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成见与期待,跟随2017卡塞尔文献展在雅典开启一场纯粹的体验吧
发起人:服务员  回复数:0   浏览数:213   最后更新:2017/04/09 22:19:26 by 服务员
[楼主] 服务员 2017-04-09 22:19:26

来源:artnet


在2013年Adam Szymczyk被任命为documenta的艺术总监。致谢:致谢documenta


本年度最受期待的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4)的媒体会上挤满了来自各路的媒体记者们,当天documenta在雅典的展览也已经向部分艺术界的专业人士开放了预展。艺术总监Adam Szymczyk和他的团队也保持着之前一贯的神秘作风:不到最后一分钟就绝对不将那云里雾里的非正式策展声明换成精准的正式版。


随着一系列的长篇通稿在四月初被以希腊语、德语和英语的形式连续公布出来,更多的有关此次展览的信息也被慢慢的的揭露出来。不过,对于这个五年一届的展览,至少目前有一点是比较清晰的,那就是作为两个主办城市之一的雅典,在这里将会以表演艺术、行为艺术、声音装置艺术和文字艺术为主,而不是那些纯粹的视觉艺术。

艺术总监Adam Szymczyk与documenta 14团队成员。图片:Photo ©Nils Klinger, courtesy of Documenta


此外,在documenta 14的媒体会也是独树一帜的来了一个充满戏剧性的开场。

相比于直接公布一份包含所有参展艺术家的大名单这种方式,在这次媒体会的开场上,舞台的幕布被缓缓的拉起,同时也将坐在舞台上的所有策展团队成员和参展艺术家们直观的呈现给了公众。其中还有几十名艺术家就像一个合唱团一样,用他(她)们自己的嗓音表演了来自Jani Christou的声音作品《Epicycle》中的被叫做“continuum”的一段,并用这种充满启示性的方式告知着媒体们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和逻辑来欣赏和感受documenta 14.


“我们相信去忘记一切我们已知的事将会是一个最好的开始,”Szymczyk就像一个禅学大师一样讲道,“最好的经验就是没有经验。”

文献展的惯用展览场馆, the Kunsthalle Fridericianum in Kassel。图片:Courtesy of Carroy via Wikimedia Commons


再回到被观众反复提到的如何才能更好的参与到展览当中的问题,策展人说:“综合当下的情况,观众们应该会被全体调动起来并随之而动,”更重要的是:“我们参与之后所产生的结果将会受到评判,因此这不仅仅是一个单方的参与游戏,更是一个双方之间的互动。”


此外,Szymczyk还向有些困惑的参观者澄清了一个事情,那就是他(她)们并不是在出席“一个VIP预展。”


于是,他为如何更好的去体验这次的展览给予了一个非常有用的建议,或者也可以被称为一套独家指南,那就是要去“根据地形去参观展览,不要在一开始就跑去看那些大场景。这样的话你才能更好的感受到我们整个团队都对这个项目付出了什么。”

documenta 13。图片:致谢卡塞尔文献展


在近期的采访当中,Szymczyk也一直“警告”即将前来参观人们,“Learning From Athens”这个为期100天的展览正如它的标题一样,将要求参观者一定要以一个全新的眼光和视角来去感受它,只有这样观众才能更好的认知并把握到这个展览的精髓。


“在我看来,一个展览应该像是一场纯粹的经历,这个经历不应该是去填满一个已经被过度设计过的期望,”Szymczyk说道。但这也不全对,至少对于策展团队就不是这样,他们的确收到了来自观众们的巨大期望。


“当访客们为了展览聚集于此的时候,在这其中还有一个还未被触及的巨大潜在话题,那就是来自政治上的未知可能性,”Szymczyk说道。

documenta14 媒体会现场。图片:Photo Hili Perlson


开幕周的表演艺术的项目的名单排已经排的很长了,在这里就不过多赘述,但是在那些颇受喜爱的聚焦作品当中肯定会有来自SanjaIveković的作品,因为她要制作一个“有创意的口头记录”,这个记录将会从每天的上午11点到晚上9点在Avdi广场进行。还有Pope.L.,他的作品将被分成几个不同的部分的表演作品在“5到6个不同的公共空间”当中进行,其总体时间跨度也将超过5个小时。另一个就是性活动家Annie Sprinkle,她还参加了雅典的的一个有关水能带来的快感的先行讲座项目。


还有就是在周六的时候,叙利亚移民爱乐乐团将与雅典国家交响乐团一起演奏由Henryk Górecki创作的那令人伤感动容的《Symphony of Sorrowful Songs》。

documenta 12。图片:致谢卡塞尔文献展


对社会政治问题的关注造就了今天的欧洲,尤其是在近期,民族主义的阴云笼罩着即将到来的法国和德国大选。因此,documenta 14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移民问题、流离失所的难民问题以及最初催生了documenta的那些大灾难:如二战和大屠杀,等类似问题上面。


立陶宛出生的Jonas Mekas将在两个不同的举办城市同时展出他于1945到48年间创作的摄影作品,那时的他还是一个住在卡塞尔野外营地里面的流离失所的人。此外,在今年六月的卡塞尔,Maria Eichhorn还将以“欧洲对犹太人的掠夺”为出题,展示一件由Gurlitt家族在德国纳粹时期掠夺囤积的藏品组成的作品。


政治大环境的迫切性在documenta 14的策展团队里面被不同策展人被一遍又一遍的提及,其中就有曾经策展过不少电影项目的Hila Peleg,documenta 14的出版总编Quinn Latimer,以及组织了从去年十月份就在雅典展开的名为“Exercises in Freedom: the Parliament of Bodies”的先行项目的西班牙策展人Paul B. Preciado。

Halit Yozgat的教友会朋友在演讲台上举着一个有简短域名的牌子。图片:Photo Hili Perlson


Preciado还将之前被德国新纳粹组织NSU枪杀的Halit Yozgat的三名教友会朋友请上演讲台,此举也引发了长时间的起立鼓掌。


Yozgat 于2006年在卡塞尔被枪杀,他是德国新纳粹组织NSU(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在德国全境内犯下的连环杀人案中的受害人之一,而这个地下组织直到2011年才被发现。Preciado也借此来质问德国情报机关的办事能力和效率,然而,被卷入这个系列犯罪事件的德国联邦情报局至今为止都还始终没有正式回答人们的对此事的相关疑问。


如今,在德国以Eyal Weizman带头创立的名为Forensic Architecture情报公司已经开始继续对NSU杀人案进行调查,使得案件有了新的转折。在台上的讲话者是被害人Yozgat的朋友也是家人,并同时呼吁观众们通过查看一个十分简短的域名或是利用#trbnl来关注这个事件的新进展。

颜磊在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上的装置作品《限量艺术项目》。图片:致谢卡塞尔文献展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本次这个不同凡响的媒体会选择了在一个令人耐人寻味的日期举办,不管这是否是被有意为之的安排在4月6号这一天,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在76年前的这一天也就是1941年的4月6号,它标志着德国纳粹入侵希腊和南斯拉夫。


直到今年的秋季,展览才会从雅典转换到documenta的诞生地卡塞尔,届时这种反学习(unlearning)式的展览将会在那里继续。


documenta 14,“Learning from Athens”
展览时间:2017年4月8日–7月16日


编译:Liu Y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