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艺术家不相信科学,把南北极的台风连成锥形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10   最后更新:2017/04/18 22:21:40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7-04-18 22:21:40

来源:YT新媒体 卿小渔@YT



他把两个显示台风监控的屏幕

连接起来

一面是中国东南海

一面是澳大利亚的海域



2016年2月,廖斐找到一家水边的木材厂,租了一辆吊车,把一块木头吊着放入河里,让它漂浮于水中。接着,他把木头暴露在空气的部分割切下,再投入水中,周而复始,剩下的木头越来越薄,直到切割技术所能达到的极限。如果没有现实的限制,木头能否被无限地切割下去?

廖斐—《一件地球雕塑》,2015;《无限接近平坦》,2016


这些被切下的木头全部被展示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展览“例外状态”里,它们上面悬挂着廖斐的另一件作品:两个显示屏组成的长方体地球雕塑。他用架子把两个显示台风监控的屏幕连接起来,一面显示的是中国东南海,另一面是澳大利亚的海域。


廖斐 —《一件地球雕塑》,2015


“你可以想象,当南北两极都有台风,气旋相反,而台风的形状是锥形,两个尖角相对,同时发生在地球上。这种情况是真的有可能发生的,我想让大家感知到这个可能性,所以做了这件运动的雕塑。”

显示屏理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海域情况。廖斐 —《一件地球雕塑》,2015


这两个看似费解的概念实验,是廖斐对人类的认知与无知的思考。YT新媒体找到了廖斐,和他聊了聊《无限接近平坦》和《一件地球雕塑》这两个作品,以及他作为“业余哲学家”的所思所求。


YT对话青年艺术家廖斐


在木材场准备好木头。廖斐 —《无限接近平坦》,2016


YT:你的作品探讨了一些哲学和数学的问题,比如无限的概念,物质与运动等,为什么会对这些感兴趣?


LF: 作为一个人,总希望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奥秘知道得更多。我很难阻止自己去思考这些问题,比如我们如何知道地球是圆的?这个发现的过程是怎样的?虽然从根本上来说,人是无知的,甚至那些伟大的智者和思想家也是无知的,但他们知道自己哪一部分是无知的,他们清楚知识的边界和坐标在哪里。


我一边创作一边学习科学史,数学和哲学,这个过程会让我更清楚自己无知在哪里,也会让我会感到一种激励:曾经有人那样地思考过这个世界,去尝试突破我们的界限,创造新的工具,那真是人类群星闪耀的时刻。


将木头吊入水中。廖斐 —《无限接近平坦》,2016


YT:你是怎么样自行学习这些知识的?


LF:业余是一种舒服的状态,我不追求这些学科完整的图景,自己通过阅读,还要再网络上跳跃地看,获得一点感知就挺不错。在读了一段时间哲学后,我发现原来康德,笛卡尔都如此疑惑,就释然了。我不是在寻找确定的答案,既然大师们也在提问,我也可以业余地提问,当一个勇敢的菜鸟嘛。

把浸过水的木头吊出河水。廖斐 —《无限接近平坦》,2016


YT:在《无限接近平坦》里,你想用木头这种物质来表现无限的概念?


LF:理论上,木头可以被无限切割,但由于现实条件的制约,最终呈现的木块数量是有限的。这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作品。无限和有限是人的语法,存在于人的想象中。事物无限可分,没有最小的单位,只能用无限来形容,它是一个趋势,趋向于0,而不是具体的事物。


用机器切割露出水面的木头。廖斐 —《无限接近平坦》,2016


YT:《一件地球雕塑》把地图和气象检测用新的形式呈现了出来,它包含了对什么问题的思考?


LF:做的过程中我想到,呈现这个雕塑本身要依赖工具,而我们今天在认路的时候可以提前知道要在哪个地方转弯,通过导航就像获得了上帝视角,这件雕塑展示的地理和气象的预报也是上帝视角,它真正的存在是在你的想象里。

澳大利亚海域的台风检测。廖斐 —《一件地球雕塑》,2015


YT:你从小开始学艺术,走了一条很正统的艺术生道路,但又像个理科生一样在思考一些最基础的问题,作品里看不见个人的情感,这和许多人眼里的艺术家不太一样。


LF:我想把感受藏在逻辑关系的背后,科学是不会掺杂感情的,这是我认同的方式,简单机械,有清晰的美感。创造的时候,我会把材料准备清楚,用逻辑关系把它们放到一起,自己退到外面,不施加影响,让它自己发生。


廖斐 —《一件地球雕塑》,2015;《无限接近平坦》,2016


YT:你觉得通过科学,人类能够去除无知,充分认识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LF:我很怀疑我们能认知到哪里。科学能探知一些现象,但无法认识绝对的真理。科学是对人类经验的验证,但是,我们现在的经验可能再1000年后突然失效了,所有东西都被推翻。用科学去试图认识这个世界,是人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无奈之举。


YT:你会想要做一些与社会现实以及政治相关的作品吗?


LF: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虽然我很关心政治,但我无暇顾及它。我思考的这些问题已经让我精疲力竭,这是我专注的方向。尤伦斯这次的“例外状态”展览带有政治的隐喻,我的作品却没有直接的政治含义,但也可以这样想:如果不是在此时此地的时空,不是在这样的政治空气里,我的创作应该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一种例外状态吧。

廖斐 —《关于物质NQ.1》, 2011


YT:你希望自己以后做出怎样的作品?成为怎样的人?


LF:我希望获得智慧,但这不太可能。无知和迷惑是人必须接受的,但还是可以努力把能说清楚的问题说清楚,把不能说清楚的剥离出去,让它们更加有效。


艺术家廖斐


关于艺术家


廖斐 1981年出生于江西省景德镇市,2006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未知博物馆成员之一。


主要个展:2016年:"赤道",—Vanguard画廊,上海;2015年:“这句话是错的”—偏锋新艺术空间,北京;2013年:“地表 材质 运动”,—Vanguard画廊,上海。


关于展览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