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2017威尼斯双年展终身成就金狮奖的卡若琳·史尼曼(Carolee Schneemann)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275   最后更新:2017/05/15 20:42:27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7-05-15 20:42:27

来源:中国艺术现场


做作品,不停地做下去,无须让自己看起来很“正确”或者“很好”,然后看看下一步会发生些什么,并“Keep going”。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狄更斯说。


这个时代让女性艺术家得以表达更多的内心与周遭,同时抵抗那些“特权”和“满足”。因为那些东西会使艺术家与当代的“暴行”与现实脱离。


关注做你的研究,关注你信息的源点和自己真实的感受。史尼曼认为艺术家应该关闭自己在一个没有人可以打扰你的房间,做作品,不停地做下去,无须让自己看起来很“正确”或者“很好”,然后看看下一步会发生些什么,并“Keep going”。


正如她自己,一直都“Keep going”。


卡若琳·史尼曼(Carolee Schneemann),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金狮终身成就奖。

卡若琳·史尼曼


威尼斯当地时间4月13日,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组委会隆重宣布,将于5月13日开幕日授予美国视觉艺术家卡若琳·史尼曼(Carolee Schneemann)金狮终身成就奖,以表彰其在世界艺术领域、女权主义建设及世界反战运动中所作出的突出艺术贡献。


策展人克里斯汀·马萨尔(Christine Macel)表示:“史尼曼是行为艺术与身体艺术发展史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人物之一。她用自身的身体作为媒介来表达她的艺术,在此过程中,她将女性视作创作者与创造物能动一面的本身。反对将裸体仅作为表现女性的一种方式,她将裸体视作原始、古老,可以统一能量的载体。她的风格直接、自由、解放,而且带有自传性。她捍卫女性感官愉悦的重要性,检视从主流社会与审美习惯中解放出的政治和个人的可能性。通过一系列媒介的探索,如绘画、电影、录像、表演,史尼曼重新书写了她个人的艺术。”


来看看艺术家在MOMA的展:


史尼曼的作品:

∧Monday; and Saturday, 1994

Diptych comprised of two screenprints in colors, on Rives BFK paper, the full sheets

26.7 × 15.2 cm

∧Americana I Ching Apple Pie, 1972

Two color lithographic print with hand coloring

33 × 20.3 cm

∧Boa, 1970

Gelatin silver print

27.9 × 20.3 cm

∧A-B-C – We Print Anything – In The Cards, 1977

313 printed cards

9 × 13.5 × 9.5 cm

∧Ice Naked Skating, 1972

∧Parts of a Body House , 1969

∧Up to and Including Her Limits, 1973-1976

Gelatin silver print

32.4 × 23.5 cm

∧Ices Strip, 1972

∧Fresh Blood - A Dream Morphology, 1983/2016

116.8 × 81.3 cm

∧J + C, 1961

Painting collage on canvas

143.5 × 106.7 cm


史尼曼关于身体、性别、以及性行为方面的论述已为人所熟知,而其创作还多与一系列不同种类的艺术流派相关,包括激浪派、新达达、行为艺术、垮掉的一代、偶发艺术等等。


在2017年《艺术论坛》二月刊中,劳伦·奥尼尔·巴特勒回顾了史尼曼在纽约PPOW画廊和勒隆画廊的两次展览,她写道:“长期致力于女权主义者的反战事业是怎样的一种体现呢?”这50多年以来,卡若琳·史尼曼用她的艺术书写了一种理解和观察的愿望。从1965年的“越南——裂片”、1967年的“大雪”——这些作品旨在抗议越战,到1983-1991年的“黎巴嫩系列”——针对在贝鲁特的破坏,直至2001-2005年的“终端速度”——取材自911事件,这些都是她长期忍受见证残酷暴力所随之而产生的共鸣,通过对于这些作品的讨论,也有助于理解她有关两性题材的创作。”


史尼曼作品:

∧Fresh Blood - A Dream Morphology

C-print

116.8 × 81.3 cm

∧Diario Playas de Tijuana (Gerson Institute), 1995

Watercolor with collage of available visual material: local sports, religious texts and medical reports

49.5 × 82.6 cm

∧Maquette for Venus Vectors, 1987

Plexiglas and marker

17.8 × 50.8 cm

∧Maquette for Venus Vectors, 1987

Plexiglas and marker

22.9 × 61 cm

∧Maquette for Venus Vectors, 1987

Plexiglas and marker

19.1 × 39.4 cm

∧Diario Playas de Tijuana (Gerson Institute), 1995

Watercolor with collage of available visual material: local sports, religious texts and medical reports

49.5 × 82.6 cm

∧Venus Vector Vocabulary, 1990

Various prints mixed media collage

89.5 × 175.9 cm

∧Fresh Blood - A Dream Morphology, 1983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 × 25.4 cm

∧Fresh Blood - A Dream Morphology, 1983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 × 25.4 cm

∧Fresh Blood - A Dream Morphology, 1981-1986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 × 25.4 cm


她一直都在不停地释放。


“从整体上来说,我做艺术的切入点几乎完全出于本能的体验。事实上在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根据自己的感受来处理。完全凭感觉,应该剪时就剪了,该结束时就结束了。”

史尼曼说。


我们能从她几十年时间的创作中看到她释放的轨迹。


她1963年的作品“眼与身”标志着其从传统绘画领域向更广阔艺术媒介的转型;1964年的行为艺术“身体愉悦”体现了其在激进解放的社会背景下,对文化禁忌与传统界限的进一步探索;1968年,自拍电影“导火线”,与詹姆斯·迪恩合作出演,试图消解两性方面的男权建构,发出了性别解放的强烈宣言;1973年至1976年史尼曼将姿态转译为表演,用她暂停的身体作为符号标记工具,以抽象表现主义和行为绘画表达了男性主导下的历史表述。

∧Diario Cada Dia, 2007

Mixed media on paper

171.5 × 31.8 cm

∧Diario Cada Dia, 2007

Mixed media on paper

171.5 × 31.8 cm

∧Diario Cada Dia, 2007

Mixed media on paper

171.5 × 31.8 cm

∧Portrait Partials, 1970/2007

35 gelatin silver prints

95.3 × 97.2 cm

∧Fresh Blood - A Dream Morphology, 1983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 × 25.4 cm

∧Devour/Goya, 2006

Pigmented inkjet print

165.1 × 111.8 cm

∧Meat Joy, 1964-2010

∧Meat Joy, 1964

Silver print

47.6 × 55.2 cm

∧Interior Scroll, 1975

Gelatin silver print

33 × 24.1 cm

∧Meat Joy (NYC), 1964

Gelatin silver print

20.6 × 25.4 cm


在上世纪80年代,史尼曼用一系列的亲吻继续打破着社会的传统禁忌,1981年至1988年,140余幅相片展示了8年来每天清晨收到的来自小猫的亲吻,拷问着跨物种交流的禁忌与界限;上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的晚近作品,如1995年创作的“尘世的烦扰”和2000年的“晚祷池”则聚焦于死亡的符号和图像表现,游走于意识和无意识的世界之间。


看史尼曼赤裸裸的“肉欢”表演,会让人想起的奇奇·史密斯挑战性的“童话”,朱迪·芝加哥的“晚宴”,小野洋子被剪碎的衣服,布鲁斯·瑙曼不断失败的升空,还有克里斯·伯顿左臂上的枪伤。


那是一个过去的时代,有些东西都被凝固了,现在我们可以撬开来看看。

∧Meat Joy, 1999

Performance collage: photos from1964 performance, crayon, paint on linen

210.8 × 134.6 cm

∧Fuses, 1969

Mixed media collage

24.1 × 36.8 cm

∧Fuses, 1965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 × 25.4 cm

∧Up to and Including Her Limits with Kitch, 1974

Marker on paper with photo collage

35.6 × 43.2 cm

∧Up to and Including Her Limits, 1973-1976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 × 25.4 cm

∧Sketch for More Than Meat Joy

Mixed media on paper

35.6 × 50.8 cm

∧Up To and Including Her Limits (Studiogalerie Berlin), 1976

Gelatin silver print

23.5 × 17.1 cm

∧Caged Cats I, 2005

112 × 168 cm

∧Caged Cats I, 2005

112 × 163 cm

∧Eye Body #4, 1963/1973

Hand colored gelatin silver print with scratching

44.5 × 36.8 cm


几十年时间里,史尼曼获奖无数。


然而,她还是说:“这么多年,我的作品一直在饱受“鄙视”,但即使这样你也要坚持下去。比如我开始做动力剧场的时候,面临着种种疑问和质询,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这些疑问和质询几乎压得你站不起来,压得你叭在地上。直到Meat Joy(肉欢)做出来了,情况才有所改观。所以说,成功需要一种“固执的勇气”。哪怕经过10次的打击,你也要第11次申请古根海姆。”

∧Global Menace, 2002

Iris print

75 × 27 cm

∧Four Kisses + Detail, 1999

Iris print

117 × 88 cm

∧Evaporation, 1974

Gelatin silver print

12.7 × 8.9 cm

∧Unexpectedly Research, 1992

∧Hallucinating II, 2002

Iris print

118 × 89 cm



她兴高采烈地打破一切禁忌,从阴道、狐臭到生鸡肉。


1974年,她创作的作品《肉的快乐》意在解放身体的交流能力,在喜庆狂欢的自助餐前,一群裸体的表演者在玩弄着这些食物,颇具挑衅性。另一件作品《内部卷轴》,卡若琳·史尼曼在独白的同时,从阴道拖出来一个纸条,这也为她赢得了女性艺术家的一席之地。

∧Parallel Axis - Lying Down, 1975

Two handcut black and white photographs collaged onto handcut stationary paper

21.6 × 17.8 cm

∧Terminal Velocity, Pale Sky (E) , 2003-2005

Watercolor and crayon drawings with digital print layer

27.9 × 35.6 cm

∧Saw Over Want, 1980-1982

Self-shot photographic grid: chromaprints, dye, text inserts on wood

195.6 × 251.5 cm

∧One Window Is Clear - Notes to Lou Andreas Salome, 1965

Masonite, photo repros of Salome, Rilke, Nietzche, cloth, recording tape, paper, gloves, canvas, oil paint

196.9 × 121.9 × 8.9 cm

∧Terminal Velocity, Pale Sky (A), 2003-2005

Watercolor and crayon drawings with digital print layer

27.9 × 35.6 cm

∧Eye Body: 36 Transformative Actions


近年来,卡若琳·史尼曼开始用平等和敏锐的眼光关注政治,从80年代的巴勒斯坦到911。几乎所有的女性艺术家,从阿布拉莫维奇到柯林斯,再到LadyGaga都对她表示赞叹。


当一切都水到渠成,成就也就随之而来。


关于威尼斯双年展以及金狮终身成就奖


威尼斯双年展距今已愈百年历史,是欧洲最重要的艺术活动之一。并与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并称为世界三大艺术展,且其资历在三大展览中排名榜首,被誉为艺术界的奥林匹克。


金狮终身成就奖旨在表彰在艺术领域做出突出贡献,在世界艺术领域产生广泛影响,并推动艺术事业巨大发展的艺术家。同时,对于艺术家终身投身于艺术事业,怀有广大人文关怀与深刻人道主义反思,为艺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所作出的重大牺牲给予嘉奖。


近几届获奖者有弗朗茨·魏斯特(Franz West)、斯特蒂文特((Sturtevant)、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小野洋子(Yoko Ono)、马利克·西迪贝(Malick Sidibé)、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卡罗尔·拉马(Carol Rama)等。


关于艺术家


卡若琳·史尼曼(Carolee Schneemann)1939年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福克斯蔡斯郡,其艺术生涯距今已有六十余年,她先后获得过包括1999年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国际艺术驻地艺术步伐奖,1997、1998年波洛克——克拉斯纳赞助基金,1993年古根海姆艺术奖金,戈特利布赞助基金,和国家艺术奖金,2011年洛克菲勒视觉艺术研究美国艺术家奖,妇女终身成就奖,2012年Yoko Ono艺术勇气奖等重要奖项。2017年,她获得了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金狮终身成就奖。


除了作为艺术家的身份,她还任教于若干大学,包括加州艺术学院、芝加哥艺术学院、亨特学院、罗格斯大学等。此外,她也有广泛的出版物,如《塞尚,她是一个伟大的画家》(1976),《早期及近期创作》(1983)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