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如何看待共青团中央批判当代艺术的言论?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1   浏览数:560   最后更新:2017/04/21 22:14:31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7-04-21 22:03:21

来源:知乎


如何看待共青团中央批判当代艺术的言论?

相关问题:

如何评价青课:小便池是艺术品吗--奇奇怪怪的“当代艺术”与文化冷战- 知乎

如何看待河清教授《莫要被奇奇怪怪的“当代艺术”忽悠》一文?

-----------------------------------------------------------------------------------------

共青团中央4月14日微博内容:1961年皮耶罗曼佐尼号称将自己的大便装到90个罐头里面,卖出124000欧元天价[吐]这就是所谓“当代艺术”的真相↓↓↓#青年网络公开课#视频地址m.bilibili.com/video/av




Kerry James Marshall《Beauty Examined》, 1993 年。Courtesy of Charles and Nancy Sims,Photo: Matthew Fried © MCA Chicago

我至多接受一些黑人流行文化:嘻哈、Stand-up comedy、《亚特兰大 第一季 》(豆瓣) 但这远远不能帮助我理解他。

艺术家理查德·塞拉 (Richard Serra,b.1939) 为纽约曼哈顿下城的联邦广场创作了雕塑装置「倾斜的弧」[Tilted Arc]。这本来是公共艺术领域一个经典案例。艺术家 1979 年受政府委托创作雕塑、1980 年提出方案获得批准、1981 年完成作品的创作与安装、随后几年遭到强烈反对而历经听证会及法务官司、作品最终在 1989 年遭到拆除和毁坏,参考:

archiposition.com/infor



我突然觉得很好笑。
看到很多高票答案,用各种体位来批判团团不懂艺术。
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文艺人士,来解释一下,这卖出了十几万欧元的“艺术品”到底有什么深刻解读,告诉一下普罗大众,这坨“艺术品”妙在何处,有什么伟大的意涵,又具有什么奥妙可言。
每一个高票,批判的点各有不同,唯独,没有人愿意从这件“艺术品”本身来进行论证。
难道这个批判不应该是,团团居然敢批判这“艺术品”,我表示很愤怒,他很无知,他无知在什么地方呢,首先,这坨“艺术品”它是艺术家拉出来的,它的横空出世,恰好印证了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的奥妙。
一坨屎,它生了无数的蛆,蛆招来了苍蝇....

个人有个人的想法,你从一坨“艺术品”里,看到了美,看到了本质,看到了道法,看到了佛性,看到了宇宙真理,那就拿起你的武器,用力的批判,千万别客气,就事论事嘛。
可是偏偏,这么多高赞,我恰恰没有看到就事论事。
这知乎不知是不是我打开方式有问题。
明明人家质疑的一坨“艺术品”,它为什么就成了艺术。
没有人去回答这个问题,可是道德的批判就开始了。
利奥塔说过什么,陈丹青说过什么,哎呀呀,说了这么多,怎么还停留在古人云、子曰的阶段,你们作为艺术从业者,理应有自己的眼睛,有自己的理解啊,人家说过什么,人家的眼睛发现出来的美和意涵,和你有个什么关系?
还有人,口口声声说什么现代艺术,代表着所谓批判精神,呀,就算要批判,那也不该是谁谁谁说过什么,谁谁谁认为这有批判精神,于是你就悟了,突然之间,你也有了批判的精神,话说,这是反叛嘛,怎么看着,一个个跟圣人门下的儒生一样,除了之乎者也,变成了所谓的批判精神之外,这满屏幕,看到的还是在跪舔先师,和为往圣继绝学啊?
于是有人开始进行道德上的批判了,这团团有什么居心,坏透了,它以前还做过什么,它的粉丝如何如何幼稚和脑残,可是我不一样,我是一个具有独立思想的人,哼,这些人什么都不懂,他们哪里懂这坨“艺术品”有什么精神上的意涵,这批人,妄图用政治力,来否定这坨“艺术品”,呸,没文化,不知所云。
哎,说来说去,终究是用鹦鹉学舌,去批判别人鹦鹉学舌,用无数优秀的现代艺术,去掩饰人家对一坨“艺术品”的批判。
什么是美学,美学的本质是,你的眼睛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而不是大师们的眼睛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否则,这和强行喂“艺术品”又有什么分别?
其实我还是很好奇,敢问诸公,这坨卖出天价的“艺术品”,它到底代表了什么宇宙真理呢?不妨请某些艺术范的大V围绕这坨“艺术品”,就事论事,狠狠将团团批判一下,让普罗大众们,开开眼。
噢,对了,现代主义的本质,在于对陈规旧俗的反抗和批判精神,注重的是人真实的感受,既然是唯我和求真,就请别把你们那些所谓的大师搬出来了。
我最厌恶的某些所谓文艺青年,就是一口一个追求自我,生活中这么多坨“艺术品”,他每天都拉,却看不到它的意义,等到大师拉了出来,它突然就有所感悟了,发现了它的含义,为这坨“艺术品”而欣喜若狂,朝闻道,夕死可矣嘛?呵...别说我说话难听,你的批判精神呢,你的求真呢,你的自我呢?
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装什么大尾巴狼。
........
既然没人来解析,那我就来解析一下这坨“艺术品”。
这位大师可谓现代主义的大牛,他用这么一件“艺术品”,讽刺的恰恰是一群只知权威,人云亦云,根本没有任何艺术欣赏能力,却假装对艺术不懂装懂的人。
对,就是用这么一坨“艺术品”,讽刺的就是一群对现代艺术趋之若鹜的暴发户。
这是何等的讽刺。
而团团不过是站在大师的立场,返璞归真,揭穿了这皇帝的新衣。
倒是很多高票答案,所表现出来对“艺术”的捍卫,真是现实中最真实的写照。
这个回答,重新演绎了大师对社会的批判和讽刺。
而恰恰,最讽刺的莫过于那些买这坨“艺术品”的一群所谓文艺暴发户,还有这个答题里的某些高票答案。
现代主义之精髓,在此真是展露的淋漓尽致。
这就是现代主义的真谛,剥离开大师和一切艺术涵义,这坨艺术品,它就是一坨屎。



我把团团批当代艺术的文(以下简称批当文)和挺当代艺术的文(以下简称挺当文)大致看了一下,感觉双方都把避重就轻的技术玩得很溜啊:双方都把论证的重点放在了当代艺术的艺术性问题上;但打开天窗说亮话,各位最关心的真的是艺术性的问题么?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最值得关心的难道不应该是是「凭啥卖那么贵」才对么?艺术性高,揭露了某个时代的人类社会和世界的某种特质,或者体现了某种超越时代的具有永恒性的东西……——这一切的一切,为什么要用钱来衡量呢?为什么要把艺术品变成商品/投资品/投机品呢?相比于被拍卖之后锁进某人的保险箱或者挂进某人的别墅,一件艺术品放在博物馆里公开展出、让更多人欣赏、收获更多人的赞美(以及批评),这不是更能体现其艺术性么?

一件东西艺术性是高是低,吃瓜群众可能难以判断;但几千万刀或者几亿软妹币等于自己多少年的收入,这是绝大多数吃瓜群众都能算得清的。吃瓜群众看到一件商品卖出几千万刀或者几亿软妹币,下意识地就会联想到自个儿不吃不喝干几辈子都抵不过别人花几个月、几天甚至几分钟捣鼓出来的东西,自然会心生不满。团团发布的批当文撩拨这种不满情绪,话锋一转去批什么西方中心主义和文化冷战了,这私货塞得真好啊!

——照这种批法,我写一幅书法、画一幅国画,总不算西方中心主义了吧?那卖个几千万上亿就理所应当了么?(当然我杨爱红的书画就票友水平,能卖个几百上千我都得笑醒;但每平方尺卖个几十上百万,这样的事儿近些年可不少哇。)

总览国内外艺术品市场,事实就很明确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艺术性的高低,也不在于什么东方西方,而在于资本在其中倒腾。团团的批当文要撩拨情绪,不可避免地得谈钱,但却停留于高价、而不敢触及资本;而挺当文,则大都在拿批当文不懂艺术说事儿,或者是在努力科普当代艺术的艺术性,唯独避而不谈钱,这在短期内、在知乎平台上或许可以达到怼团团的目的,但在更广阔的人群中、就长远而言,这种回避态度恐怕只会让更多人心生抵触。

事实上,当代艺术并不天生脱离吃瓜群众。某些挺当文也承认,当代艺术中的某些作品,其创作初衷就是讽刺、解构眼前的世界——人被自己创造出来的商品所奴役、禁锢的这个世界——这种讽刺和解构,恰是吃瓜群众喜闻乐见并且时时刻刻都在自发产生的东西。但当这些作品也变成商品乃至投资品、投机品时,这种讽刺和解构不就指向自身了么?当讽刺者与被讽刺者达成交易、解构者与被解构者握手言和时,其艺术性岂不是成了个笑话?所以,各位挺当的庞友还是大大方方地承认吧:当代艺术(以及其它各种艺术品)价格表里的一串串「0」,大多是一戳就破的泡泡;唯有戳破这些泡泡,当代艺术的艺术性才能拨云见日、得到更多人的欣赏!

当然,当今世界就是个商品世界,艺术品和艺术家不可能独善其身。吃瓜群众不理解当代艺术/当代艺术脱离吃瓜群众的问题,必须通过总体性的世界改造才能得以最终解决。每一件天价艺术品和每一位成名艺术家的背后都有成千上万混不出头的从业者,他们也要吃饭,他们也(可能)有艺术追求,团团作为共青团而非三青团,与其去扯什么「西方中心主义」「文化冷战」,不如多关心关心那些青年艺术从业者,帮助他们创作出更多具备感染力和艺术性、有助于改造世界的作品。


[沙发:1楼] 猴面包树 2017-04-21 22:14:31
来源:知乎



我不知道如何看待,但这条微博的众多讨论里,我看见了上层有资源有产阶级的阳春白雪,与下层无资源民众间的下里巴人,出现明显的撕裂,甚至是对立。并且,这条微博,从结果论上,刻意加强了这种撕裂与对立。

加强撕裂与对立,这就很让人深思了。

说实话,我也欣赏不来当代艺术。比如杜尚的《泉》,我也觉得匪夷所思。
巧的是,我参加的一个课程里,正好拿马克·罗斯科和杜尚等当代艺术作为材料,做过一系列讨论。所以我可以简单介绍,马克·罗斯科的画并不是简单的色块搭配,每一种颜色内其实有非常多层次的相同色调不同色彩的调和,并且有非常厉害的笔触,更关键的是它很大,一面墙那么大,一面墙的色块、色块内的韵律笔触,与手机屏幕上几厘米的小方块块带给人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我也可以介绍杜尚的时代背景,他的开创性,他就是反美学,以及《泉》这个作品,本身就是具有讽刺意味的:签了艺术家大名的工业制造品就变成了艺术品,而安在厕所里的就是小便池。然而这种讽刺意味,却又使得这个作品更具有艺术性,构成一种双层讽刺。而这种讽刺,本身也在表达对当代艺术的反思。
但我的重点不是这些为当代艺术的「辩解」,而是:即使看不来当代艺术、或者任何事情,去了解一下其产生背景、内涵与外延、所表达的意义、追崇者的理由、评论家的批判,也是非常有益处的。在这之后通过自己的思考、结合自己的感受,做出自己的判断,远比「我不听我不听这就是垃圾」有意义的多。毕竟,都是批评,「当代艺术品的股市投机性太强,我不喜欢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都是骗钱的垃圾,当代艺术[吐]」还是有高下之分的。

黑白、好坏、左右、对错并不是撕裂对立的,而是具有连贯性的。重要的是对它们的思考。思考之后做出的判断,才不会屁股决定脑袋,也才能理解别人的不同判断,再团结所有能团结的人。

通过制造撕裂与对立来引流,私以为是咪蒙之流的玩法。一个引导青年与少年意识形态的官方微博这么做,未免有点太不入流了。



后现代主义的艺术作品带有解构主义倾向,是具有解构性的,消解现代文明、商品社会和宗教伦理。这一流派受马克思的资本主义终结理论影响较大,不少作品都表现了对资本主义的否定和启蒙主义的怀疑。

现在活跃的左翼艺术家的精神祖师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左翼狂潮中涌现的那批马列主义者和苏联粉,不少作品都在有意无意膜wenge呢。从意识形态上讲,这是妥妥是我党的队友啊!!

恁团限于思想水平机关化,就这么把队友给卖了。过去以为他们是上过学的,现在发现我想错了。




那个视频我看了前面一小部分,对普通人来说,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但我明白,网络舆论的套路从来就是只及一面不及其余,通过片面信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我又不懂当代艺术,于是特别去关注了知乎这个问题,希望能看到解惑的说法。

非常可惜,高赞答案非常多,但基本就是亢奋的批判一番,指天骂地,动不动让别人拉黑取关,玩弄意识形态的姿势和他们要批判的团团别无二致。但到底为什么一个尿盆,一罐屎,堆满杂物的床是价值亿万的艺术品,还是没有人来向大众解说。就算有谈及那些东西价值的,也只是复读机一样把书本上几句理论重复一遍,没多少自己的话。

我真的不懂当代艺术,所以我也不会去冒然的指斥那些作品是垃圾。但我忍不住想,如果没有那些艺术界的定论,今天单把一个尿盆摆在知乎上,会有几个人认为那是艺术品? 如果那张床没有出名,我把它的照片发到知乎上,几人看到它会产生心灵的震颤? 如果那罐屎没有供奉在博物馆里,而是扔在路边上,我们会不会把它捡回家去? 我们到底是真心认同那是无价之宝,还是“别人都说那些是无价之宝”,所以自己也只好去表示欣赏?因为我们都不想当不懂艺术的low逼。

那些什么解构,意义,讽刺,到底你是真心看出来了还是跟着书上鹦鹉学舌?你能用自己的语言表达一下你看到它的感受吗?欣赏一件艺术品,是不是预先要专家来认定它的价值我们才恍然大悟? 艺术品的价值是不是那个圈子几个人认证了其他所有人就必须臣服? 你能不能不把那些大师的话挂在嘴上,自己告诉我你对这作品的理解?

博物馆里一副眼镜放在地上,大家集体围观赞叹,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艺术杰作,后来发现人家就是掉了副眼镜。如果当时有专家出来认证一番,我们是不是也要专门去研究这幅眼镜的艺术价值?艺术欣赏到底是我们内心的自觉还是别人对我们单方面投喂?

我真的不懂,只希望有人能让我懂得一点,为大家开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不出意料,又变成吃瓜群众和各类大中小V对“看不懂”艺术的吐槽回答,好多强答的。

搞不懂可以去搞懂嘛,书店买买书公开课视频看看博物馆美术馆转转股沟艺术计划都行啊。

其实就是压根不愿意花精力然后在这里凭着个人感受说话,知乎文科板块之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里对文化艺术关心备至痛心疾首强答的答主有一个算一个,上次去美术馆是几年前?你几年看一次展览?自认中产的出国旅游逛过美术馆吗?没出过国又在国内看过多少展览呢?

采样的样本都不够,那么你的理论模型、认知和判断怎么可能合理?要真是古典主义粉学院派粉拉斐尔前派粉也行啊,问题是你说的出北方文艺复兴和南方文艺复兴的区别吗?

任何人都有评论的权力,但是这个评价的含金量是另一回事,一完全没看过足球的篮球迷喷足球进球数还不如篮球比赛一个零头,昏昏欲睡,然后让人用嘴给你科普足球好在哪儿自己平时又不去看,看到赌球假球就说机智如我早已看穿足球这个运动就是个垃圾,还不如看篮球,这有意思吗?

一个人喜欢不喜欢某个东西,是完全合理的,因为这是属于你个人的主体性感受,你可以在完全不看球的情况下不喜欢A球员,可以喜欢B球员,都可以发表意见。但是因为A球员颜值低所以说他是个差球员,因为B球员百米没有跑进11秒说他是个差球员,这就无法和球迷建立有效的对话,球迷说一句请多看几场再发表意见也不奇怪吧?

所以很多了解的答主答案里压根不愿意写这些作品好在哪儿,因为一旦对平日压根分不清文艺复兴和新古典主义又爱指点江山的同学进入用嘴解释的阶段,很快就会变成嘴炮大会。

有意义的讨论是要建立在共同的知识构成基础之上的。

======以下是原答案

实在忍不住要说一下

03年威尼斯双年展邀请中国馆入驻开始,当代艺术就作为中国对外文化输出,构建中国文化主体形象的重要力量现在的国家馆策展人都要提前去文化部某司进行答辩就策展理念和主题等进行申报,是相~当~严肃的事情。

一国对外文化输出和主体形象的构建,是多元化的,尤其是中国这种“伪装成国家的世界”。不仅有起点爽文宫斗剧在东南亚攻城略地、维也纳金色大厅辣妹子辣,也需要当代艺术层面的所谓“世界通用语”表述,当然这个局部性的“世界”更多是西方构建出来的,但尼玛也得打入敌人内部在舞会上传个纸条是不是?

当代艺术很大程度上纠正了西方对中国后殖民主义色彩浓重的刻板印象:落后、愚昧、集体主义、威权制度对个体的压制等等。事实上对文化艺术圈儿后殖民主义的警醒好像也是当代艺术圈先开始的:对1999年蔡国强获威尼斯双年展获奖作品《收租院》的批判,现在去网上搜搜应该还能找到不少文章,当然那时蔡国强还不是后来为重大展演项目策划烟火方案的国师级人物。

而结合政府对国家馆的支持、蔡国强的国师身份等等,说明你团压根没注意到政府这些年对当代艺术态度上的变化,这类例子不胜枚举。

当代艺术,或者更严谨一点,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确实有中情局在背后做推手,这点河清没说错。鹰米鬼畜都有理论家写过大量的书籍进行揭露和批判,而且可不是冷战才开始,二战刚结束就开始了。有政治诉求,但并不代表其利用的文学艺术作品本身就是垃圾,那你主旋律作品有政治诉求就也是垃圾了?这太不逻辑自洽太双标了吧?

艾略特的诗歌还曾被作为反共传单向苏联空投呢,艾略特自己表示一脸懵逼:卧槽我压根没想到我作品还有这个作用,当然也有奥威尔这样自己搞个黑皮小本本检举揭发亲共人士的,但总体上说,文学艺术家是被利用了。你团压根不知道20世纪早些年折腾出“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欧美艺术家有多少是党员或者无党派左翼。就包豪斯后来逃去建立黑山学院的那一拨儿人基本都是亲共左翼,后来黑山学院的销声匿迹或许也和麦卡锡主义有关,河清和你团这王八拳打起来伤了多少自己人你知道么?

再说点虚的:

艺术多多少少是对那三个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儿来,我们到哪儿去”的回应,是为主体性的构建。30多年来社会变化太快,意识形态缺位,这个阵地你不占领,自然有人去占领。你团把河清炒烂掉的概念翻出来说,恰恰说明对意识形态空巢化、对主体性缺失的焦虑。

我们的主体性,就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认为我们自己是什么,我们未来何去何从的一种建构性的思想,一种自我规定性的呈现。而这个呈现必定是多元的,因为不仅有星辰大海的未来,也有郜艳敏马泮艳这类现实,问题来了,你把意大利炮拉上来阵地战开干就是,总比一头扎沙子里来的有出息。人家文化输出到你脸上来了,你一句中情局冷战骗局,这是不是很义和团刀枪不入的感觉?

河清一力批判的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当时也面对着强势的欧洲艺术,也面对着两次灾难般的世界大战,也在焦虑着那三个问题。而他们破茧化蝶,成为构建美国艺术今天的面貌,乃至“美国”主体性的决定性力量之一。这当中当然有中情局的推广作用,但凡事并非非黑即白,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的处境和应对,对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是不无启示作用的。河清单独揪住一点放大,不符合辩证的、唯物的、历史的认知。

一国赖以捏合凝聚的意识形态,当然有神话的成分,比如民主灯塔啥啥的,问题是你团不去历史的分析这一切,不去考虑踏踏实实的阵地战,反而把问题简单化做打手,那你指望靠什么输出?孔子学院?拿什么内容输出?辣妹子辣?还是什么亚克西呀什么亚克西?拿什么去构建我们的主体性建立我们的神话?三字经和乡贤吗?

参加过不少次研讨会,会上也会有“专家”提文化冷战,于是觉得不可行,应对方式就是急急忙忙搬出个“中国精神”来,好像这四个字就是终极真理核弹,丢出来就解决一切问题了,于是会议也就在大家对这种主体性核心的表面认同中一团和气的胜利闭幕了。

问题是这四个字架得住分析吗?你说的是秦汉?魏晋?宋明理学?儒家?道家?法家?还是曾剃头?还是旗袍辫子?好像历史上曾经存在过一个确确实实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固化的“中国精神”,我们只是把它弄丢了似的,这是传国玉玺吧?

乱七八糟。


河清就是个不如意的义和团政委,你团姿势水平有待提高,还是要学习一个,不要违背十三五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大政方针,不要做猪队友。


当事人 @共青团中央 自己也来了,口径和微博上的不太一样嘛。

90坨翔和小便池是异曲同工的,后者针对权力话语(虽然当时这个概念还远没有出现),前者针对资本系统发问。曼佐尼直接影响了几年后的贫困艺术,而这些作品或多或少都是针对资本主义资本异化现象的思考和呈现。你团在知乎这个回答里解释了90坨翔的意图和应对机制,那么你批判的对象自然应当是资本对艺术的同化、规训和异化能力,怎么在这里避重就轻呢?怎么在微博中偷换概念针对这些艺术家的应对举措说人家是骗局冷战了呢?

艺术家的意图和举措,是对其周遭世界之“势”的一种应对,和下棋有点像,资本家把下棋变成直播生意和押注赌博,艺术家不干了掀棋盘,资本家修改规则把掀棋盘也纳入到规则中,下棋本身有错吗?

下棋或是艺术,都是人类通达“智”的途径,因为其中的某条途径被山贼收了过路费,干不过这个山贼,于是就告诉自己这条途径是个骗局?逻辑搞得清伐?

共青团面对的是青年,这个公开课将问题扁平化,简单化,标签化,带有浓重的田园保守主义和反智主义色彩。这不仅避重就轻,也会使人愚蠢自闭;不去努力和青年人一起建立面对复杂的、动态的问题的思辨能力,不去积极的构建理性的深度思维能力,说好的不忘初心呢?这么做还怎么从智性心性的层面做到人的全面发展和解放,实现共产主义呢?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