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Lab“花舞森林”北京绽放,东方美学在数字科技中重生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1   浏览数:289   最后更新:2017/05/25 21:40:07 by guest
[楼主] 猴面包树 2017-05-19 22:02:10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古典美学与现代科技、传统美术与新型媒介、艺术与商业等相对立的标签同时存在并融合于 teamLab 一身,从5月20日起,teamLab 在佩斯北京举办的首次大型个展“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将解码这个庞大的400人数字媒体团队的创作与运作理念。


北京。东京、新加坡、香港、纽约、北京、巴黎、悉尼、伊斯坦布尔、夏威夷……从2011年起,一支来自日本的数字科技艺术创作团队 teamLab 在世界范围内刮起了一阵展览旋风,将古今交互、东西结合的数字科技作品带入了艺术领域,为观者呈现了一座座光怪陆离的数字化游乐园。CNN 曾盛赞 teamLab 的作品是“富有魔力的来自外星球的作品”,《纽约时报》则认为不论 teamLab 的创作是否真如团队所期望的那样改变了“艺术以及空间、观者甚至市场的存在形式”,它们确实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北京展览现场

《被追逐的八咫乌、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乌、超越空间》《Crows are Chased and the Chasing Crows are Destined to be Chased as well, Blossoming on Collision – Light in Space》,图片来源:TANC

《Universe of Water Particles – Gold》该作品用计算机制作立体岩石后,注入用无数水粒子的连续体表现的水流。计算粒子间的相互作用模拟水流,并随机挑选出0.1%的水粒子,依据其空间动态描绘出线条。这些“线的集合”形成作品中的瀑布,与很多古代日本绘画中河川、海洋的表现手法类似,似乎暗示着自然不仅是被观察的对象,人类自身也是自然的一部分。观众在欣赏这件以日本古人对空间认识的理论结构为基础的影像作品时,将身临其境消解自身与作品间的界线。古代日本的世界观及其衍生的对待世界的态度和行为,正反映了客观存在之于主观认识的一个侧面。


这支融合了东方美学与现代科技的艺术团队确实在不断更新艺术界对于新媒体艺术的认知、拓宽了艺术本身的可能性。teamLab 的作品不但频繁出现在艺术及设计展会上——如今年美国夏威夷的檀香山当代艺术双年展、2015年的米兰世博会、2013年的新加坡双年展等。古典美学与现代科技、传统美术与新型媒介、艺术与商业等等相对立的标签同时存在并融合于 teamLab 一身,而5月20日起 teamLab 在佩斯北京举办的首次大型个展“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或许会成为解码这个庞大的400人艺术团队创作与运作理念的绝佳机会。而在展览开幕前,《艺术新闻/中文版》对话 teamLab 成员、策展人工藤岳,一窥这个拥有400人的工作团队如何制造数字奇境?


《艺术新闻/中文版》专访

teamLab成员、策展人工藤岳

工藤岳

Takashi Kudo

teamLab 传播总监


Q:在 teamLab 的作品中,有许多似乎都优美地结合了现今的动画制作技术与传统的日本,或者说东方美学元素,如汉字、对于瀑布的描绘、东方风情的背景音乐等等。为什么你们会选择在自己的新媒体艺术当中反复强调东方文化?你们是否希望通过摩登的方式来诠释古老的东方精神内核?

A:日本艺术在空间的表达上有着非凡的能力。古代日本艺术便发展出了空间理论,而现代数字科技得以让我们用科学的方式探索古老空间理论中的逻辑架构。日本人对待空间的方式与其思维模式相关联,因此 teamLab 作品中自然也会显露出日式思维的痕迹。


《被追逐的八咫乌、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乌、超越空间》《Crows are Chased and the Chasing Crows are Destined to be Chased as well, Blossoming on Collision – Light in Space》该作品通过电脑程序将影像空间与观众产生数位互动。投影的八咫乌将随观众的行动在全方位的空间中飞翔盘绕,描绘出光之轨迹,如同在立体空间写作“空书”。八咫乌在遇到闪躲不及的情况下将会消散化作花朵。观众可以从任意位置任意方向观赏这件作品,作品世界的视点也将配合人群中心位置逐渐调整。当人群聚集固定于一处,虚拟世界与现实空间将达到一致,八咫乌的飞行轨迹开始划写出立体的线条。


Q:teamLab 既创作艺术作品,也会与如 Mikimoto、欧舒丹等商业品牌合作,你们如何维持艺术与商业项目间的平衡?你们在做商业项目时,同创作艺术作品的方式有何不同?

A: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联合创作”(co-creation)或者说集体创作,其中意思有两层:第一,我们的创作涵盖了各领域专家们思考与创新的过程,同时,我们在反复超越自身特长的过程中进行创作;第二,在我们创作作品的过程中,会产生新的认知。在后续的各种创作中,我们会反复使用不同的思维模式以及利用各类智识上的新发现。


《Crystal Universe》该作品利用大型互动艺术装置,邀请观众进入空间内自由移动,并使用手中的智能手机“遥控操作”作品。这个由无数发光粒子组成的光之宇宙运用到艺术家开发的“Interactive 4D Vision”技术,将立体地呈现在其中移动的物体。观众作为“宇宙”中的动态变量持续影响着光线动态乃至空间整体,同时又与这个光之空间融为一体。观赏者将通过手机自行选择“宇宙”的构成元素并控制装置,进而创造出以自身为原点的宇宙空间。


Q:你们的作品往往在视觉上呈现如梦如幻、引人入胜的效果,你们想通过这些创作传达怎样的理念?

A:我们认为数字领域可以延展艺术本身,这是我们的基本点。通过新的数字语言,我们得以不断探索人与艺术之间的新型关系。摒除了物理限制的数字领域为艺术表达和变形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数字科技是辅助变化的工具以及表达复杂理念和细节的平台。

▲ 《Chrysanthemum Tiger / Peony Peacock / Sunflower Phoenix / Lotus Elephant》该作品为 Fleeting Flower 系列之一。菊花/牡丹花/向日葵/莲花在绽放时逐渐拼合呈现出老虎/孔雀/凤凰/大象的图案。不久后花朵凋谢,老虎/孔雀/凤凰/大象的图像会定格片刻,然后连同花朵散去。


我们通常将我们的作品形容为改变人与作品及人与艺术间关系的交互数字艺术,因此,观者与环境在定义和改变这些交互艺术创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观众在这里是活跃的、积极的参与者,并最终成为艺术作品的一部分——艺术作品与转折之间的界限被模糊化了。与站在一幅传统画作前不同的是,沉浸在交互艺术作品中的观众更容易意识到其他观者的存在。


数字科技已然带来了更多的创作可能性,比如,它让我们得以用科学的方式探索日本古老空间理论中的逻辑架构。通过我们构造的“超主观空间”(ultra-subjective space)的逻辑构建,我们可以在艺术创作中试验各种各样的新型视觉效果,这也是我们对现代人类的世界认知的一种挑战。


《Impermanent Life》该作品背景是樱花重复绽放且凋谢的过程,一直经历着生与死的循环。接下来作品以固定的旋律由中心向外侧产生出圆,并依据发散出的圆,调节背景的明暗程度。


Q:科技在你们的艺术创作中所占权重几何?它是你们作品的核心吗?

A:科技可以说是我们创作的核心,但它并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它仍然只是艺术创作的素材和工具。从2011年起,我们开始将改变人们价值观及对社会发展作出贡献的目标融入到了我们的数字科技艺术创作中。尽管刚开始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寻求展览资助,但一直对数字科技的能量和创造力深信不疑,并且最终我们也做到了超越艺术门类的限制进行各种创作。

Q:teamLab 是一个400人左右的大团队。如何领导一个如此庞大的创作团队?

A: 我们的作品都是由一群事必躬亲的专家们在一系列的思考和实践下共同完成的。一般来说,刚开始都会有一个大方向,但项目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通常是不太确定的,所以整个团队都需要不断地进行思索和创作。尽管 teamLab 的团队结构看起来是扁平化的,但它同时也是多维的。当作品大概念定下来之后,技术可行性与创作目标是同进退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作品主题会在创作的过程中渐渐明晰。

Q:在你们的团队中,有插画师、谱曲人、工程师等等来自截然不同背景的专家。当大家意见不一时,哪一方会负责作出最终的决定?

A: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负责作出最终决定。在创作的进程中,大家总会给出不同的意见,而团队成员提出的意想不到的建议与意见往往是最有价值的。



teamLab团队工作现场


Q:从最初的构思到最终的作品完成大概会花多长时间?

A: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 因为我们的许多作品是在不断更新当中的。未来我们会考虑建造一所 teamLab 主题游乐园,让观众可以沉浸在我们的大型装置作品中。由于现代城市的复杂性,通常市民个体能够对城市所产生的直接影响小之又小,并且其他个体的存在通常也被认为与城市本身没有多大联系。因此,这些神秘的、不可控的城市“游民”常常是在超理性分析的镜头下被看待和解读的。通过驾驭数字科技艺术的能量,我们试图改变在同一空间下居住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深切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创造出城市体量的作品来改变城市居民之间的生态关系。如果可以,我们乐于创造一个全新的城市。

Q: 你们对于此次北京的展览有何期待?

A:此次展览中,我们带来了12件作品,其中有两件带有沉浸式装置的数字森林艺术作品是此前从未展出过的。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用数字科技的力量拓展空间并影响空间中人类的相互关系。如果数字艺术空间中的人对空间本身产生了影响并随之带来了改变,那么人就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如果这种由人带来的改变是美的,那么其他人的存在便也会成为美的。通过科技与数字艺术的结合,他者在空间中的存在能够带来积极的、正面的体验。在传统艺术的观赏体验中,他者的存在往往是带有破坏性的,但在 teamLab 的展览中,人们会强烈感觉到其他人的存在是具有正面体验感的。

Q:除了在北京,teamLab 近期还将在哪里呈现展览?

A:今年下半年我们还将分别在深圳及日本佐贺办展。

《天才跳房子》(Hopscotch for Geniuses)北京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彩绘城镇》(Sketch Town)北京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彩绘水族馆》(Sketch Aquarium)北京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包括《天才跳房子》《彩绘城镇》《彩绘水族馆》《小人儿所居住的房子》等作品的“未来游乐园”展区专为儿童打造,teamLab 鼓励孩子们用自己的手去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想象空间。他们在现场亲笔绘出的城镇建筑、小人、动植物等图像将在眼前的巨大屏幕中活动起来,并与观众发生实时互动变化。(采访/谢斯曼)

[沙发:1楼] guest 2017-05-25 21:40:07
来源:凤凰艺术 王家北


展评 | teamlab很美,但它不只是酷,还饱含哀伤

就像他们名字的直译“团队实验室”一样,teamLab是一个由400位“超级技术专家”组成的团队,成员不仅仅是艺术家,还包括计算机工程师、数学家、建筑师、CG动画师、音乐人等等跨学科人才——他们充分展示了这个时代不同专业的人们可以如何跨界合作,并共同创作出挑战传统的艺术作品。 作为teamLab在中国的首次大型个展,展览在呈现团队最知名代表作的同时,为中国观众特别策划全新的互动式体验版本,利用1500平米的完整空间呈现出一个突破现实的迷幻世界。 


此时绽放之花并非昨夜静开之蕊,眼前红粉佳人终会化为白骨骷髅。

 

12世纪平安时代,诗人西行曾吟樱花诗一首:“隐于叶下,花儿苟延不败,终遇知音,欣然花落有期。”据说这首诗给了田代阵基一个美好的启示,使其欣然取“叶隐”为书名;另说书名取自武士作战时要将自己隐藏于茂密的树叶下之意。无论哪一种说法,这都是日本的重要象征性隐喻——以叶隐身,进入“无我”之境。从此,“叶隐”成为武士的代名词,也是日本某种追求极致的象征。而在本次展览中,人又似乎隐于花中,与花开花落相随。




▲ teamlab展览现场


花开花落,叶隐叶现,无不体现着生命轮回的起承转合,而人在其中似远似近,在观看着自然的兴衰之时,自身也融入进去,感知有关花、森林、水、自然、宇宙或超主观空间的精彩世界,难以分辨自己与面前生命起落的距离与关系。而当展厅中往来的观众与镜子常常使人不知路在何方、分不清眼前之景是真是假、远处之人是我是他之时,主创人猪子寿之的目的就达成了:让人浸入、迷失......








▲ “Flowers and People, Cannot be Controlled but Live Together”


在展场中,不乏有“迷失”之人,沉浸在拍照的美妙瞬间中无法自拔。眼前的景象很酷,却似乎又有些虚妄,在花开花落之际离场之时,又带着些许悲伤。事实上,日本人以花道精神立国——花开花落,有盛有衰,难以长久,能无哀乎?“日本列岛自古以来就是经常被浓雾和烟霭所覆盖,人们所看到的光总是朦朦胧胧,变幻莫测。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像日本一样,被雪山、海岸、溪流、温泉、瀑布等美丽的大自然所环抱。世界上也没有哪个国家像日本一样,从古至今,火山地震、雪崩、海啸、台风、战乱等频频发生。日本人长年累月看到的事物都是美在瞬间消失的样子,因此‘世事无常’的忧患意识也深根植入在日本人之心中。”而在江户时期,日本国学大师本居宣长阐发《源氏物语》的文学观时则提出“物哀”的概念——“物哀”是一种从空寂的心境中孕育出的悲剧之美、哀愁之美,亦是一种对生命须臾,岁月无常产生的悲观之情,这是组成日本传统文化核心的要素,也是日本文学的特色所在。日本人喜好“春观夜樱,夏望繁星,秋赏满月,冬会初雪”(《浪客剑心·追忆篇》),赞叹天地自然鬼斧神工的同时,也深深感到美好事物的转瞬即逝,个人的渺小,以及生命的无常——承认并欣赏生命的美丽和脆弱正是“物哀”观念的集中体现。






▲ 展览现场


“物哀”这种悲观的忧患意识在茶道中有个特有名词:一期一会——人的一生中可能只能够和对方见面一次,因而要以最好的方式对待对方。人尚如此,花更甚之——在本次主要作品《Flower Forest, Lost and Immersed》中,各个角落与地方的画面都不尽相同,与古希腊哲学中“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一片叶子”相比,整个展厅中也没有完全相同的花朵,但它们都无时无刻地在开败中往复,试图去将自己的一生展现出,与观者相视对话——而这也在瞬间之美后又源源不断地孕育出新的微妙情感。

 

▲ Crows are Chased and the Chasing Crows are Destined to be Chased as Well, Transcending Space, teamLab, 2017 



▲ 展览现场


日本人喜爱美,尤其钟爱“物哀”。对于重视心灵的日本人来说,现实的东西仅仅是东西而已,在特别的环境之下所孕育出的瞬间之美才是永恒的。“物哀”浸透入日本人的心,影响着日本人的生活方式,也成为民族心理的一部分,这种心理正是日本人看待时间与空间的主要价值观——很多日本电影的结局都是主人公死去,很多故事都没能达成大圆满的结局。这让人们珍惜眼前当下努力生活,在历史中,最为有力的证据就为近代以来日本以极快的速度将其国家从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封建弱国一举扭转为近现代君主立宪国家。而在本次展览中,则是主创人猪子寿之不断强调地以自身的肉体去体验、试探与打破人与科技、人与自然间的关系,以达到重新发现自我之意。


▲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


但在此同时,与过往的“物哀”不同的是,teamlab不再是远远地观看花朵的一开一落,或是大自然的沧桑变化,而是运用科学技术,邀请每一个观者亲身进入、体验、改变自然的运行状态——在《Sketch Town》或《Crystal Universe》中,我们每个人都创造了一个宇宙,在这个宇宙中似悲似喜——那些已然难以分辨虚拟或现实的存在的变化,拨动着观者的情绪,而每一个人手中的现代机器发出的信号与形体姿态,又影响着眼前的光影与声电。人与科技、人与人之间互相交流、影响,达成了某种共存的平衡,又喻示着网络时代人群的生存状态。

 

▲ 《Crystal Universe》视频







▲ 《Crystal Universe》



▲ 《Sketch Town》


这种主创口中的“超主观时空观”,超越了一般的“主观时空观”——时间和空间都是人用来描述事物的主观概念,而在主观意识决定着自身所处空间形状与时间走向的基础上,赛博世界中科技的强悍力量如一辆横冲直撞的卡车搭载着乘客观者,散发着某种更为凶暴的“辐射”,将观者的视觉与听觉观感撞的七零八落,让人完全迷失于时间与空间的错乱之中,宛若在梦境中,在虚拟的电流中,或是宇宙的大神秘之处。但在另一方面,teamlab又始终保持着科技对于人与艺术的不越界——科技是人道主义的,数字化的概念本身就是去拓展人类的表达,它将主动权交给每个观者——你来决定,眼前该是何种颜色,又是何种景象。














▲ 展览现场

 

即便创作团队其实并不是想要表现日本的文化才创作这些作品,而只是想站在古代人的角度去探索他们怎样看待现实生活,但当“物哀”这个久远的民族性哲思与超现实的科技相结合,每一个沉浸于其中的人似乎都在高喊“艺术万岁”,其文化之根在新的时代愈加茁壮生长。而自古以来与日本一衣带水的中国,却似乎在此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当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的传统文化精神究竟为何之时,在艺术的各个方面,似乎都有些捉襟见肘,更不要提对于下一代的艺术教育是否真的行之有效且富有吸引力。










▲ 水族馆系列展览现场


“物哀的感情是一种超越理性的纯粹精神性的感情”,一定程度上是个体体验,可以意会,难以言传。但当其与现代科技相融合,真正地体现出当下性,并出现在网络与朋友圈中时,似乎每一个人都体会到了, Teamlab很美,但它的本质并不酷,而是充满哀伤。


展览信息


▲ 展览海报


展览名称: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

艺术家:teamLab

展览时间:2017年5月20日-2017年10月10日

展览地点:佩斯北京,北京798艺术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