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2017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377   最后更新:2017/04/12 21:02:42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7-04-12 21:02:42

来源:南都周刊


在马尼拉,他们像屠宰动物一样屠杀我们|2017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

4月11日凌晨,第101届普利策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揭晓。《纽约时报》自由摄影记者Daniel Berehulak在菲律宾的一组照片获得了突发新闻摄影奖。在菲律宾马尼拉的35天中,他拍摄了41个犯罪现场,亲眼目睹了57名受害者。

他的镜头下,是漆黑的小巷,冰冷的尸体,痛哭的亲人,拥挤的监狱……拍摄的57名受害者中,有3名女性,最小的17岁。

旁观者说:「他们就像屠宰动物一样屠杀我们。」

获奖作品展示


瓢泼大雨,37岁的Romeo Joel Torres Fontanilla倒在小巷中,他被2名骑摩托的男子枪杀。

在菲律宾马尼拉的35天中,摄影师Berehulak拍了41个犯罪现场,亲眼目睹了57名受害者。

然而,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6月30日上台开展禁毒运动以来,这场被西方媒体批为「极度血腥的禁毒运动」里,Fontanilla只是3500起凶案受的害者之一。

仅7月-11月的四个月间,菲律宾就有2000多人在此行动中被杀害,更多人被砍伤。(10/11/2016)


29岁的Michael Araja和其他受害者倒在血泊之中。犯罪现场调查人员正在搜集证据。

邻居说,Araja仅仅是出趟门出趟门买烟和给妻子买饮料,就被2名摩托车枪手杀害了。

在菲律宾,Berehulak目睹了无处不在的血腥场面,比如这样的街边人行道上,还有火车铁轨、女子学校附近、7-11便利店门外、麦当劳里、卧室大床及沙发上……(10/02/2016)


48岁的Frederick Mafe和23岁的Arjay Lumbago被另外两名骑摩托车的男子枪杀。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曾对媒体披露,自己在南部达沃市任市长期间,喜欢骑摩托车上街扫毒。(10/03/2016)


两具尸体就这么在大街上躺着,赶来的亲人痛不欲生。(10/03/2016)


这是一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犯罪现场。遗孀撕心裂肺的哭泣声。警车渐渐逼近的鸣笛声。雨,啪嗒啪嗒地打落在肮脏的小巷里——也打落在那具一动不动的身体上。(10/11/2016)


6岁小女孩Jimji大声哭喊「爸爸」,令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她的爸爸,25岁的Jimboy Bolasa已经永远瞑目。尸体在一座桥下被发现,发现时身上满是酷刑的痕迹。

警察说他是名毒贩,但家人不相信,认为Bolasa是被杜特尔特政府屈打成招的。(10/09/2016)



其他毒品嫌疑人被拘捕在当地监狱中。警方称,在7月至11月的「Tokhang作战计划」中,有超过35600人因涉嫌药物行为被逮捕。

「Tokhang作战计划」,即警察挨家挨户搜查毒贩。(10/12/2016)



在马尼拉奎松市监狱,因为嫌犯太多,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空间都被用上了,包括这个篮球场都挤得满满当当。

警方称,截至11月,政府军已经挨家挨户查了超过357万户住宅,有超过727,600名吸毒者和56,500贩毒者自首。(10/19/2016)


4名涉嫌藏有毒品的男子捂着脸蹲在Don Bosco街区。

在富裕地区,有时警方会礼貌地敲门,然后交给管家一个关于毒品使用情况的小册子。在穷人区,警察的策略则严厉得多,他们会当街抓住十几岁的青少年和成年男性,调查背景,并当场作出大规模逮捕。 (10/24/2016)



马尼拉街头,凶杀无处不在。10月18日,Tambo 街区7-Eleven便利店外,顾客和殡仪馆工作人员将36岁的Edwin Mendoza Alon-Alon的尸体抬走,他在街头被杀害。 (10/18/2016)


34岁Florjohn Cruz的鲜血染红地板。血迹旁边的书架上,摆放有一张圣母玛利亚像。

根据警方的报告, Cruz 曾向冲入他家的警官开枪。他的家人则称,Cruz当时正在客厅修理母亲的晶体管收音机,武装人员闯入并杀死了他。

在清理客厅时,侄女说他们发现了一个纸板,上面写着「不要成为像他一样的瘾君子」。(10/19/2016)


52岁的三轮车夫Joselito Rufino Jumaquio永远地躺在棺材内了。据邻居描述,Jumaquio当时正在和他13岁的侄子玩视频游戏,15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拷走他,并且命令邻居不要管闲事。

有一个女人大喊:「抵制!」「他在拼命!」

随即听到两声枪鸣,接着又是四声……

邻居们找到Jumaquio的尸体时,他仍然被拷着,附近有一把枪和装着毒品的白色塑料袋。(10/12/2016)


太平间内,一具具尸体像干柴一样被摞在架子上。

地板上是36岁Danilo Deparine,尸体是在一座桥下被发现的。他23岁的弟弟Aljon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一周后被发现死亡。

3周后,他们的母亲筹集到5万个比索(约合1030美元),为小儿子举办了葬礼,一周后,又亲手埋葬了大儿子。(10/11/2016)


发生了那么多的死亡后,墓地已成为恐怖之地。10月16日,马尼拉北部公墓,一对夫妻在喂两个月大的双胞胎孩子,他们在墓碑旁边搭建了这个帐篷,这里是他们的生活之所。(10/16/2016)


许多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会是这个状态:双手绑在背后,头被包装胶带缠起。

有时,杀手们会将凶兆涂写在纸板上,给那些使用或者销售毒品的人们,带去恐惧。 照片里的这一个,是写在脖子上的:「贩毒者如果不收手,就等死好了。」(10/01/2016)



Nellie Diaz对着丈夫的遗体痛哭不已。她的丈夫Crisostomo,在杜特尔特当选菲律宾总统之后,开始服用毒品。

这位有着9个孩子的父亲,做着给橱柜上漆之类的临时工作。在毒品扫荡期间,妻子认为他在家里睡觉并不安全,但他希望跟家人呆在一起。

回家不过几周,一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的男子,和其他两个人踢开了Crisostomo的家门。他们当着孩子的面,开枪杀死了他们的父亲。(10/20/2016)


警方在整理一份关于追杀Ronald Kalau的秘密行动报道。发言人说,Kalau在买毒品的时候察觉到不对劲,扣动了手枪的扳机。住在附近的人说这个房子早就是毒窝。(10/25/2016)


警方在整理一份关于追杀Ronald Kalau的秘密行动报道。发言人说,Kalau在买毒品的时候察觉到不对劲,扣动了手枪的扳机。住在附近的人说这个房子早就是毒窝。(10/25/2016)


摄影师简介

Daniel Berehulak是一个屡获殊荣的摄影记者,土生土长的澳大利亚人。他去过60多个国家,跟踪过包括伊拉克战争,萨达姆审判,西非埃博拉病毒爆发,及最近在菲律宾的反毒品运动等历史性事件。 他致力于报道突发新闻、人权、社会健康问题。

2011年,Berehulak拍摄的巴基斯坦水灾入围了普利策决赛。在2015年,他为《纽约时报》拍摄的西非埃博拉组图,赢得了当时的普利策特写摄影奖。

父母是移民,Berehulak从小在悉尼郊外的一个牧场长大,因为没有考虑把摄影当作终身事业,他一开始在牧场和父亲的制冷公司干活,打点小工。大学毕业之后,他在车库里帮人拍摄了一些体育海报,从此开始了作为摄影师的职业生涯。

2002年,他开始在悉尼做自由职业摄影师,以体育类报道为主。2005年至2008年,他在机构从事新闻摄影工作。2009年,他搬到新德里,专注于印度次大陆、巴基斯坦的社会与政治动荡问题。

到了2013年,Berehulak重新成为了自由职业者,并且稳定地向《纽约时报》供稿。他的作品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展览、报纸、杂志上。


图文整理自pulitzer.org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