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馆“最聪明”:细数威尼斯双年展“之最”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28   最后更新:2017/05/19 08:34:54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7-05-19 08:34:54

来源:artnet


2017年5月10日,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由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在位于军械库的中国馆开幕式上表演“不息”(Continuum-Generationby Generation)。图片:Awakening/Getty Images

▶ 中国馆——最聪明地展现国力


在所有在双年展上参展的国家馆里,中国馆对如何运用这个大舞台来传递国家工程的政治信息有着浓厚的兴趣。今年,让观众蜂拥而至的艺术品之一就是一件庆祝海洋和水生态系统的跨媒介艺术品。在美国从抗击全球暖化的全球领导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此时,中国很明显想要在世界舞台上表达自己对可持续和环境友好型发展(以及全球化)的主动权,并树立21世纪有远见的地缘政治领袖形象。

[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

▶ 安提瓜岛和巴布达岛馆——最佳沧海遗珠

Frank Walter,宝丽来摄影(Polaroid Photograph),1982. 图片:Kenneth M.Milton Fine Arts Conservation,致谢Estate of Frank Walter


我要把这个奖归功于ARTnews撰稿人Andrew Russeth,他总是洞察一切,并推荐我们参观安提瓜岛和巴布达岛馆。我很庆幸我听从了他的推荐。“Frank Walter:最后的全球人士 1926–2009”展览恰好是加勒比联邦第一次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亮相,也恰好是一个非常棒的展览:用一个带有启发性和学术型的眼光看待一个同Adolf Wölfli和Henry相提并论的人物的人生和艺术,并且,他的故事十分引人入胜而无法一言概括。去那里亲身体会吧。

[artnet新闻美国艺评人Ben Davis]


▶ 松谷武判与Sheila Hicks——最戏剧化组合

在2017年5月10日威尼斯双年展媒体预展上,一张含有由美国艺术家Sheila Hicks作品《Escalade Beyond Chromatic Lands》的照片。图片:Vincenzo Pinto/AFP/Getty Images


在“艺术万岁”(Arte Viva Arte)主题展上,在军械库里成行排列,鳞次栉比的画廊尽头,松谷武判的《Venice Stream》和Sheila Hicks的《Escalade Beyond Chromatic Lands》占据了最后的空间。用克制和优雅充盈空间,松谷的作品用了大量悬空的铅色纸,将纸张撒满墙壁和对面的地板。上面摆着一个仪式用的碟子,里面盛放着从天花板上吊着的墨袋里滴落下的墨汁。与松谷的作品同场较量的是Hicks的成簇状的纤维毛球和悬空织物作品。讨厌这个作品的人会疑问为什么不用缝纫,就像Macel策划的“艺术万岁”展中强调精神性和嬉皮士世界一样,但是这场对峙显示的却恰恰是精神性。

[artnet新闻撰稿人Hettie Judah]


最让人心情平静的艺术作品

在威尼斯双年展开幕式上,游客在参观Kader Attia的作品《Narrative Vibrations》 。图片:Awakening /Getty Images


一样是在 “艺术万岁”展上,Kader Attia的《Narrative Vibrations》探索了人类声音的超能力。一个画廊以一位来自阿拉伯语地区的女性声乐家为主要人物,这位女性声乐家能够用超乎常人的共鸣腔演唱,让观众们深觉余音绕梁,灵魂出窍。在失魂落魄的同时,电影《Prosody》则记录了一位年老的女性用优雅的共鸣腔和带有法国口音的声音阅读Rachida Madani的诗歌。就好像世界上最棒的祖母在给我们说一个有趣的床前故事一样。

[artnet新闻撰稿人Hettie Judah]

在“艺术”上,Pauline Curnier Jardin的作品《Grotto Profundo, Approfundita》(2016)。图片:Ben Davis

关于“艺术万岁”最棒的事

诚然,“艺术万岁”听起来有一点模糊和天真。在馆里游览时,确实感到这样。但是观感结果却于Okwui Enwezor策划的、充满人工痕迹的“全世界的未来”(All The World’s Futures)大相径庭。当Enwezor的群展充满了重要性和政治题材,加之参展艺术品的高额制作费,Macel策划的展览则让人充满活力,希望和开阔的胸襟。能观众们随着自己的脚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解读方式。正如标题所言的那样。

[artnet新闻英国编辑Lorena Muñoz-Alonso]


▶ 拉托维亚馆——最古怪的国家馆

Mikelis Fišers,《Aliens Force Musicians 》,2017年。图片:致谢拉托维亚馆


在拉托维亚馆,艺术家Mikelis Fišers在他的展览“What Can Go Wrong”中创造了一个满是木版画的可怖空间,画中描绘的皆是蜥蜴人或者外星人残酷折磨人类的场景。例如在以上这幅中,一个外星人指挥着“秽物交响乐”,而另一个外星人鞭打着乐手们,而死去的指挥则被悬挂在一旁。

[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

意大利馆中展出了Roberto Cuoghi的《Imitation of Christ》。图片:致谢Awakening/Getty Images


在意大利馆,艺术家Roberto Cuoghi的作品“工厂流水线般”呈现了一系列耶稣形象,作品中的耶稣在移动的有机材料包围下显得栩栩如生。当你途经这些医用太平间,看到不同程度腐坏、风干的“尸体”时,还是会感到一种真实的恐惧。一个低温实验室被安排在展馆底端,以便将作品长期冰封,还真是个残酷的展览结尾啊。

[artnet新闻撰稿人Hettie Judah]


最“自省”的国家馆

意大利馆中Giorgio Andreotta Caló的作品《Senza titolo (La fine del mondo)》。图片:Andrew Goldstein


同样是在意大利馆,艺术家Giorgio Andreotta Caló利用脚手架将一个浅水池吊至高空,使得建筑本身的斜顶可以获得一个镜面成像的效果,将观者带入一个奇怪且具有迷惑性的幻境之中。作品名《Senza titolo La fine delmondo)》取自一则古罗马神话,描述了一个同时通往天堂和地狱的坑洞。

[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


最有趣的雕塑

奥地利馆展现了艺术家Erwin Wurm的作品。图片:Awakening/Getty Images


无论如何,这个名头都该属于在奥地利馆创作了“一分钟雕塑”的Erwin Wurm。

[artnet新闻美国艺术评论人Ben Davis]


最懂就地取材的艺术家

艺术家Geoffrey Farmer在加拿大馆的展览现场。图片:Awakening/Getty Images


加拿大馆始终处于“正在建造中”。毫不听劝的艺术家Geoffrey Farmer主动担起了这个称乎,任由他策划的加拿大馆不定期地从未完工的场地中向观众喷射大量水花。此举的确令这个展馆印象深刻,毕竟有什么会比突如其来的水柱更让人难忘呢。

[artnet新闻美国艺术评论人Ben Davis]


最浮夸

韩国馆的“Counter balance: The Stone and the Mountain”。图片:致谢Awakening/Getty Images


韩国馆有很多活动在进行,而展馆外墙就明确表示了韩国人是来这里玩的:那个龙虎交缠的大型霓虹标志以及提供“免费高潮”的汽车旅馆广告都是娱性十足。

[artnet新闻美国艺术评论人Ben Davis]


最佳展馆的最差之处

威尼斯双年展预展期间德国馆中的艺术家Ann Imhof安排演员进行作品《浮士德》的表演。图片:Giacomo Cosua/Nur Photo via Getty Images


人人都爱Ann Imhof的金奖作品《浮士德》,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那2只把守着德国馆的杜宾犬。的确,这样的展出结果有些恐怖且强势,而这位艺术家也习惯在表演作品中使用动物有一阵子了,无论是野兔、驴子还是猎鹰。在作品中使用活着的动物感觉上有些不对,毕竟不同于表演者,这些动物并主动选择要呆在笼子里被展示几个小时,尤其是在威尼斯的烈日下,还被这么多闪光灯和人群包围着。

[artnet新闻英国编辑Lorena Muñoz-Alonso]


总体最差

观众们前来参加意大利馆的开幕。图片:Awakening/Getty Images


这显而易见,一定是那随处可见的长队。进入大多数展馆参观都需要排队,要向进入金狮奖得主Ann Imhof所在的德国馆据说得排一个多小时队。想要看一眼群展中的某件作品也要排队,去摊子上买个咖啡或三明治还得排队......这种排队现象使得在双年展预展期间做报道也成了一种行为艺术。

[artnet新闻英国编辑Lorena Muñoz-Alonso]

最大的问号

Claudia Fontes的“The Horse Problem”。图片:Ben Davis


艺术家Claudia Fontes领衔的阿根廷馆展出了“The Horse Problem”。这件作品受到创作于1892年的绘画《The return of the Indian raid》的启发,实际上是在反思国家身份的问题。但另一方面,这又有点像是正在通灵的“无畏女孩”。

[artnet新闻美国艺术评论人Ben Davis]


最丢脸的Instagram


艺术家Ernesto Neto带来了一群来自Huni Kuin部落的印第安人,将他们的表演作为展览的一个部分。表演结果本该经过精心安排的,但实际呈现出来的却是以下这个样子,你们还是自己看吧:


译:Juni Junran Jia,Wenjia Sheng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