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纳上海 | 显影 -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Part 1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575   最后更新:2017/05/14 19:22:39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7-05-14 19:22:39

来源:香格纳画廊


封面作品: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  影子 Invisibility | 双屏同步影像, 彩色, 现场音源  2-channel synchronised video installation, color, with live sound from the shutters | 2016 | 12 minutes 29 seconds | Courtesy Kick the Machine Films


香格纳画廊将于2017年5月27日举行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泰国当代最受国际瞩目的艺术家在中国的首次个展《纪念碑》。此次展览将展出其10年(2007-2017年)创作历程的16套精选作品。所有作品均为国内首次展出。


开幕 Opening

May 27, 4pm - 7pm
展期 Duration

May 28, 2017 - July 27, 2017 (11am to 6pm, Closed on Monday)
地点 Location

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香格纳画廊

ShanghART, Westbund, 2555-10 Longteng Avenue, Xuhui District, Shanghai

www.shanghartgallery.com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Courtesy Kick the Machine Films)


2016年在清迈拜访阿彼察邦时,他正在编写自己最新的画册。与其说是本画册,不如称它为“可以阅读的纸上电影”。阿彼察邦也建议,要了解他最近的想法和创作状态,可以看这本书。介于展览开幕将近,我们节选了画册中阿彼察邦与两位策展人的谈话。根据谈话中涉及到的影响他创作的多个因素,以及对他影响至深的良师益友。


节选的对谈将分两条微信推送。第一条微信是艺术家与策展人、好友Gridthiya的对谈,从艺术家的生活本身出发,了解对阿彼察邦产生影响的人与事;而另外一条则基于阿彼察邦与泰特美术馆策展人Andrea Lissoni的谈话,以艺术创作线索为主,通过特别的元素解析其作品隐藏的深意。希望在展览开幕前,能让大家更多的了解不仅限于电影创作中的阿彼察邦。


PART 1


与Gridthiya Gaweewong的对话

Conversation with Gridthiya Gaweewong

Gridthiya Gaweewong曾与阿彼察邦在1997年成立了曼谷实验电影节,目前任职于曼谷吉姆·汤普森艺术中心,担任艺术总监

Gridthiya Gaweewong founded the Bangkok Experimental Film Festival with Apichatpong in 1997, and is currently the Artistic Director of the Jim Thompson Art Center, Bangkok.



GG: Gridthiya Gaweewong

AW: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生活维度

The State of Life


2015年12月31日

Khamvongsa酒店,万象,老挝


GG: 当我们在为2016年的到来倒数的同时也在讨论下一年的工作。因为David Teh的婚礼我们在老挝的万象见过。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见面呢?在这个即将结束的年份里,我们的日程表简直如同地狱,对吧?

AW: 是的,我们总是见不到彼此。但是在今天这也许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我们可以离开我们惯常的工作模式,这样我们的脑子就会保持警惕。

GG: 是否这就是你的工作方式?当你撰写剧本或者在做一个项目的时候,你喜欢在哪里工作?

AW: 很多地方。我曾经会去孔敬或者大城府的小酒店。我也经常在开车的时候得到很多的灵感。

GG: 为什么?

AW:当我开车的时候,我的脑子会尝试去把地理形势构想出来。我认为这使我的大脑处于动态之中。就像有一些人会在他们洗澡的时候得到灵感一样。

GG: 我洗澡也为这样的原因。或者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也会得到灵感。你会读很多书来获取灵感吗?有一些人从音乐和电影中汲取灵感。但是你读很多书,对吧?你会读什么类型的书?


AW: 在孔敬长大的时候读过一些科幻小说。那个时候翻译小说是杂志里非常流行的一种类型,比如说Mi Ti Tee See(《第四维度》)或是说Tak Sa(《技能》)。我热爱艾萨克·阿西莫夫,雷·布莱伯利和亚瑟·查理斯·克拉克。泰国的书里我曾经喜欢 Sri Daoruang的作品。我感觉和她所描绘的气氛有所共鸣。Sri Daoruang嫁给了曾经写过《一滴玻璃》(Kaew Yod Diao)的Suchart Sawadsri。这是一部关于蓝领工人,或者说住在铁路沿线的人的非常现实主义的小说。在孔敬有一条铁路,那也是我常常想象的故事发生所在地。同样的,当我仰望夜空时,我会想着那些科幻小说故事。这两种类型似乎并不互补,但是对于幼时的我而言他们互相之间是非常契合的。

GG: 之后你也开始读一些关于达摩的宗教书了对吗?

AW: 在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看了很多,大概是2003年到2004年。那个时候在拍《热带疾病》 (Sud Pralad  / Tropical Malady)。

阿彼察邦在清迈的生活一角  A corner of Apichatpong‘s home in Chiang Mai

Courtesy of Kick the Machine Films



Book, the necessity of life


GG: 你在芝加哥艺术学院读书的时候看了些什么书?有什么理论方面的东西吗?

AW: 我看了很多小说。特别是一些英译日文小说:三岛由纪夫,谷崎润一郎和川端康成。其中我所爱的一部经典是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

谷崎润一郎《阴翳礼赞》

Junichiro Tanizaki, In Praise of Shadows (1977)



GG: 每个人都应该读读那本书。

AW: 对吧,我也觉得。这本书不仅仅联系了艺术和建筑,还用了一种电影化的语言写了出来。我热爱他是因为它涵盖了三个我所喜爱的领域。

GG: 那现在你还在看哪些作家的作品?

AW: 我还在看科幻小说和散文,还有Noi Inthanon(1906-1963, 泰国作家)的作品。

GG: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Noi Inthanon 的?

AW: 大概在90年代后期他的书被重新印刷的时候。我喜欢那些有野生动物的封面:老虎,公牛,蛇,就是那些你绝对不会在野外碰到的动物。(笑)

GG: 那《Petch Pra Uma》呢?

AW: 那本书一直没能吸引我。

GG: 很奇怪,你不读Panomatian(《Petch Pra Uma》的作者)而是选择了Noi Inthanon。

AW: Noi Inthanon的封面更棒。

GG: 对了,你知道吗,给Noi Inthanon画封面的那个插画师是一个艺术家。我忘了他的名字,但是我记得他师从Silpa Bhirasri。他画老虎之类的东西。作品被曼谷的当代艺术馆收藏了。就是它。我知道了。我以前看到它的时候我就联想起你的作品。场景也是在丛林之中。我认为他的名字应该是叫Chalerm Nakiraks。我不记得了。我要去查一下。我开始从你读到东西里看到了发展方向---在《热带疾病》里经常出现的与丛林景观的联系。现在我知道你在做每一部电影的时候都在读些什么。我可以看到这些书的痕迹是如何融入到你的电影之中的。

AW: 在家乡孔敬长大的时候我读了各种各样的书。泰国连环画,日本漫画还有收音机肥皂剧。

阿彼察邦与他的狗  Apichatpong with his dog  

Courtesy of Kick the Machine Films

阿彼察邦《热带疾病》电影截图,2004

ApichatpongWeerasethakul, Tropical Malady (still), 2004

Courtesy Kick theMachine Films


与本尼迪克特·安德森

With Benedict Anderson



GG: 你什么时候遇到本尼迪克特·安德森?

AW: 在《热带疾病》完成以后。

GG: 那时你读过他的《想象的共同体》这本书?

AW: 并没有,甚至见过他以后也没有。我看不太懂。这本书对我来说理解有些困难。我比较倾向他的另外一本《比较的幽灵》,这本书比较了东南亚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历史。这本书容易理解,以一种清楚的细节阐述历史。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 迪尔巴 Dillbar | Collaborated with Chaisiri Jiwarangsan |  单路视频装置 Single-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 2013 | 10 minutes | 2016年展出于香格纳画廊20周年群展 《Holzwege》 Exhibited in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ShanghART exhibition Holzwege in 2016 | 现场图 Installation View



GG: 你和他讨论过他的这本书吗?

AW: 没有,我们讨论男人和各种各样的事情。(笑)但是安德森教会我一件事情。他说“Joei (朋友对AW的昵称)——走着,不要跑。”另外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他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在电梯里时总是要去按“关门”。为什么他们不能等?就是像这样的小细节,让我喜欢他。蒂姆(艺术家的伴侣)和我在拍隆屋寺(Wat Phai Rong Wua)协助过他,在素攀武里府的这个寺庙有很多描绘了有关地狱中不同场景的雕塑。我曾以为是安德森想太多,但是这本书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精彩。有时我认为他并没有在谈论这座寺庙,而是其他的一些事情。做调研,挑战一些对僧侣禁令的概念看起来更像是重点。这就好像拍一部电影,关注的是行动而非内容。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 影子 Self-Protraite (Shadows) |  摄影 Photograph | Inkjet | 2016 | 73.3x130cm | 2016年展出于巴塞尔迈阿密艺博会香格纳展位 Exhibited in ShanghART Booth last year Art Basel Miami



GG:你觉得安德森影响了你吗?

AW:他让我对过程以及政治对比产生了兴趣。他把我比作吉•普米萨(Chit Phumisak,泰国思想家,历史学家,作家以及诗人)。我完全不赞同安德森对《热带疾病》的分析,但是这促使我尽力去明白他为什么这样思考。他使我在政治方面觉醒,即便我们从未直接讨论过政治。我经常给他写信,这个过程就像是在写日记。

GG: 安德森每次都回信吗?

AW: 是的,他写的非常优美。

GG: 与像安德森这样的人保持友谊是很重要的。作为一个思想者,你需要一些能够和你在相同思考维度的人交流。艺术家以及创意工作者不应该只和他们艺术圈的朋友谈话。他们应该和来自不同领域以及专业的学者交谈;否则他们就会陷在自己的世界里。应该要敢于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就像你要到一些别的地方写剧本一样。

AW: 我很难过他已经去世了;难过在于我在拍《梦幻墓园》(Rak Ti Khon Kaen / Cemetery of Splendor)的时候没能联系他。当我再次联系他的时候,他刚刚去世。一些人邀请我聊一些或者写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时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做不到。当知道他离世的时候,我感觉很空。我试图表现的正常,欺骗我自己;我和男友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但是我满脑子都是他。


Courtesy of Kick the Machine Films


GG: 你过去的作品大多关于你的家庭和生活。最近好像有所拓展。

AW: 大概因为我做了更多艺术作品,需要我去做研究和旅行,所以我的作品成为了伊森(Isaan)地区的集体回忆。

GG: 你的人生改变了吗?

AW: 改变了,但不是好的改变。看你怎么去看吧。我曾经更快乐,因为我什么也不懂。我知道越多就越悲伤。我有种被教育所背叛的感觉。

工作中的阿彼察邦  Apichatpong at work

Courtesy of Kick the Machine Films


摘自 Reference

以上谈话节选自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SOURCEBOOK《狂中之静》,ICI与MAIIAM清迈当代艺术博物馆联合出版,2016年11月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