的实际问题。

劳:但这次你有了你自己的“军团”,这很棒不是吗?你以前从未有过。

玛:是啊,从未有过。这是另一件有趣的事。同时——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古根汉姆博物馆(Guggenheim)将整座博物馆都交给蒂诺-赛格尔(Tino Sehgal)进行1月份的行为表演。正好在我的表演之前。这次将有400人参加表演。他的作品将以非常年少的人作为开始,随着那螺旋上升,将有年纪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的人,只是站在那儿。这确实棒极了。几年前这是无法想象的。我一直相信经济危机和行为艺术是有联系的:经济危机越严重,行为艺术就越繁荣。这是一种反作用。劳丽:每次我看见经济一下滑,艺术就更好一点儿,不管是绘画还是音乐还是别的什么。所有人突然都必须得走了,“我下一幅要在我的车库里面画了,”然后上面会溅上一些污点。



东方视觉 张鸿宾
2010年09月15日 17:30:21 10
[67楼] guest 2010-12-05 17:56:15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令我落泪!”

自3月14日展览开幕以来,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每天都坐在MoMA的中央大厅。
作者: ARTINFO
日期: 2010年5月27日, 星期四

纽约报道——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近3个月的耐力表演就要在周一结束了,艺术圈所有人都想得到这样一个与艺术家面对面的机会——或至少是写一写得到这个“炙手可热”的座位的过程。同时,阿布拉莫维奇在“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中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引来对其含义的猜测。她为何要挪开桌子?她怎样选择服装的颜色?以及怎样——老天哪,怎样!——她怎样解决小便?

该馆记录下了每位与阿布拉莫维奇对面而坐的观众,包括艺术圈中的名人,如她的代理商肖恩·凯利(Sean Kelly)和艺术家谢德庆,以及将于本周日参加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举办的“往返”展览的艺术家许汉威(Terence Koh)。显然某些VIP用不着排长队便可直接坐在艺术家对面,比如艺术家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和女演员玛丽莎·托梅(Marisa Tomei)这些名流。其间,有很多人与她相向而坐时落下了眼泪,这是一个怪怪的现象,被记录在一个巧妙地名为“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令我落泪(Marina Abramovic Made Me Cry)”的网站上。
[68楼] guest 2010-12-20 02:57:18





[69楼] ARTzhenzhen 2010-12-27 18:01:44
行为艺术怀疑论



阿布拉莫维奇,《有花的肖像》,2009,黑白照片,136×138cm


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回顾展的入口处有一张艺术家本人的黑白照。这幅广告牌大小的照片让人想起切•格瓦拉的著名肖像(甚至奥巴马的肖像照片)。看着这张面孔,我觉得这张壁画式的照片以一种批判性的态度表现了对于希望和英勇气概的集体欲求——艺术世界带给我们的这个旧梦是政客们不会给予我们的。这次名为“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的展览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首次为行为艺术举办的回顾展。从这次展览中我们能够看到,“行为艺术”总是从内部走向妥协,它创造了景观的同时也将个人进行了神化,甚至制造了真实性和主体间性(intersubjectivity)。我试图相信,她不会大张旗鼓地进行自我宣传,但对这一点我还是很怀疑。

显然,她有资格让一个重要美术馆为她的作品举办一次回顾展,这也是艺术史的需要。她身心的耐力、无谓的自我暴露和内化的诗意令她的行为艺术具有深意。如果说行为表演能够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而存在,那么阿布拉莫维奇就构成了行为艺术的核心,并且四十年来依然如此。



阿布拉莫维奇,《托马斯之唇》,1975,行为表演


本次回顾展的策划者为克劳斯•比安桑巴赫(Klaus Biesenbach),他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媒体与行为艺术部的主要策展人。这次展览按照年代顺序带我们回顾了她的艺术生涯,以录像、摄影和文本的刺耳组合拉开了帷幕。我们看到当年的她精疲力竭地喊叫着,但是却承担着使命(《释放声音》, Freeing the Voice, 1975),又用一些治疗精神的药物使自己几近失常(《旋律2》,Rhythm 2,1974)。1974年创作的《旋律4》(Rhythm 4)是一件鲜为人知的作品,她将自己的脸对着一个工业吹风机,吹出的风侵入她的肺部,在她失去知觉之后还能依靠风力让身体维持一小会儿。与她的同代人(例如Vito Acconci、Chris Burden和Stelarc)相比,阿布拉莫维奇的早期作品似乎以一种更为激进的方式挑战了自我控制的观念。她的行为需要非同常人的意志力,但她的很多这样的作品也令她变得麻木迟钝。从女性主体性出发,阿布拉莫维奇也参与到了女性艺术当中,但这些作品也强调了与战后南斯拉夫的政治环境之间的关系。

第一个展厅展出的作品起到了铺垫的作用,显现了博物馆展览行为艺术的多种方式。当然,这个展览不光包括照片、录像,还包括经过装框的图文组合作品和一些小型的液晶屏幕,每个屏幕都播放着某个作品的片段。在她最著名的作品《旋律0》(Rhythm 0, 1974)中,他让观众用72件东西任意在她身上进行安置,其中包括鞭子和抢。最后,在两个展厅之间的过道上,她安排了一对裸体男女面对面地站着,这也许是最深奥也是最有趣的战后艺术了。这件作品名为《无量之物》(Imponderbiia,1977),是她与乌雷(Ulay)合作完成的,观众需要决定面朝哪一面进入,然后挤进去。两件作品共同构成了一个性别认同和物品选择的积分。(也可以看作是对异性恋规范进行的快速测试,只不过,你需要决定让自己的后背接触到哪一方的阴毛。阿布拉莫维奇得意之处在于,在这件作品的重新复制版本中,观众需要在两个男性和两个女性之间做出选择)。



阿布拉莫维奇,《巴尔干巴洛克》,1997行为表演,三通道影像装置



阿布拉莫维奇,《释放声音》,1975,行为表演


更确切地说,这个由人组成的入口也是她与乌雷(Uwe Laysiepen)12年合作的开始(她于1976年离开南斯拉夫)。两人密切的个人关系(两人都是一表人才)构成了他们从1976年到1988年作品的创作背景。他们这个时期的很多作品都成了行为艺术的经典,比如《潜能》(Rest Energy,1980):他们两个一个拉弓,一个持箭面对面地站着,箭头正对着阿布拉莫维奇的心脏。



阿布拉莫维奇,《有骷髅的裸体》,2002/2005,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在多媒体装置作品《巴尔干巴洛克》(BalkanBaroque,1997)中,人际之间的张力被个人化的叙事所代替。这件作品曾参加了当年的威尼斯双年展,重点是一推她刮净的牛骨,反映了对于巴尔干半岛战争的哀悼,这种哀悼既是个人的也是国家的伤痛。从1990年代开始,阿布拉莫维奇的很多作品都反映了她的巴尔干背景:一方面是古老的民间文化,另一方面是她父辈的共产主义倾向。有一件最普通的摄影作品:她戴着她妈妈的军帽,帽子上有一个五角星,这也是20年前她刻在自己腹部的图案。

毫无疑问,行为作品《托马斯之唇》(Lips ofThomas,1975)并非是展览中的五个被重新上演的行为之一。在这个场馆里有很多经过精心挑选、受过严格训练的表演者,由他们来复制阿布拉莫维奇那些更富有戏剧性的行为作品,而且这些作品往往是在“原作”的摄影资料或电影记录旁边进行:他们将自己的头发结起,就像当年的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一样;尽量接近而不接触,或者像受难一样被“挂”在展馆的墙上。也就是说,她的很多作品都被“重新表演”了。但我认为,这一点并不重要,如果你坚信原作的神圣性,那么重新表演并不会威胁到这种神圣性,如果你认为行为表演总是在不断地转接,那么重新表演的身体就是一种再现的形式。与其问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重新演绎正确与否,不如说这是艺术史的需求——也无论这样做是否有助于行为表演潜力的发挥。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将阿布拉莫维奇具有先锋性的行为艺术称为一种艺术形式。但是她对于行为艺术的兴趣表明,如果不是这样,她依然是一个重要的艺术家。她并没有试图去定义行为艺术,或者对其进行雕琢,也未试图从体制方面去捍卫它、从思想观念方面鼓吹它,相反,按照这种替换的观念来看,行为就是一种操作,它否认那种所谓的“艺术形式”的已成之见。这并不意味着行为表演在本质上没有任何边界可言,而是说它的功能是不同寻常的、相对的和离心的。这次展览并没有将行为艺术的本质定位为鲜活生动,这种行为的意义更在于多种多样的、瞬息万变的临时性。诚然,对于行为艺术而言,物质性(physicality)和象征性非常重要,但是行为却越来越少地涉及到物质媒介,这也导致了人们对于21世纪的行为的认识,即艺术重组其自身的方式。



阿布拉莫维奇、乌雷,《潜能》,1980行为表演


从《释放声音》到《有骷髅的裸体》(Nude with Skeleton,2002/2005:她斜躺着,将一幅骨骼放在身上,让其随着呼吸轻轻浮动)。阿布拉莫维奇往往采用“为电影而作的行为表演”和“为录像而作的行为表演”相结合的方式。这样就挑战了录像即图像,行为即现场的观念。这也提供了一种有别于本质主义模式的“行为艺术”,因为在过去的十年中,她始终在探讨重新表演这个概念。很明显,在这次回顾展上的重新表演都被“镶嵌”或“装”了起来:站在过道里、台子上,或骑在自行车座上被“钉”在墙上的裸体,还有穿衣的行为表演都在一个封闭的场地中进行。另外,位于博物馆中央的这个带有聚光灯的“盒子”也是特意为这次行为设计的。



Brittany Bailey重演阿布拉莫维奇的《亮度》,1997,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10


这次展览的最后一个展厅里播放着一件录像作品《七件作品》(Seven Easy Pieces,2005),这是她在古根海姆美术馆重新演绎的70年代行为艺术史上的七件著名作品,包括Acconci、Gina Pane等人。这件作品对于21世纪头几年的行为艺术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但不足之处是,她没有强调重做这个概念,因为《七件作品》显然是重做的典型形式。而阿布拉莫维奇认为重新制作需要对现存的档案记录进行大量研究,以及足够的阐释,或者能够让这件作品焕发新意,还要支付原作者版权费,并经过艺术家或授权人的同意。阿布拉莫维奇将行为艺术重塑成了一种痕迹,但是却忽略了痕迹最重要的地方——重复。

如果作品不但没有切中要害,反而产生了事与愿违的意义,那么这位艺术家的尴尬就可想而知了——别人用你的作品告诉你这件作品的意义。但从今年的展览来看,阿布拉莫维奇关于重演是作者的特权的想法是荒唐的。在20世纪,强调艺术家的利益是为了保护艺术家不被交易人和体制剥削,但是为行为艺术的重演制定某种标准来保护艺术家的利益到底是怕他们被什么侵犯呢?是信息、图像和观念的自由循环吗?是数字媒体的取样技术吗?是文化的商业控制出现的唯一缺口——共同文化和资源的开放共享吗?说白了,不仅是博物馆,而且艺术家们也是唱片公司和好莱坞工作室的合作者。

其实,我并不反对艺术家通过行为表演和卖作品作为生存之道(你要是能让一家博物馆购买你的行为艺术,那说明你有本事!)但是,阿布拉莫维奇提出的这些限制忽视了行为表演最有意义的地方,即传播。她反而强调了“行为艺术”乏味的一面——艺术家的个人炫耀。

如果艺术家不在场,那么“艺术家在场”这个标题就取好了。在这次展览过程中,行为表演者和观众的关系被不断利用和复制,而绝不仅仅是所谓的“共同在场”。这次展览真够狠的:在同名作品《艺术家在场》中,她将在展馆的中央足足待够整个700小时。



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在场》,2010行为表演,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这件作品既优雅又煽情。阿布拉莫维奇坐在桌子旁边,和坐在对面的观众进行眼神交流,但在表演过程中,这个展厅变成了一个半宗教性质的场所。来自四面的聚光灯打在她的桌子上。一名保安在维持秩序,保证一次只能有一个人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神圣的位置上。我完全相信,凝视阿布拉莫维奇的眼睛是一个活动的体验。但是这个行为的文化意味要么是神圣的(教皇),要么是滑稽的(购物中心的圣诞老人)。

她的行为作品总是在发射艺术之星,让她变成圣人或明星。但是我们的解读不应该照本宣科,阿布拉莫维奇用眼神进行交流(仅仅是坐在观者的对面)的那种可爱的、平等主义的观念到底有什么问题?在表演过程中,一些实际的问题和安全问题都被考虑在内。但是博物馆墙上的题签、新闻稿和网站都在强调一个看似技术性的细节:博物馆营业的时候她就会就位,直到最后一位参观者离开。为什么?她为什么一定要让观众看到她走进展厅坐在桌前这个过程呢?她可以完全像普通人一样行动,不过这也是整个展览极力否定之处。

阿布拉莫维奇是一个聪明的艺术家,一个能够给人带来震撼的行为表演者,也是一个艺术史的传奇。但她也必定是一个殉道者和超级明星吗?依照我的推测,她内心希望通过全神贯注的静坐和观众分享她那种特殊的精神和身体状态,但是在外人看来则是另一番情形了:行为艺术正在以明星崇拜的方式进入现代艺术博物馆。
问题是:你愿意相信吗?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