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崔灿灿策划“十夜 -BMCA艺术文件展”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8   浏览数:1130   最后更新:2017/04/24 21:21:21 by guest
[楼主] 陆小果 2016-12-12 22:36:25

来源:微信公众号“文艺星球”


我在北京的十夜,许多事情正在发声

夜幕降临

事情总会发生

自然而然


崔灿灿准备了一年多之久的项目“十夜 -BMCA艺术文件展”今天下午在北京草场地国际艺术区与大家如期见面了,今天的草场地可以说满“地”都是艺术家。此次展览由尧山当代艺术基金会主办,由崔灿灿担任策展人,展览分为四个展览主题,风雪山神庙、忽逢桃花林、秋林渡射雁、林暗草惊风,展览展出近50位艺术家不同媒介的作品与文献资料。展览为期一周。


“十夜”主题来自《十日谈》。它是文艺复兴时期薄伽丘所著的一本写实主义小说,讲述在瘟疫肆虐的年代,丧钟乱鸣,十人在山中园林躲避。除了唱歌跳舞之外,每人每天要讲一个故事,来度过酷热的暗夜。十人十天,就有了一百个故事。


本次展览“十夜 ”借用了这个故事的叙述形式,讲述了发生在这个城市角落的四个展览,一座公共浴池、一个网吧、几家超市、三顶帐篷、一条围绕北京东北部的古老河流,47位艺术家和10个过往项目分布其中。


策展人崔灿灿表示,展览的四个展览主题,风雪山神庙、忽逢桃花林、秋林渡射雁、林暗草惊风就像中国当代艺术现在正面临的问题,我们是该放浪于江湖,致力改变,还是归隐桃花源,或许‘死’也是一种选择,就像《哈姆雷特》中‘生’还是‘死’?这是一个问题,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艺术不是为了最终取悦中产阶级,也不是为了每年拿到博览会卖两张。”


1


风雪山神庙


“风雪山神庙”借这个的典故,挑选了这几年来10个颇为标志的实践项目,遴取其部分文献,陈设在三顶帐篷之中。


参展项目:《碧山》杂志 ;六环比五环多一环;暖冬计划之城市漫游;石节子美术馆;《夏健强的画》;乡村洗剪吹;许村计划;夜走黑桥;一个梦想;一起飞


地点:草场地红一号院 三顶帐篷内



2012年七月,由艺术家琴嘎和高峰发起,造空间主办,陆续邀请25组艺术家,相约一年内启动或实施自己的一个梦想并制作成一面旗帜。2013年10月艺术家集体汇聚乌兰布统草原实施《旗阵》。





200余位艺术家在黑桥一个10平米的空间(厕所)轮流进行自己的创作并展示,为期60天,最后把厕所拆掉。

夜走黑桥、一个梦想,针对现有的艺术制度与生态,开启对展览模式、发生途经、展示空间的实验,以及组织与自我组织的合力事件的发端。




暖冬计划对艺术区应对突发性的现实遭遇,展开一次集体式文化抵抗行动!






《夏健强的画》、六环比五环多一环,乡村洗剪吹,既有对社会冲突性事件的介入,也有对日益冲突的城乡结合部地带的调查与参与。







将艺术带进村庄,艺术让村庄更美好!



《碧山》杂志、许村计划、石节子美术馆、一起飞艺术实践计划,依据各自面临的现实处境,采取不同方式的行动,呈现了当代文化对乡村公共事务的集中表达。


在10个项目中,形形色色的人群,不断参与其中,探寻针对中国文化处境的独特性问题,并作出诚恳回答。这是否也为艺术在中国的表达方式寻找到一个新的出口。





“风雪山神庙”的三个帐篷,坐落在草场地红砖房艺术区的广场 [E]。广场在三家画廊之间,北京现在画廊C空间305,如果您知道其中一家,就可以直接前往,门口即是帐篷。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陆小果 2016-12-12 22:48:49
来源:微信公众号“文艺星球”

(接上)



2




忽逢桃花林


大众浴池是草场地艺术村里最老、最大,至今也最为气派的洗浴。虽然没有池子,却也有两个鸳鸯单间,五间客房。展览“忽逢桃花林”便在其间。每一个空间都有着不同的用途、本身的属性和秩序,当艺术作品从美术馆、画廊搬到这里时又会让我们有何种不同感受呢?


参展艺术家:陈卫群,冯琳,高磊,关音夫,韩建宇,黄一山,李青,李晖,李明铸,李永斌,刘建华,陆垒, 马军,倪有鱼,夏星,杨福东,王功新,王庆松,韦加,吴丹丹,吴高钟,庄辉

地点:草场地 大众浴池









大众浴池有两门,分男女两部,在展览期间,不分男女,通行无阻。成为草场地的桃花源(暖气十足)


女部



























男部

































22件作品在这里似乎之间更加亲密,成了一个不间断的整体,一起讲述了这个故事。




“忽逢桃花林”在草场地最富盛名的大众浴池 [A]。浴池坐落在村子的深处,路线复杂,难以描述,我们建议您在导航中输入“艾米李画廊“,到达画廊后,继续往村子里走,大约20米,你就能看到”大众浴池“。



(未完待续)
[板凳:2楼] 陆小果 2016-12-12 23:01:47
来源:微信公众号“文艺星球”

(接上)


3




秋林渡射雁


参展艺术家:包晓伟,陈彧凡+陈彧君,褚秉超,何云昌,姜波,靳勒,厉槟源,琴嘎,沈少民,许仲敏,张玥,宗宁

 

地点:温榆河


“秋林渡射雁” 邀请了12位艺术家,在环绕北京东北部的温榆河实施作品,时长30天,有霾,有小雪,有晴空万里,也有关外北风卷沙而至。


温榆河是北京最古老的河流,数千年来,它见证了这座城市的种种兴衰,彼时,政权交替,金戈铁马,沉沉浮浮。没有比河流更古老的文明,也没有比一岁一枯荣更永恒的真理。温榆河途经孤寂的城市,磅礴的山川,荒芜的苇荡和格格不入的现代马场。在这漫长的河流中,12位艺术家沿河而上,渡林塞北,逆水行舟,取材于寒水、浅滩、乱草、浮岛、枯木、落雁。它无意于曲径玉钗,金粉楼台。只是志存高远,烽火动刀兵,这是雄壮的北方才有的情怀。





“秋林渡射雁”一场中的温榆河,您无需寻找,艺术家作品会在网络发布,无实体空间。




4




林暗草惊风


“林暗草惊风”选择了12件影像作品和独立网站,分布在草场地的一家网吧、一家超市、一家水果摊、和一家油粮蔬果铺之中。


网吧:金闪、李明、林科、陆扬、苗颖、吴俊勇、徐文恺、尉洪磊、张鼎

超市:管怀宾,张培力,赵赵

地点:草场地 创新意网吧及三家超市


网吧






《去纽约》 金闪

《移动神佛》  陆扬

《洗手》  林科

《一场演出》  张鼎

《当网站死去》 徐文恺

《当杀马特遇上洗剪吹遇上哔哩哔哩》 苗颖

《在路上》  尉洪磊

《中山公园》 吴俊勇

《武侠之哈哈哈哈哈》 李明


当这些新媒体作品在24小时日夜不息的网吧中出现时会与这里的环境发生怎么样的微妙变化?或许它们会显得异常的融洽,作品独自不断播放,来客也继续游戏,网吧一如既往的能包夜。




“林暗草惊风”在草场地创新意网吧的二楼 [F]草场地红砖房的对面,一条巷子中。巷口的左面是全峰快递、美福超市,巷口的右边是中商惠民超市。入巷后步行20米,抬头即见“网吧”二字。网吧在您的右手边,全名为“北京创新意上网服务有限公司”。



超市






艺术家赵赵作品



艺术家张培力作品



艺术家管怀宾作品






三家超市中的作品,请按如下地图找寻

[B, C, D] 


当这些作品被安放到这个村中的市井之中,行人一如既往的穿梭,买东西、卖东西,或许他们会发现这些作品,或许他们与这些作品会发生点什么,但目前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专访】

 

崔灿灿在年末又搞了个大事情。项目“十夜”无疑业已构成艺术界在年末的小期待。“十夜”的缘起及策展思路是怎样的;为什么崔灿灿说只能发生在北京这座城市;这与中国当代艺术当下的境况有何关联;为什么不选择在艺术空间中举办;项目的核心在于什么,它是年末的一场狂欢吗? 

 

最好的剧:掺杂喜剧元素的悲剧


现场君:“十夜”应该是年末最值得期待的项目,“十夜”何解?

崔灿灿:该项目我准备了一年多,我做所有项目的出发点都与我自身的经历、认识或者与我对某事物的判断有关。“十夜“取自于文艺复兴时期薄伽丘所作的现实主义小说《十日谈》,在瘟疫横行期间,十个人在十天内讲述了100个故事,内容庞杂丰富,它涉及宫廷传闻、古代典籍、街谈巷议和东方民间故事,通俗易懂地展现一个时代、描述那个时期每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人们如何认识那个时代。所有的故事与道理、现实有关。

 

“十夜”即十个夜晚,我认为夜特别危险,没有阳光,又潜伏着冲突,北京每天就像这样的夜晚,即便是白天也像夜晚。夜本身也包含一种情感,它是一首诗,包容一切,而一切在夜晚都有可能发生。夜在于一种描述、一种状态,而非一个具体的定位;它是时间的刻度,又是对时间的凝视,同时它也是一种空间。在这一时空,很多事发生,恰恰这是夜的证明,也是夜不容忽视的存在。

 

此项目借鉴讲故事的叙事形式,讲述发生在北京这座城角落中的四个故事。故事之间类似于中国古代经典文学著作的章回体关系,彼此勾连观照,又彼此矛盾。我在乎的正是这四个故事之间的意味以及产生的新东西。就像戏剧,我认为最好的戏剧一定是悲剧,最好的悲剧一定掺杂着喜剧。我常说,如果你想把一件事情以悲剧的方式呈现,那么其中穿插喜剧是最好的方式,只有这样它才能足够荒诞、足够真实,真实不是平庸,真实是足够荒诞。

 

现场君:具体讲讲这四个故事彼此之间的关系。

崔灿灿:比如,《风雪山神庙》和《忽逢桃花林》。《水浒传》追求的是一种放荡于江湖、八百里水泊,而《桃花源记》追求的是另外一种避世哲学。这两个故事讲述的是人面对现实境况时会产生的两种情境及反应,这恰恰也是中国文人的两条线索:狂浪于江湖,奋力反抗,快意恩仇;归隐山林,采菊东篱下,悠然桃花源。

 

而“秋林渡射雁”是一种归隐于山林之外另外的选择——放荡于漠北,但塞北是戎马生涯,是天地无限大义磅礴。就像我们常开玩笑说“北京雾霾大、中国环境差、我们要拯救地球”,其实地球不用拯救,即便整个地球都是火焰,它依然存在了几亿万年,人类才短短几万年。

 

我们突然发现,以上故事都是悖论:我们进入到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后来发现战天斗地你也斗不过自然,因为自然是永恒和无限的;我们走向荒野,走向水泊、走向桃花源。

 

十夜是状态描述,专属于北京

 

现场君:为什么说它只可能发生在北京?

崔灿灿:“十夜”与北京的历史、现实政治、中国整体的文化处境有关,它只属于北京,在中国其他城市不可能发生这个项目。它针对以下几种工作展开:针对我们每天都在面对的现实政治,针对如此摩登的画廊及博览会系统。无名画会在公园里办展览、星星画会在中国美术馆的外墙做展览、再到东村与黑桥及宋庄,我们发现北京是一座无时无刻不充满着荒蛮的城市。北京没有文化系统,在这里所有文化关系是平等的,但又很乱、很野、很好、很有意思。如果你在北京的夜色里观看城市,它真正的伟大并不在于它可以呈现什么,而在于它能容纳多少堕落、多少肮脏。终归它无法被清晰准确的描述。

 

现场君:“十夜”的核心在于什么?

崔灿灿:比如,“风雪山神庙”的十个项目,让我们发现:除了画廊系统及美术馆系统之外,还可以有第三种可能;比如“秋林渡射雁”中在京的艺术家分散到全国各地去创作作品,最终他们发现脱离北京之后,还有其他地方可以找寻,每一个夜都是一次出发,里面有危险、有空间、有可能性。

 

这四个故事被如何解答都可以,我没有为四个故事做出明确定义。而且对艺术家而言,有人在浴室中产生对话,有人做行为,有人做装置,也有人将作品放置于正在营业的网吧、超市,在这里可以多元地表达、呈现、对话。

 

“十夜”也有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四场展览,但它是年末此时真实的存在,它试图呈现一种我们无法描述的东西,它的方式也是模糊的、慌乱的、可移动的状态。夜是一种状态描述,是中国当代艺术及中国现实的一种氛围,这是“十夜”的核心。我希望“十夜”包含过去,它借鉴了很多展览,是对之前所有展览的回应,也是对之前许多展览的故事再编、整合串联。

 

为什么不选择实体艺术空间?

 

现场君:为什么称之为“文件展”而非文献展?

崔灿灿:近两年当代艺术文献展很多,过于宏大叙事,我们并不想抽象地去谈论它,只想好好地讲几个故事,而这几个串起来的小故事恰恰呈现当代艺术这几年的变化。作品只能作为一个文件出现,未必构成文献。文献明确强调其历史意义,而文件是可被挑选的,当代艺术随时都可能处于危险中,也在不断面临各种问题。

 

现场君:展览场所位于账篷、浴池、温榆河、网吧、超市这类生活空间,有没有去选一些实体艺术空间?

崔灿灿:不是我们找不到实体的艺术空间来呈现,而是这些作品只适合进入社会性空间,这些空间自身所携带的历史属性会同作品产生重新对话的关系,在这些空间中的作品,没有人会有意识地认为它就是艺术品,这是作品本身的美学、立场选择,也是它重新展览对话的选择。

 

整个展览与空间、时间有关。帐篷是空间,它是人类迁徙过程中的一个工具,帐篷不是目的,它可移动带你走向另外一个空间。网吧开启了人类现实空间之外的又一重空间,网吧是现实空间,互联网则指向另一个空间。超市是消费主义空间,以前固定的商店可以买东西,之后类似于淘宝等即是在消费主义文化下产生的新空间。浴室来自集体主义时代,象征过去,当一件作品进入浴室被重新赋予新的状态,新的空间便产生。温榆河表征出我们的视野在历史、政治现实之外,还有自然视角,没有人可以凌驾于自然。

以上几种空间既是现实空间,又关乎现实空间所携带的背后精神指向及状态指向。

 

现场君:这次主办方是尧山当代艺术基金会,这是一家怎样的机构?

崔灿灿:尧山当代艺术是一个以色列的当代艺术基金会,一直资助、支持当代艺术项目,也在做收藏。他们没有任何回报地赞助这类非营利性项目。

 

不是年末狂欢,是起于雄心的真实荒诞


现场君:你每一年项目的侧重点都会有些变化,今年的研究重点是什么?

崔灿灿:今年策展的项目有十几个,我每年的事情会跟我当下的境况与经历有关系,无法以艺术视野考量,我不是追求形式的人,一直在找寻不同的形式来精确地表达我想表达的事情。它可以是比赛、社会调查、写一首诗、做一档晚会、写一篇文章、拍一部电影、做一个展览,等等。比如,我无聊的时候去网吧打了几天几夜游戏、去浴室洗澡、夜里睡不着和朋友去温榆河吃一晚上小龙虾,等等。

 

此外,更重要的一点是我在抵抗自我意识的腐败,我会对任何可能令我产生趣味性的东西立刻丧失兴趣。我不愿去做重复的事情,太无趣。就像我很喜欢十二月这个月份,据说冬至当天自杀率最高。中国人有在年末作总结的习惯,我这一年中做了十几个项目,终归要做点自己要做的事情。人生如此漫长,我必须寻找自己的真实。

 

使我们无从冒险的那种光明,对于我们是黑暗。只有我们度过白夜之后,天才渐亮。天亮的日子多着呢,太阳不过是一个小星。

 

现场君:“十夜”会是年末的狂欢聚会吗?

崔灿灿:并不是因为年末我要制造某种开心的氛围,我希望大家能意识到当下中国当代艺术的境遇、空间到底是什么、实体空间与精神空间是什么以及具备怎样的意义、空间是艺术实践的目的还是功能。

 

“十夜”给人感觉乱,我们对它所有的认知只不过是一个临时的切片,它需要的是混乱。正所谓“为有源头活水来”,乱是混乱的,而水是活的、流动变化的。我希望“十夜”被大家讨论,故事每天都在发生,不会停止,这是一种雄心。

[地板:3楼] guest 2016-12-13 21:53:24
来源:凤凰艺术


一场艺术生态的浪漫呈现 崔灿灿煽情讲述“十夜”故事

2016年12月11日,由崔灿灿策划了一年多之久的项目“十夜 -BMCA艺术文件展”在北京草场地国际艺术区亮相。此次展览由尧山当代艺术基金会主办,由崔灿灿担任策展人,展览分为四个展览主题风雪山神庙、忽逢桃花林、秋林渡射雁、林暗草惊风,展览展出了47位艺术家不同媒介的作品与10个往项目的文献资料。


▲ 通往展览场地的小巷

▲ “风雪山神庙”展览海报

▲ “忽逢桃花林”展览海报

▲  “秋林渡射雁”展览海报

▲ “林暗草惊风”展览海报


- 《十夜》——一场艺术生态的浪漫呈现 


崔灿灿策划的“《十夜》——BMCA艺术文件展”于12月11日下午在草场地开幕。策展人对展览四个部分的描述十分带有浪漫气质: 12件影像作品和独立网站组成的“林暗草惊风”展示在网吧和小店内;“忽逢桃花林”则是占据了一整间的北方浴池;三顶陈设近年艺术实践项目的帐篷被命名为“风雪山神庙”;以及发生在温榆河并在网络上呈现的“秋林渡射雁”。四部分总共囊括了47位艺术家和10个艺术项目,可以说无论从体量或是时空跨度,还是它的发生地草场地来说,以及联想到近日被宣布拆除的黑桥艺术区,整场展览都紧扣着正在被遗忘、在消失、在发展、在急转变动的中国艺术生态。如它所对应的展览名称“十夜”一样,这部现实主义小说试图对它所处的时代进行全景式的描绘,各个社会阶层的人物都在人间喜剧般的走了一遭。在草场地的十夜里我们也被策展人“强制”拉入了现实社会,介入到艺术正在发生的公共空间,对艺术生态的观察和理解也就更加身临其境了。

 

- “林暗草惊风” -










 “林暗草惊风”展览现场

                        

“林暗草惊风”的展览场地是草场地的一间网吧,以及三家平民小超市。北京寒冷的冬日雾霾隐藏着一片嘈杂,混乱的草场地村里按图索骥去寻找一场展览让人感觉特别不可思议。这个底层社区正是中国最知名的艺术区之一,展览指引牌与网吧招牌并列出现。浑浊、闷热与肮脏的室内空气比室外的霾好不了多少。展览租用了网吧二楼的十台电脑,艺术家的影像作品与其他上网游戏的青年们的电脑屏幕和谐而又尴尬的共同闪烁着。如果没有展签的提示,根本发现不了任何艺术的迹象。而当往来的人群越来越多,那些青年们开始对身边的空位产生好奇甚至不安。




 “林暗草惊风”展览现场

 

这些影像作品俱是影像艺术与电视新闻的结合,互联网传播的社会事件,网络游戏、视频恶搞、摇滚演出、互动网页、桌面屏幕、虚假网站、边缘文化、移动信仰、虚拟距离为题材或媒介的新媒体艺术。展览的组织者们将这样的安排看成是一种回流:从来处经历种种狂热与凝视,重返日常和故地。但实际上情况要复杂的多。新媒体艺术伴随着网络科技的兴起,然而在这些新工具的背后所彰显出的是不同代际的审美趣味的问题。网吧或许总让人联想到杀马特之类的被斥为恶俗的形式,但作为亚文化中的一个极小部分,这种现象的产生仍不能够说明新媒体的艺术的问题。在选择、利用工具与审视工具的角度上总会出现客观条件限制所引起的偏颇。有几个因素可以描述一下新媒体艺术背后所表现出的审美趣味:知识面的扩充;兴趣的勃发与包容;潮流文化的刺激;变化;对新的审美形式的无限开发与追寻;以及技术的介入和不同文化的交叉。从而得以一窥新艺术走向的某些方向。从呈现出的作品来看,通过借用网络文化的某些元素向我们展示了新媒体艺术的某些形式,但单纯一种形式而言它依然被网吧湮没了。

 

展览以各种形式试图打破文化的壁垒并接入各种公共空间,网吧之外,还有三家小超市展出了管怀宾、张培力、赵赵的作品。




 “林暗草惊风”展览现场

                             

“凤凰艺术”记者与三家超市的主人进行了交谈:是否对播放内容感兴趣?是否得到报酬?除了一些专门来寻找之人其他人对此有何看法?回答是:还好;有;没多少。这样真实的回答并不出人意料,但能让人体会到策展人的良苦用心。在寂然无声的对比和介入下,面对消费主义的横行和不可暂停的现实生活,艺术的灵光乍现在显得尤其无力。


- “忽逢桃花林” -














▲ “忽逢桃花林”  展览现场     

                                  

“忽逢桃花林”的场地是草场地知名的大众浴池,坐落在村口的窄道,两侧竖着各种新旧混杂的廉价招牌。“到了夜晚,异常繁华,像是停了电的香港维多利亚的夜色”。据浴室的工作人员透露,为迎接展览清除异味,浴室甚至被打扫了好几天。最终依然没被掩盖掉的味道反倒加深了观者对展览的印象。男女浴室皆可通行,22件作品沿着展线依次罗列,互相承接,叙述着桃花林中事。浴室,尤其在城中村的浴室很容易被人想成藏污纳垢之地,尽管它也能洗去污垢,是底层社区一个重要的社交场合。这些作品本身都或多或少的与空间有所关系,当被置身于这样一种空间的时候,则使整个环境发生了饶有意味的转变,营造出一种暧昧、戏谑的分为。人在时空的变幻中不断变化着自身的角色,容身之所或是烟花柳地,曝露或者隐私都是生命的欲望。




▲ “忽逢桃花林”  展览现场     


“忽逢桃花林”只在一座浴池中闪现数日,它将重组的一切引向别处,一座陌生、廉价,带着粉光的城乡园林。“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是为二夜。

 

- “风雪山神庙” -








▲ “风雪山神庙”展览现场

                                            

“风雪山神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水浒故事,林冲一把憋足了劲的火彻底烧断了自己的前程和对朝廷所报的幻想,自此上梁山开始新的生涯。三顶帐篷诗意的隐喻了这一故事,而策展人则用这样的名字十分形象的阐释了展览的主题。“风雪山神庙”以文献的方式集结了中国当代艺术的10个大事件:《碧山》杂志,六环比五环多一环,“暖冬计划”之城市漫游,石节子美术馆,《夏健强的画》,乡村洗剪吹,许村计划,夜走黑桥,一个梦想,一起飞。每一个事件都对中国的艺术生态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从暖冬到夜走黑桥,从《碧山》杂志到《夏健强的画》,从六环比五环多一环到乡村洗剪吹。参与到其中的艺术家们越来越多开始与周遭环境的变化发生关系,不管是为争取自身的利益还是关注自身周边的文化环境,艺术家开始将自身置于更为广阔的社会领域,抱团、发声、行动。在面对生活环境急转直下的情况下,他们开始利用自身的能力,从自身的角度出发积极去实验,去寻找一个新的突破口。从这些形同某种社会运动的艺术实践开始,当今的艺术生态发生了许多的变化,不仅包括中国当代艺术本身的发展,还激发出艺术媒体、艺术社区、艺术市场、艺术教育等一系列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的变化。原有独占话语权的体制开始面临着自艺术家自身发起的变革的挑战。




▲ “风雪山神庙”展览现场

  

“风雪山神庙”皆出走于原有的艺术系统,决裂体制。在不同的时期,每一个时间节点,它们或多或少地诱发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在地实践,自成浪潮,是为一夜。

 

-“秋林渡射雁” -


▲ 何云昌 不如归去

▲ 厉槟源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 包晓伟 大麦行

▲ 许仲敏 坠落的造物

▲ 沈少民 候鸟

▲ 褚秉超 绝对相册-自拍

▲ 姜波 无名河之冬

▲ 张玥 一条奔腾而过的河流

▲ 琴嘎 一刹那

▲ 宗宁 将军夜引弓

▲ 靳勒_温榆河的礼物

                                            

秋林渡射雁的浪漫气质在于,12位艺术家们将沿着北京东北部的温榆河溯游而上,渡林塞北,逆水行舟,取材于寒水、浅滩、乱草、浮岛、枯木、落雁进行艺术创作。没有比河流更古老的文明,也没有比一岁一枯荣更永恒的真理。温榆河途经孤寂的城市,磅礴的山川,荒芜的苇荡和格格不入的现代马场。

12位艺术家分别是:包晓伟,陈彧凡+陈彧君,褚秉超,何云昌,姜波,靳勒,厉槟源,琴嘎,沈少民,许仲敏,张玥,宗宁。作品将陆续在网上发布。

 

有诗云,“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篷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箫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既然走出去,何必再归来,以天地为时空,是为三夜。

 

-展览信息-


▲ 展览海报


展览名称:“十夜”-BMCA艺术文件展

四场主题展:秋林渡射雁,林暗草惊风,风雪山神庙、忽逢桃花林

主办单位:尧山当代艺术基金会

策 展 人 :崔灿灿

展览时间:2016.12.11-2016.12.17

展览地点:草场地艺术区(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

[4楼] guest 2017-03-09 09:31:55
来源:ActionMedia


【视频】[十夜 之 秋林渡射雁]褚秉超《绝对相册-自拍》

褚秉超

《绝对相册-自拍》

   

在北京温榆河河边的一张自拍照。将自拍照片内所呈现的现实景物铲平,留照片一对。






  关于艺术家                 

褚秉超

1986年生于甘肃,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个展

2016 《七府環屏》    Mo Projects

部分联展

2015  “所为何事”    Mo Projects

2014 “不在图像中行动”    佩斯北京                         

2013  why not!上海拍卖双年展     上海世博会博物馆

2013“关注未来艺术英才”计划10人展    北京今日美术馆

2012  暗物质-当代艺术的异类表述    北京元典美术馆

2011  80后艺术档案    宋庄美术馆

[5楼] guest 2017-03-31 20:09:23
来源:ActionMedia


【视频】[十夜 之 秋林渡射雁]厉槟源《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温榆河的河水就像刚酿成还没有过滤的绿蚁米酒,映着浮动泡沫缓缓流淌,是那样地诱人。天快黑了,今晚可能会下大雪;老兄,你能否来此与我一醉方休?

  

 

厉槟源 2016-11-23










 关于艺术家                 

厉槟源

1985 出生于湖南永州

2011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第三工作室,获学士学位,北京

现工作和生活于中国北京

 

个展

2016「等待厉槟源」芝麻空间,北京,中国

2015「水源地」杨画廊,北京,中国

2015「重众行事」华人艺术中心,曼彻斯特,英国

2013「我有病」杨画廊,北京,中国

 

部分群展 

2015「青策计划」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中国

2015「回放—皮埃尔·于贝尔的电影与录像收藏展」OCAT上海, 上海,中国

2015「Open Art双年展」厄勒布鲁市,瑞典

2015「潮流」A大道画廊,特纳斯瀑布,美国

2015「MOFO2015」MONA FONA,塔斯马尼亚,澳大利亚

2014「首届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青年策展人计划」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中国

2014「小跃进」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中国

2014「八种可能路径」Uferhallen,柏林,德国

2013「一切坚固的东西都将烟消云散」卡布索美术馆,挪威

2013「不合作方式·2」格罗宁根美术馆,荷兰

2012「齐物论」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北京,中国

2011「再现写实:第五届成都双年展」新国际会展中心,成都,中国

2011「催眠」台北国际视觉艺术中心,台湾,中国




秋林渡射雁

时间:2016年11月1日—11月30日

地点:北京温榆河

参展艺术家:包晓伟,陈彧凡+陈彧君,褚秉超,何云昌,姜波,靳勒,厉槟源,琴嘎,沈少民,许仲敏,张玥,宗宁


“秋林渡射雁”邀请了12位艺术家,在环绕北京东北部的温榆河实施作品,时长30天,有霾,有小雪,有晴空万里,也有关外北风卷沙而至。

温榆河是北京最古老的河流,它的利用始于汉代,源于昌平军都山,全长47.5公里。最早在《山海经》中有所记载,”西望幽都之山,浴水出马“。数千年来,它见证了这座城市的种种兴衰,彼时,政权交替,金戈铁马,沉沉浮浮。没有比河流更古老的文明,也没有比一岁一枯荣更永恒的真理。温榆河途经孤寂的城市,磅礴的山川,荒芜的苇荡和格格不入的现代马场。在这漫长的河流中,12位艺术家沿河而上,渡林塞北,逆水行舟,取材于寒水、浅滩、乱草、浮岛、枯木、落雁。它无意于曲径玉钗,金粉楼台。只是志存高远,烽火动刀兵,这是雄壮的北方才有的情怀。

有诗云,“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篷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箫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 既然走出去,何必再归来,以天地为时空,是为三夜。(文/崔灿灿)

[6楼] guest 2017-04-13 22:45:01
来源:ActionMedia

[十夜 之 秋林渡射雁]姜波 《无名河之冬》

姜波

《无名河之冬》


我往排污河道里倾倒挂着鱼饵的气球,任其顺流而下,注入北京温榆河。



 关于艺术家                 

姜波

1984 出生于湖南·长沙

现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教育

2010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北京

部分展览

不在图像中行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佩斯北京,中国 • 北京

“不合作方式 二 ”,格罗宁根美术馆,荷兰·格罗宁根

“夜走黑桥”,我们说要有空间于是就有了空间,中国·北京

“证据”,新时代画廊,中国·北京

劳作与时日,前波画廊,中国 • 北京

潮汐间 --- 青年当代艺术展,中国 • 三亚

“找朋友”——发现青年雕塑艺术家,今日美术馆,中国·北京

剪刀 & 石头 & 布——黑桥·环铁·宋庄,青年艺术家联展,宋庄美术馆,中国·北京

“为什么不 !” 拍卖双年展,中国·上海

“此时此地,无聊乃至无穷的延误”,荔空间,中国·北京

“艺术媒体主编沙龙——2012 当代艺术提名展”,元典美术馆,中国·北京

“撒癔症”,豆角胡同,中国·北京

[7楼] guest 2017-04-19 10:56:20
来源:ActionMedia


[十夜 之 秋林渡射雁]琴嘎《一刹那》


琴嘎

《一刹那》

一念九十刹那,一刹那九十生灭。


 关于艺术家                 

琴嘎,艺术家、造空间创办人。

1971年生于内蒙古,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学士,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2007至今任教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


个展:

2005年“琴嘎-微型长征个展”(北京长征空间),

2008年CIGE:33个亚洲年轻艺术家个展(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展厅),

2013年“暗能量:琴嘎”(北京白盒子艺术馆),“廉价的身体—琴嘎个展”(布鲁塞尔FEIZI画廊)。


主要的群展:

”后感性-异形与妄想”、“对伤害的迷恋”、“不合作方式1,2”、第五届里昂双年展、“长征 - 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第二届布拉格双年展、“拾贰:2006CCAA当代艺术奖获奖作品展”(上海证大美术馆)、“双年展维度”(奥地利OK当代艺术中心)、第五届亚太三年展、第一届波兰双年展、首届今日文献展(北京今日美术馆)、“为精神的艺术:瑞士银行当代艺术收藏展”(日本森美术馆)、“艺术与中国革命”(美国亚洲协会美术馆)、“中国!中国!中国!!!当代艺术超越全球市场”(意大利Palazzo Strozzi博物馆)、“非对等 - 地图之上”(美国辛辛那提当代艺术中心),“固执”(北京艺术文件仓库)、“清晰的地平线-1978年以来的中国当代雕塑”(北京寺上美术馆)、“夜走黑桥”(我们说要有空间于是就有了空间)、“后感性-恐惧与意志”(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萧条与供给-南京国际美术展”(南京百家湖美术馆)等。


主要公共收藏包括澳大利亚昆士兰美术馆、捷克国家美术馆、瑞士银行收藏、香港M+博物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等。


2012年起“造空间”以游牧的方式选择社会性空间,发起策划了“包装箱计划”、“一个梦想”、“红旗小学”、“造事”、“一起飞-石节子村艺术实践计划”、“义工计划-百姓幼儿园”等艺术项目。

[8楼] guest 2017-04-24 21:21:21
来源:ActionMedia


[十夜 之 秋林渡射雁]宗宁 《将军夜引弓》

宗宁

《将军夜引弓》

我在温榆河边,将99颗火种射向阴霾的苍穹 。










 关于艺术家                 

宗宁

1984年生于内蒙古,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2015年获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金奖。


部分展览

个展:「落水狗」杨画廊,北京,中国(2015); 

群展:

「六环比五环多一环」单向空间,北京,中国(2015);

「是&非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长江当代美术馆,重庆,中国(2015);

「CHINA 8」富克旺博物馆,埃森,德国(2015);

「不在图像中行动」佩斯北京,北京,中国(2014);

「观念维新」寺上美术馆,北京,中国(2012);

「异体•异在—“生理实验”当代艺术专题展」53美术馆,广州,中国(2011); 

「XXX下一个十年的当代艺术」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2011); 

「十年曝光」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中国(2010)等;

作品被尧山艺术基金会(以色列),白兔美术馆(澳大利亚), 5 3美术馆(中国),银海艺术基金(中国)等机构收藏。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