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查普曼兄弟 Chapman Brother查普曼兄弟 Chapman Brother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55   浏览数:12225   最后更新:2007/02/02 02:49:17 by guest
[楼主] 嘿乐乐 2007-02-02 02:49:17
查普曼兄弟 Chapman Brother



Dinos Chapman was born in London in 1962 and Jake Chapman was born in Cheltenham in 1966. They both graduated from the Royal College of Art, London, in 1990 and began working together shortly afterwards. The Chapmans weave a vast range of associations into their work, using material from all areas of the cultural landscape including philosophical theory, art history and consumer culture. They engage with inflammatory subjects and use subversive strategies to produce works that defiantly refute straightforward interpretation. 

The Chapmans first rose to prominence in the early 1990s with their three-dimensional recreations of Goya’s series of etchings, The Disasters of War. These depict atrocious acts of violence, carefully and playfully reconstructed with miniature and life-size figures. Subsequent works have continued to use the body as a way to explore an aesthetic of horror. Tragic Anatomies 1996 consists of a group of sexually-mutated child mannequins with genitalia sprouting from unlikely places, naked except for a pair of Nike trainers. With such works, the Chapmans challenge the very boundaries of taste, forcing the viewer into an uncomfortable position that fluctuates between child-like fascination and sheer revulsion.

The subversive wit and black humour that pervades the Chapmans’ works is undercut by the craftsmanship and painstaking labour evident in their execution; they are expert draftsman, engravers, model-makers and wood carvers. Hell 1999-2000 is arguably their most ambitious and excessive work. It is an enormous tableau in the shape of a swastika with over five thousand tiny Nazi figures acting out the roles of victim and executioner in an apocalyptic scene of death and destruction. In 1999 the Chapmans returned to Goya and published Disasters of War, a book of eighty-three hand-painted etchings based on the famous series. Recently, in Insult to Injury 2003, the artists have doctored a set of Goya’s etchings (printed in 1937) with hand-painted cartoon heads, breaking the ultimate artistic taboo through the desecration of a celebrated work.

Their recent exhibition, Works from the Chapman Family Collection 2002, paid ironic homage to the fast food giant McDonald’s through a fictional collection of rare ethnographic objects. The objects were carved from aged wood and presented in a parody of traditional museum displays. They appeared genuinely authentic until a closer inspection revealed the corporate symbolism of the hamburger chain. Issues of colonialism, capitalism, racism and globalisation are inherent in the work yet no critique or political statement is offered by the artists. Rather, the Chapmans’ aim is to unearth the contradictions and hypocrisies present in contemporary culture, posing questions but providing no answers.


迪努.查普曼出生于1962年,伦敦,杰克.查普曼于1966年出生在英国南部的切尔滕纳姆。他们俩在1990年毕业于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并在过后不久开始合作。查普曼兄弟俩在他们的作品里运用了很多联想,他们在作品里利用了很多文化范围里可以找到的材料,包括哲学理论,艺术史和消费文化。他们利用煽动性的主题和颠覆性的策略来制作挑战直白阐释的作品。 

查普曼兄弟的第一个成名作是1990年初,三维的戈雅系列版画--《战争的悲剧》。这个描绘暴力凶残的作品被精心和玩笑式的重构成人形大小及微型的雕塑。后来的作品里也继续运用了身体来展示恐怖的审美方式。《解剖的悲剧》,1996,是一个由一群性别变异的小孩模型所组成的作品,它们的生殖器从身体个别的地方长出,光着身体,除了脚上的耐克球鞋。查普曼兄弟利用这些作品来挑战观众品味的边界,强迫观众进入一个不安的波动于类似儿童魔力和反感的位置。

这些颠覆性的智慧和黑色幽默遍布在查尔曼兄弟的作品里,其中最关键突出的是作品里的技术和艰苦的劳动力;他们是老练的起草人,雕刻家,模型家和木匠。《地狱》,1999年,无可否认的是他们最有野心并超大的作品。这是一个巨大的充满戏剧性的场面,一群由5000个纳粹小塑像形成的纳粹党十字号,它们扮演着在暴力场面下受害者和刽子手的角色。1999年查普曼兄弟又回到了戈雅的主题上,出版了战争的悲剧,一本基于这个有名的系列组成的83张手绘版画的书。2003年的作品 , 他们将戈雅一系列的版画(1937年版)修改成手绘的卡通人头,这个亵渎著名作品的举动同时也突破了艺术最根本的禁忌。

最近展览里的作品-《查普曼家庭收藏系列2002》,以一种虚构试的珍贵人种类收藏系列物件来表示向快餐业巨头麦当劳讥讽性的敬意。这些物件由老木头雕成,并很滑稽的以博物馆传统的成列方式摆放。它们很老实自然的摆设在那里,一直到进一步的观察后才会发现这是对汉堡连锁店的全体象征。殖民主义,资本主义,种族歧视和全球化是他们作品的本质,但是他们从未公开批评或给出任何政治立场,他们的最终目的在于挖据当代文化里的矛盾和伪善,提出问题但不给答案。
[沙发:1楼] guest 2008-02-05 09:27:31
草他妈的,这俩比是魔鬼啊
[板凳:2楼] guest 2008-02-05 09:28:57
[quote]引用第37楼guest于2008-02-03 22:48发表的  :
非常非常好啊[/quote]
撒比,你他妈的还叫好!也是一路货色
[地板:3楼] 嘿乐乐 2007-02-02 03:36:44
Great Deeds Against The Dead

(1994)




Goya, “Great Deeds! Against the Dead”, 1810-20
[4楼] 嘿乐乐 2007-02-02 03:39:45
Unholy Libel (Six Feet Under)

1997


[5楼] 嘿乐乐 2007-02-02 04:17:33
The Rape of Creativity

2003


[6楼] 嘿乐乐 2007-02-02 04:26:35
What the Hell I-IX

2000





[7楼] 嘿乐乐 2007-02-02 04:29:11
Year Zero

1996

[8楼] 嘿乐乐 2007-02-02 04:31:50
Zygotic acceleration, biogenetic,


de-sublimated libidinal model



1995


[9楼] 嘿乐乐 2007-02-02 04:32:48
DNA Zygotic

[10楼] 嘿乐乐 2007-02-02 04:55:51
The Chapman Family Collection

2002












[11楼] 嘿乐乐 2007-02-02 05:06:47
**** Face
1994
Mixed media
Dimensions unknown



 
 
 
 
Ubermensch《超级人物》


1995


[12楼] 嘿乐乐 2007-02-02 05:10:35
Token Pole


1997

[13楼] 嘿乐乐 2007-02-02 06:10:32
Sex II

2003



[14楼] 嘿乐乐 2007-02-02 06:18:01
Insult to Injury

2003




Francisco de Goya 'Disasters of War'
Portfolio of 80 etchings reworked and improved




[15楼] 嘿乐乐 2007-02-02 06:20:03
War

2004





[16楼] 11yio 2007-02-02 09:11:24

2003 SEX 1




[17楼] 11yio 2007-02-02 09:52:46
Rape of Creativity

[18楼] 11yio 2007-02-02 10:20:18
Sixty Five Million Years B C., 2004-2005



Mixed Media: Dimensions variable
Photo: Stephen White
?Jake und Dinos Chapman
Photo courtesy of Kunsthaus Bregenz





[19楼] guest 2007-02-02 14:45:15
我不太喜欢
[20楼] renhan7 2007-02-02 16:22:54
做的不错,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21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17:14
Doggystyle

[22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20:10
Hell 地狱

[23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25:27
Tinkerbellend

[24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26:33
All our ideas for the next 20 years

[25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27:57
Exquisite Corpse

[26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28:45
The Birth of Ideas

[27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30:23
Death II

2003



[28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35:03
Gingerminge

2001
Oil on canvas 油画

[29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36:09
Pussy in the Middle

2001
Oil on canvas 油画

[30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37:53
Injury to Insult to Injury

2004

[31楼] 嘿乐乐 2007-02-05 03:50:39
GREAT DISASTERS OF WARS

[32楼] 嘿乐乐 2007-02-05 04:06:39
Sex I


2003


[33楼] 嘿乐乐 2007-02-05 04:17:04
[34楼] 11yio 2007-02-05 04:21:52

Chess Set, 2003 by Jake and Dinos Chapman (Jake born 1966; Dinos born 1962)

Material: Bronze, glass, paint, miniature wigs; knight: 22 cm, pawn: 11 cm; Board and box: stained wood and inlaid skull and crossbones veneer; 90 x 90 x 27 cm

[35楼] 11yio 2007-02-05 04:24:46

Jake och Dinos Chapman: Bad Trip at the Folies Bergere, 1997. Foto: Dunkers
[36楼] 嘿乐乐 2007-02-05 04:27:01
Forehead

1997

[37楼] 嘿乐乐 2007-02-05 04:56:32
[38楼] 红色饺子 2007-06-15 02:59:10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查普曼,分别于1966年和1962年出生在于切尔藤纳姆和伦敦。1990年,俩人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获美学硕士学位,此后开始共同创作。如今在伦敦生活和创作。

1993年,通过展览“战争的灾难”[The Disasters of War],查普曼兄弟进入公众视线。十七世纪的西班牙艺术家戈雅,创作的法西拿破仑战争的著名系列版画,使查普曼兄弟深受启发,他们运用塑料膜型再现了这一历史画面。 2003年,伦敦泰特美术馆举行的他们的特纳奖提名展里,作品“变本加厉”[Insult to Injury] 延续了这位西班牙艺术家对他们的影响。

查普曼兄弟着迷于一种粗犷的风格,通过他们的作品对恐怖和卑贱的道德边缘进行了探索。1996年,他们的展览“查普曼世界”[Chapmanworld] 在当代艺术学院引起了很大争议,原因是他们当时展出了名为“悲惨的人体” 的作品,这一作品采用了不寻常的手法对儿童模型进行了变形。

不过,在对待沉重的主题上,这对兄弟常使用的是一种特别的并且违反常理的幽默手法。2002年,在伦敦白色立方画廊举办的“查普曼家族收藏作品展”上[Works from the Chapman Collection],他们展出了一些雕塑作品。这些雕塑一眼望去是非洲和大洋洲的古代宗教雕塑,但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都是“赝品”。确实,雕塑身上,时空错乱的使用了全球性大公司的标识,如麦当劳。展出是严肃的,像文物一般,但艺术家的作品却是对现代资本主义荒谬形象的嘲讽。除了这些雕塑外,还有一系列用相同名字命名的巨大而细腻的素描作品。“查普曼家族收藏-素描III”[Drawing III from the Chapman Family Collection, 2002], 展示了一个在十字架上摆放着的“巨无霸”汉堡头像,批判着新自由主义和基督民主政治的种种所谓道德。

查普曼兄弟永无止境的讽刺和幽默伴随着他们的个展历程---展览包括:“迪诺斯•查普曼和杰克•查普曼,GCSE 艺术考试”[GCSE Art Exam],艺术银座空间,东京, 2000年;“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查普曼, 新作”[New Work],现代艺术馆, 伦敦, 2001年;“被强暴的创造力”[The Rape of Creativity],牛津现代艺术馆, 2003年;“向恐龙解释基督徒”[Explaining Christians to Dinosaurs],波坚思美术馆, 2005年;以及2005年在白色立方画廊举办的“象狗一样回味自己的呕吐物”[Like a dog returns to its vomit]。利物浦泰特美术馆已经筹划了2006-2007查普曼兄弟大型作品回顾展。

查普曼兄弟的作品曾在许多重要的群体展上展出,比如“感觉:萨奇收藏的英国青年艺术家作品”[Sensation Young British Artists from the Saatchi Collection],伦敦,柏林和纽约,1997-99年;还有“精彩!: 来自伦敦的新艺术”[Brilliant!: New Art from London],明尼亚波利沃克艺术中心以及休斯顿当代艺术馆,1995-96年。就是在这一展览中,公众开始来看他们的雕塑 ---“超级人物”[Ubermensch,1995]。这个雕塑做的是史帝芬•霍金---英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坐在轮椅上,在悬崖顶摇摇欲坠的样子,颇象埃德文•兰德希尔的“峡谷中的君主”[Monarch of the Glenn,1851]。这里,霍金的形象被丑化了,尽管他有着‘超人类’的智慧和地位,作品中他濒临危险的处境突出了他那孱弱的身体。尽管这位科学家提出了很多著名模式,如“无边界条件”理论,即宇宙是有限的但是在假想的时间里没有边界这样的理论,可是这件作品,提醒我们的是他同样也要面对死亡。

近期,他们的作品因为某些悲剧性事件的发生而再度引起公众注意。作品“地狱”[Hell]在2004年受到了毁坏,可以说,这是他们迄今为止最重要的雕塑作品,曾于2000年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伦敦“天启” 展[Apocalypse]上展出。不过,他们并没有灰心,而是继续关注重大事件并在吸取别人的独特之处的基础上,继续创造着大量的新作品。

参考阅读:

“Jake & Dinos Chapman. Works from the Chapman Family Collection”。Suhail Malik撰文,Jay Jopling/白色立方画廊,2002年。

“Jake & Dinos Chapman”。Eckhard Schneider, Jack Chapman, James Hall和Rudolf Sagmeister编写,奥地利波坚思美术馆,2005年。

“Jake and Dinos Chapman”。泰特出版社,利物浦,2006年。
[39楼] guest 2008-02-03 14:48:17
非常非常好啊
[40楼] guest 2008-02-20 02:59:44
[s:327]
[41楼] 东东东@ 2008-02-20 04:15:26
ding
[42楼] 东东东@ 2008-02-20 04:16:13
ding
[43楼] guest 2008-03-14 13:43:44
[s:327]  [s:322] 变态。。。
[44楼] laodeng 2008-03-23 11:43:34
[s:304]
[45楼] guest 2008-11-05 15:44:17
查普曼兄弟在儿童人体模特的系列中继续着他们解剖学与色情感的奇异风格主题,有时候两者同时出现,比如生殖器长在脸部的躯体.他们的雕塑作品 地狱(2000)包括大量的缩小的纳粹党角色,这些角色被安排在9个玻璃的容器里摆做纳粹党十字记号的形状.2003年,系列作品侮辱至伤 Insult to Injury ,由歌雅的蚀刻作品延伸过来,在原作中加入滑稽的面孔.因为这个作品 Aaron Barschak ( 他后来因为在威连王子21岁生日聚会gate-crashing上把自己打扮做本拉登而出名)在2003年5月的一次座谈中,朝Jake Chapman泼了一罐红油漆,以示抗议. 在查普曼兄弟的整个作品还可以看出来自William Blake, Auguste Rodin and Nicolas Poussin的影响. Jake Chapman出版了一些短文别册和艺术评论,包括2003年由 Creation Books 出版的书 Meatphysics.查普曼兄弟参加了当代艺术家设计限量版商标系列的活动,为Becks啤酒设计过商标.利用Tim Burton电影的名字,2004年,他们策划了"圣诞前的噩梦",作为在Camber Sands举办的临时音乐节"所有明天的聚会"的一部分.

查普曼兄弟是2003年特纳奖侯选人. 和"侮辱至伤"一起,他们为特纳展出的还包括两件新作, "性"与"死亡". "性"直接联系到他们的前一个作品,"与死亡对抗的伟大事实"(Great Deeds against the Dead).最初的作品显示三个被直接的尸体被挂在树上, "性"显示了类似的情节,但是是更深意义上的破坏.另外,小丑的鼻子被放在尸体的骷髅上: 蛇,鼠还有昆虫(那些常在恶作剧商店里卖的东西)铺盖在尸体上. "死亡"是两个性玩具,相互重叠在一起,头对脚成69的性爱姿势: 除了表面上看来是塑料材料,其实它是铜塑然后被装饰成象塑料制品的效果.2004年5月24号, 一场仓库大火烧毁了了很多萨奇的收藏,其中就包括"地狱".查普曼兄弟事后马上宣布,他们会重做这件作品.

2007年,他们被记者Johann Hari 撰文批评,因为对反启蒙哲学的采用,以及Jake Chapman说那个在谋杀了Liverpool儿童Jamie Bulger 的男孩履行了"良好的社会服务".Jake Chapman 回映Johann Hari时称他为肥头的四眼丑人和法西斯份子, 声明Bulgerand claimed the Bulger quote and others had been "stripped from the serious debate in which they belong"[2].

2007年12月兄弟两宣布他们将参加2008"老大哥"真人秀策划的:老大哥,名人大劫持 节目.因为不可透漏的原因他们不得不出来参加这个节目.
They had to pull out for undisclosed reasons.

2008年5月末,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 Gallery 将展出西特勒的Adolf Hitler20幅经鉴别的水彩和油画作品,这些作品被查普曼兄弟以嘻皮的论调贬损了一番.Jake Chapman形容大多数调查人员的工作是一场被他们修修补补的糟糕风景.

个人生活
Jake Chapman 2004年在伦敦Spitalfields基督教堂与模特Rosemary Ferguson 结婚.婚礼的宾客包括Kate Moss, Sadie Frost, 音乐家Noel Gallagher的前妻 Meg Matthews and 社交摄影师society photographer Sam Taylor-Wood. Rosemary Ferguson在结婚第二年为Jake生了他们第一个孩子.Dinos Chapman 和Tiphaine de Lussey结婚,她拥有一个童装品牌,Miss Fleur.他们有两个孩子.




[46楼] guest 2008-11-05 16:29:39
纸上作品:


Etchasketchathon I (No.25)
2005
Etching with watercolour
26 1/4 x 22 1/8 in. (66.7 x 56.2 cm) (incl. frame)
Photo: Gareth Winters


My Giant Colouring Book II (no.5)
2004
Etching with watercolour
Paper size: 18 5/8 x 14 11/16 in. (47.3 x 37.3 cm)


Etchasketchathon I (No.25)
2005
Etching with watercolour
26 1/4 x 22 1/8 in. (66.7 x 56.2 cm) (incl. frame)
Photo: Gareth Winters

Etchasketchathon I (No.29)
2005
Etching with watercolour
22 15/16 x 27 1/16 in. (58.3 x 68.7 cm) (incl. frame)
Photo: Gareth Winters

Young girl with the spinal column I
2000
Etching with watercolour
Paper size: 18 1/2 x 15 in. (47 x 38.1 cm)

Like a dog returns to its vomit (No.1)
2005
Reworked and improved etching from Francisco de Goya's 'Los Caprichos'
17 5/8 x 14 5/8 in. (44.8 x 37.2 cm) (incl. frame)
Photo: Gareth Winters

Like a dog returns to its vomit (No.24)
2005
Reworked and improved etching from Francisco de Goya's 'Los Caprichos'
17 5/8 x 14 5/8 in. (44.8 x 37.2 cm) (incl. frame)
Photo: Gareth Winters

 
MAUSOLEUM
2005
Hand coloured etching
58 1/2 x 50 5/8 in. (148.6 x 128.6 cm) (inc. frame)
Photo: Stephen White
混合材料:

Disasters of War #10
1999
Etching with watercolour
Paper size: 9 5/8 x 13 9/16 in. (24.5 x 34.5 cm)


Disasters of War #35
1999
Etching with watercolour
Paper size: 9 5/8 x 13 9/16 in. (24.5 x 34.5 cm)

Cannibal Ferox
2000
Polyester resin, enamel paint and plinth
Sculpture: 7 1/2 x 10 x 5 in. (19 x 25.4 x 12.7 cm)
Photo: Steve White

Little Death Machine (Castrated, Ossified)
2006
Painted bronze
Sculpture: 13 3/8 x 24 13/16 x 17 5/16 in. (34 x 63 x 44 cm)
Plinth: 39 3/8 x 32 x 25 in. (100 x 81.3 x 63.5 cm





[47楼] guest 2009-01-29 23:24:40


这张我喜欢,没那么血腥,恐怖哈
[48楼] guest 2009-11-20 17:31:24
非常喜欢得顶起来!
[49楼] guest 2009-11-20 22:14:29
很真实的艺术,一直支持
[50楼] guest 2009-11-20 23:25:41
很好,有传承,有思考,虽然看得到很多人的影子!
但不重要
[51楼] guest 2010-12-05 21:45:18
到处捣乱的艺术家:查普曼兄弟



查普曼兄弟恶搞了“英国绘画之父”威廉·荷加斯的作品《一个浪子的演变》





让查普曼兄弟一举成名的作品《战争的灾难》,恶搞了戈雅的名作。





查普曼兄弟乔装成莫须有的俄罗斯艺术家沙马诺夫兄弟。



《查普曼家庭收藏系列》



讽刺霍金的《超级人物》



把希特勒的原作加上太阳、彩虹和云彩,却使该作品立刻升值。



爱恶搞的查普曼兄弟在家其实是好丈夫,好父亲。

  英国的查普曼兄弟最近又惹乱子了。伦敦的Orel画廊最近举办了一个名为“好消息!”的展览,展示来自俄罗斯的艺术作品,展览中,一对来自俄罗斯的艺术家受到了人们的关注。他们在展览目录中这样写道:“来自沙马诺夫兄弟的作品是展览的重点,这一对俄罗斯的地下艺术家是变色龙艺术运动的创始人——这是一个创建于莫斯科的艺术流派。”但人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沙马诺夫兄弟,更不知道变色龙艺术运动是什么?

  最后,大家终于发现,所谓的沙马诺夫兄弟不是别人,就是查普曼兄弟。更令人们气愤的是,查普曼兄弟甚至还化妆接受了采访,说自己出生于1961年4月12日(这一天是苏联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第一次遨游太空的日子。)

  当然,查普曼兄弟这样到处闹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英国当今最出名的一对兄弟艺术家,查普曼兄弟已经干了好多件惹怒公众、调笑历史的事情,这些乱子,就是他们的艺术作品。

  对于查普曼兄弟,广州艺术爱好者对他们并不陌生,在前两年举行的英国当代艺术展《余震》中,查普曼兄弟展出了他们的雕塑作品《超级人物》,人人皆知的英国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歪着头,坐在轮椅上,被放置在一个突兀的岩石上,摇摇欲坠。显然,查普曼兄弟故意丑化着霍金的形象,来暗示他的崇高和智慧在残缺的身体前是多么脆弱,同时也反思着公众人物和公众之间的关系。

  展览《余震》带来的是英国YBA运动(年轻艺术家)中十二位重要的艺术家,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初亮相,几乎在世界范围内同时成为前卫艺术和时尚的代名词。通过年轻艺术家的崛起,当代艺术也不再是只存在于艺术家工作室、画廊和博物馆中的高雅文化,而是成为大众传媒和公众广泛谈论的话题。查普曼兄弟就是这场YBA运动所制造出一对极富争议的艺术家。

  查普曼兄弟是哥哥迪诺斯·查普曼和弟弟杰克·查普曼的简称,1990年,他们同时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获美学硕士学位,开始共同创作,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开始无休无止的恶搞。

  1993年,他们带了作品《战争的灾难》,将西班牙画家戈雅的系列铜版画进行改造,重新添置了他们的塑料人,这一改造受到了不少非议。有意思的是,这个作品展出时,号称戏剧恐怖主义者的阿佐·巴沙克冲将进来,把颜料泼到美术馆墙面和作品上,查普曼兄弟也未能幸免。结果巴沙克被判有罪,但他本人对此却不以为然,宣称他的行为与查普曼兄弟的“转化”创作一样。

  查普曼兄弟的艺术作品多为篡改名人作品,对他们进行一番恶搞,而他们的目的也很明显,通过艺术的手法对现实进行嘲讽和揭露。

  2003年他们曾获得特纳奖提名,提名作品是《查普曼家庭收藏系列》,一套34件雕刻和绘制作品,这些雕塑一眼望去是非洲和大洋洲的古代宗教雕塑,但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都是“赝品”,所有作品全带有麦当劳的“M”标志,其中,穿着土著服装的人物有小丑式的脸,手里还拿着汉堡包。作品灵感来自非洲的面具和神灵物品,用动物头骨制作。当时正处于麦当劳席卷全球的黄金时期,查普曼兄弟说:“我们希望把麦当劳变成一种宗教信仰。”这些作品让英国著名收藏家萨奇大呼“这才是伟大的艺术” ,并毫不犹豫地用100万英镑购入。

  目前,查普曼兄弟已经成为英国艺术超级巨星之一,他们的每一次艺术创作几乎都能成为社会新闻,比如去年,他们恶搞了希特勒,将希特勒的水彩画上添加了彩虹、笑脸、星星,题目为《假如希特勒是个嬉皮,我们是否会更快乐》,他们觉得这样可以把“烂画”变得漂亮一点,当然,这些画由此立刻升值了,13幅水彩画兄弟俩以11.5万英镑拍得,经他们“改动”后,作品标价已高达68.5万英镑。

  今年年初,他们又恶搞了“英国绘画之父”威廉·荷加斯的作品《一个浪子的演变》,原作讲述了一个富家子沉溺酒色,最后死在监狱的经历。查普曼兄弟用钢笔和水彩把主人公和他的朋友们统统套上了动物或者怪兽的头。他们觉得用漫画方式修改了原作,与现代生活更有相关性。这些画现在被命名为《Dinos 和Jake的演变》。

  从某种程度来说,查普曼兄弟每次恶搞都有一定的深层目的,去针对现实问题。有趣的是,随着年龄渐长,查普曼兄弟也日趋“温和”起来,恶搞的形式从年轻时热爱的恐怖、残酷主题,慢慢转化为更富有趣味性的方式。在艺术的传统里,艺术家通过伪造事物来进行调侃的事情时有发生,查普曼兄弟虽然常常让人不快,但更多的人还是为他们的“黑色幽默”所着迷。
[52楼] guest 2010-12-05 21:48:37
英国泰特巨款买下查普曼兄弟作品



当年,著名收藏家萨奇看到查普曼兄弟用非洲图腾和动物头骨制作并带有麦当劳标识的雕塑作品时,不禁脱口而出说出“这才是伟大的艺术”,并毫不犹豫地用100万英镑购入。

六年后的今天,泰特艺术馆终于将这些作品收归旗下。交易是通过白立方画廊达成的,白立方画廊代理查普曼兄弟的作品。不过并不清楚白立方画廊是先从萨奇那里买回了作品,之后卖给了泰特,还是只做了双方的中间人。据说这次收购虽然艺术基金会提供了大力资助,仍是泰特近年来花费最高的收购交易之一,目前交易的金额没有公开,不过我们可以从泰特下一次的双年报告中得知具体的数字。

查普曼兄弟的这套作品包括34件雕刻和绘制的作品,主要灵感来自非洲的面具和神灵物品,所有作品的共同特点是全都带有麦当劳的M形标志,而其中土著风格的作品则有小丑式的脸,手里拿着汉堡包。作品创作于麦当劳席卷全球的黄金时期,查普曼兄弟当时在解释作品时说:“我们希望把麦当劳变成一种宗教信仰。”


查普曼兄弟凭借这些作品获得了2003年特纳奖的提名,2006年底这些作品曾被出借到利物浦泰特举办回顾展,有可能交易就是在这之后开始磋商的。萨奇自己的画廊今年春天即将开张,所以他卖出了许多自己在1990年左右收藏的作品,并增加了不少新兴的国际艺术家的作品。

泰特对作品的评价为“对快餐巨人辛辣地致敬”的作品。它们隐含了殖民主义,全球化,城市化,种族性等不同的问题,但既没有批评也没有政治倾向,查普曼兄弟只是揭示了当代文化中的矛盾和思索而已。

泰特现在拥有查普曼兄弟的二件雕塑作品,Little Death Machine和Disasters of War,相信这组作品将为泰特的馆藏增添闪亮的一笔。
[53楼] guest 2010-12-05 21:50:06
从没喜欢过他们
[54楼] guest 2010-12-05 21:53:22
一篇查普曼兄弟的采访

迪诺斯查普曼说:“我们帮助的衰退”


前不久,颁奖仪式康定斯基2008瓦伦丁人Dyakonov与迪诺斯休克Chapmenom谈话,性,艺术和经济危机。


瓦伦丁人Dyakonov
不像他的弟弟杰克高级增长查普曼,哀伤的眼睛和秃头。然而,杰克不会停止时,他说什么 - 他慷慨地亵渎,它的赞扬和倒在1990年法国哲学家条款(见他在Artchronika »,№12,2007年采访)从时尚词汇。和迪诺斯强调礼貌和非常简洁。一个认为,与新闻界的沟通的喜悦,在他离开他的兄弟。也许它的智慧:Chapmenam不需要证明什么。最近,乔纳森琼斯的左英国报纸卫报著名评论家,安装Chapmenov比作“地狱”,一个彼得二科西莫艺术家的杰作,并呼吁他们,不愧为连续立场与文艺复兴时期的主人。




迪诺斯查普曼


问:你有没有去过莫斯科一次。你认为怎么样?

答:是的,我们来到了在画廊展览“胜利”。我记得这是一个很大的伏特加。我立即病倒了,因此没有与媒体接触。

问:兄弟Chapmenov声誉艺术家,观众震惊。不过,我只是觉得你可能在道德的核心。让您的雕塑“死亡二»:在位置”69“两个橡胶娃娃性商店。这只是一个清教徒式的拒绝性 - 你对人生和乐趣是徒劳无功的。

答:这很简单。所有的艺术家都基于图像的艺术存在了很长的时间。无法发明全新的东西。因此,我们在建立长期依赖的东西摆在我们面前,只是建立在新的方式与受众的关系。关于休克,然后我总是惊讶这些谈话。




画家 - 会员奖由康定斯基- 2008仪式。从左至右:陈高,迪诺斯查普曼,匡阿布拉莫维奇和高强,在之后的一个兄弟,毛小姐高,胸围在演出打破背景仪式。 2008年

问:你写了一篇关于艺术家 - 正常的人,而不是性巨头的文章。为什么你破坏你的声誉?

答:有些社会学家想出了一个愚蠢的想法:从不同的措施的性活动的各界人士,并找出谁同居比任何人都多。他们的研究结果甚至是没有意义的讨论 - 让我一个人谁不撒谎的问题时,多少人以及何时。即使是匿名的。但是,社会学家,得到了艺术家,以极大的想象人们对他们的繁忙的生活,信息,并决定通过他们精神分裂症的基因,它的创作者以似乎更有可能。布拉德!我们始终强调,我们绝对杰克如常。我们从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无论多么会有人认为并非如此。我们的雕塑展示在大空格,从街道和厚厚的墙隔开。我一直在看新闻,阅读报纸和杂志的。每天,世界是绝对可怕的事情,但是媒体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寻找震慑,他们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在艺术。艺术的世界,我告诉你,这是非常,非常安全的地方。有干燥和温暖。它被锁上从外面的世界。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
对死亡的事迹。
1994。
混合媒介。
277h244h152。
查尔斯萨奇的前集合。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



“所有的艺术家都基于图像的艺术存在了很长的时间。发明的东西根本无法新“, - 说迪诺斯查普曼。连同他的弟弟把一对戈雅工作蚀刻样品



问:所以这是可能的,例如,你的作品,如“改进”希特勒水彩画系列。
答:我们想知道如何与不同的新兴的艺术家和他的个性生产的平衡。从某种意义上说,希特勒 - 它是这样一个反查普曼。在生活中他是绝对可怕的暴君和邪恶的化身。他的水彩画你看得见吗?太阳,城市的场景,仿佛一个勤奋的白痴写的。我们决定进一步提高对比度,使希特勒犯下的嬉皮士。该项目的讽刺标题 - “如果希特勒是个嬉皮,好像我们很高兴” - 只强调产品之间的艺术和它的作者的区别。不要混淆他们 - 这可能是该项目的主要思想。

问:它总是有趣的是艺术家形象的计划,想想抽象。你喜欢你画的优点,同样的康定斯基,奖品,你来吗?

答:我康定斯基极大地影响了我年轻的时候。因为他和其他前卫艺术家,我开始明白,这样的艺术作为一个独立的东西,应用独立。但在抽象原则的动机,我不份额。毕竟,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这项工作本身应该仍然隐藏一些东西,一些特殊的形而上学的世界中,几乎没有什么关系进行了描述。艺术,这是一个建立在力量的信仰鬼神,现在我不关闭。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
#25.Iz系列Etchasketchathon一2005。
版画,水彩。
礼貌杰伊乔普林/
白色立方(伦敦)。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



查普曼不仅希特勒水彩颜料,但维多利亚时代的儿童图书插图甜



问:您认为在当代艺术的奖项?他们 - 一个指标呢?
答:我们与杰克的特纳奖提名在2004年。对保费我没有什么。但每年找到有价值的候选人是不可能的。近几年,随着艺术如希洛是这样。我没有看到,经过年轻英国艺术家的艺术新一代英语。

问:为什么没有新的一代?本特纳奖得主马克莱基自己对你和Deymianu赫斯特。

答:你知道,我们与杰克和Damien是,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特殊的社会政治局势形成。艺术没有什么钱。但在伦敦建设蓬勃发展。许多建筑物已空置了好几个月。你可以调用一个朋友经纪人,并要求他把办公室的任何复杂的展览。建立东西,他们建造的,但没有一个走。该业务是不是很简单的事停止供应超过需求。最初的时候,我们必须尽一切自己。今天,大家都知道杰伊乔普林,白立方画廊的主人,但他也从底部开始。白立方画廊 - 也对这些时代的产物。我们是从顶部一直到底部。地方帮助我们的经济衰退。由于这一点,我们已经成长为这样的,你知道,在新的生活,没有强大的橡树林的地方阴影。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
浪漫的气氛。
从项目
当人们走在地上。
2008年。
彩绘铜牌。
片段博览会
站在展厅
白色立方体在公平菲亚克- 2008。

礼貌杰伊乔普林/
白色立方(伦敦)。
© Jake和迪诺斯查普曼


问:如何看待查尔斯萨奇支持?

答:嗯,这是一把双刃剑。萨奇在我们看到的粗暴和傲慢,其中有他非常接近两发起人层。但他的情绪变化。然后,这个火灾,烧毁我的安装是“地狱”...

问:你在这个巧合看到从上面的迹象?

答:如何。它只是变得更有理由不采取一切看得太重。

问:你有没有尝试传递他们与其他世代的经验?

答:我们与杰克试图教的。我记得它结束了:学生只要求我们继续进行工作,任何图片幻灯片,悬挂和某人出去。但是,这是错误的。现在年轻艺术家到艺术的和可以做什么“事业”清醒的认识。也许,他们的情绪变化,并很快:事情是确保没有“生涯”在今后10年的艺术不会。重商主义责怪他们,我个人不能。正当有不断上升的问题,谁的价格和交易商购买的艺术学校学生工作的最后一年写作,很难不为诱饵。我相信,艺术是在某些经济和政治条件相结合诞生了。它不会出现由于纯天才,从空气中。我认为这场危机可能是一个位置,当时我们当我们开始重复。但在这里我们必须非常小心。这种情况总是独特的预测什么是不可能的。
[55楼] guest 2012-12-11 22:50:15

很执着很坚持自己一直关注的东西  不错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